請梁文道約曾偉雄開個研討會

(原載於:玫瑰之牆FB PAGE

 

(網絡廣傳圖片)

 

上世紀,德國哲學家哈伯馬斯(Jürgen Habermas) 提出溝通理性(communicative rationality)的理論,主張透過反覆論辯的民主溝通程序,以追求真理共識。當時世界,冷戰對抗與解殖風潮交纏,地區衝突頻仍;溝通理性之說,在學界風靡一時。然而,面對日益加劇的全球政治、軍事、經濟暴力,所謂溝通理性顯得如此軟弱無力。這種知識份子的夢囈在歐美學界也就漸次褪色,在亞洲卻還風行。戴耀廷的商議式民主與及梁文道的理解論,即為這種夢囈的鄉愁式示範之作。

梁文道為《仇人也是鄰舍》一文辯護,說所謂理解(understanding),並不是為了包容,而是「像下棋一樣,先去理解對方(指警員)的謀略性情,然後才能你來我往地把局面導向自己想要的結果」。

「那些站在示威群眾面前的警員,他們往往面無表情,但他們到底在想什麼呢?」「當他們執行那些在我們看來非常錯誤的命令的時候,他們又如何理解這些命令呢?」這類題目是很好的行為心理學或者公共行政課的研究課題,但參與示威遊行的民眾卻沒有責任去研究。民眾參與政治活動的責任在於:第一、了解做甚麼事犯法,做甚麼事不犯法,即是了解公民權利的界限在哪裡;以及第二、執法方的行為是否侵害公民權利。第二比第一重要;民眾犯法執法方要抓人彰示權利界限不可逾越,容易,而且涉及的是個體以及少數。但執法方若侵犯公民權利或未能適切執法,卻不可單單被視為警員的個別行為,因為警力是政權合法武力機器而且他們傷害的是公義。公義不因個別示威者的沖擊而受損,卻會因為容忍政權侵害而受損。

 

我們期望民眾有足夠高的智慧,引導局面向良好的方面發展;但我們卻不能視此為民眾的責任。除非,民眾有高度的紀律性或者組織性。現在香港泛民支持者不少,但我們看不到有高度紀律而又有足夠影嚮力的群體。對鬆散的民眾,加予理解的責任,是藉詞縱容建制的暴力,效果是協助侵害個體的公民權利,傷害公義。

知識份子所講的溝通、理解,在香港也有例子。歷年七一遊行即是。我們知道七一遊行民陣一向有跟警方溝通,互相諒解;這是在操作層面上以溝通達成諒解共識。然而,民眾對警察的觀感日差,近年七一遊行的安排爭議、對抗升級、超常警力、濫用暴力,積怨引致對抗情緒升溫是原因。可見,七一警民關係是溝通失敗的例子。我也認識當警察的朋友,作為同學作為朋友,他們都是好人,跟他們也有「理解溝通」。他們的立場幾乎一致:「示威者搞事」。

 

警察作為個體,作為職業,佢地都係想做好份工姐。而我「不禁想問」,難道個別警察有動機去挑起衝突,以達到某些個人目的?應該是沒有的吧,若有,是警隊的問題無疑。而民眾示威,表達意見,目的在造成譽論壓力。以香港主流泛民之和理非非,如果警察在法例及職權範圍內通融合作,難道示威者竟會(竟敢)沒事找事製造衝突?這應該也不大可能,若有,警察抓人就是。

面對這種情況,知識份子卻還將理解溝通的層面,設定在「示威群眾面前的警員」和群眾之間。這是真正的不理解還是逃避指向更高層?是幼稚還是鄙劣。二選其一。

 

後殖民理論大師薩伊德(Edward Said),在其《知識份子論》一書中有兩段論述:

「(知識份子是)特立獨行的人,是能向權勢說真話、耿直、雄辯、極為勇敢及憤怒的個人;對他而言,沒有什麼世間權勢是龐大、壯觀到不可以批評、或直截了當地責難的。」

「在我看來,最該指責的就是知識份子的逃避;所謂逃避就是轉離明知是正確的、困難的、有原則的立場,而決定不予採取。不願意顯得太過政治化。」

 

是甚麼造成警察執行職務時走樣?單從個別警員那裡找不到答案。要從政局去看。是甚麼造成民眾對警察無禮,單從個別民眾那裡,也找不到答案,也要從政局去看。若要講理解溝通,則起碼是泛民頭目和警務處長之間的事。觀察時局的人,不應該假裝不明白;像道長這樣有影嚮力的知識份子,更加不應該假裝不理解,還一直顧左右而言他。

而看現時泛民一盤散沙群龍無首,若要溝通理解,誰去做?道長既然(還)關懷香港,不如由道長代表香港人,約曾偉雄開個理性溝通學術研討會?看看能傾個甚麼互相諒解的共識方案出來?

 

作者:玫瑰之牆

玫瑰之牆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審計雞 by FAKE 文青
    呢個情境每日都上演,你已經分唔清楚你嘅正職係一個auditor,定係一隻雞…
  • 【真人真事】嗰日,朋友扑咗個黑警… by 都市女子日常
    情侶情到濃時緊係扑嘢啦,點知呀警察叔叔第一次淨係硬到一下,之後都軟過軟雪糕,搞咗好耐,連個套都鬆埋出嚟。…
  • 孟晚舟被定罪,比美國不給香港待遇更中中國要害 by Terence Yun
    大家要清楚明白中共決定將國安法入基本法當中,其風險必然會計算美國這一著,計算之內,意味著中共絕對可以承受到這個傷害,包括香港沒有國際地位,金融生意直線下滑,外資大幅離港等等。但中共可以承受得到,因為今天美國不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美國,中國也不…
  • 陳法拉呢種女人,蘭桂坊無一萬都幾千 by 庵念慈
    陳法拉就是那種中國出生、家裡略有關係二代,去外國走一轉再回流到香港,口裡的普通話和英文都是有難聽的捲舌音,住在美國卻罵美國總統的甚麼不是。…
  • 老蘭嘅初夜 by SAZI
    我記得第一次去蘭桂坊係喺2011年,已經係九年前嘅事。仲好記得第一晚去蘭桂坊時候嘅衣著,藍色書包杏色闊腳褲藍色花紋T裇,總之唔係可以稱為「戰鬥格」嘅裝束,好似白癡咁鑽入威靈頓街間T字頭O字尾嘅酒吧入面,入到去全部都大過當時嘅我至少十年,全部…
  • 「廢青」之煉成 by 金仔
    「係喔,就到六點,你要走啦呵?」。那位妹妹不知天真還是「串」,「係呀,就夠鐘。」朋友無言。到了六點,那個妹妹準時離開會議室。朋友第二天跟她照肺,想知道她每天準時下班會不會有什麽特殊理由,會不會需要上課或家裏有什麽事等等。只見那妹妹很鎮定的回…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6758
Date: 2013-08-19 13:38:42
Generated at: 2020-05-30 04:00:5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8/19/46758/請梁文道約曾偉雄開個研討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