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缺乏香港經典鬼故事的年代

(原載於:Heterogeneous FB PAGE

 

潘紹聰(Edmond Poon) ,對於每一個在九十年代尾有聽收音機的聽眾都應該對他的名字不感到陌生,小至當年如我一樣的小學生,大至年介五六十的的士司機都是當年電台靈異節目的忠實聽眾。

由恐怖熱線,極道恐怖熱線,上線,在線,視線等等等等,Edmond已經做了十多年的靈異電台節目,堪稱新一代的香港鬼王。

「起初做靈異節目時,都會有小小驚的,特別聽到一點關於自己經常接觸的東西例如升降機的鬼故,到我自己一個人搭升降機時就會驚,但又未至於會失眠,到聽得多之後都已經習慣了,都不會特別驚。」

 

「出現總會有原因」

Edmond認為靈體出現總會有原因,可能是生前有事未了,希望得到一些東西,或者時運低,全都是一些因果關係,但想不到的是Edmond一直都未有發生過親身接觸靈體的事,直至幾個月前,

「那天晚上在睡覺時感覺到在東西劃過我的額頭然後飛出屋外,我驚醒後發覺自己動彈不得,又嗌不出聲,就知道這是大家口中的「比鬼壓」了,然後我心里一直大叫掙扎,未己我可以活動了,這是我暫時唯一一次親身最接觸靈體的事。」

 

「節目中的經典」

「曾經由令我深刻的故事…而且令大家都記得的經典故事應該都是《大頭怪嬰》,但我真的回應了太多次…」只見Edmond靦腆中略帶少許煩厭。

「的確這件事必須承認最初真的很轟動,而且當時亦傳得很厲害,甚至拍成電影,當時收聽訊都很高,甚至今時今日仍會有人仍然會提起,成為一個話題;但現在細心回想,事後事態發展的follow up已經開始不真實,很無奈這可能是一件不真實的事件,其實是一件不好的事,但的確《大頭怪嬰》是節目中最經典的故事。」

 

「地鐵經典傳聞」

Edmond說Heterogeneous 四個預告的地鐵故事他都知道,就此他作出一些回應:

「其實彩虹同林士站呢兩個聽左好耐,但係一直都無乜follow up,無乜人有親身現身說法,加上我自己就覺得應該偏向建築結構上既問題,未必跟靈異有關。

而地鐵時空交錯空間重疊就聽過既,不過我自己就覺得應該唔會關狐仙事。」

而對最轟動一時的油麻地地鐵站跳軌事件,Edmond回應:

「坊間傳出有女生看見另外一個自己跳軌,不久後便死去的故事,我很確信這是真實的,因為這故事是來自一個我相識的聽眾,他就是這位死者的同學的弟弟,他是曾經接觸過那名女孩的人,是他對我說這個故事,後來電影《魕》再base on這個口述的故事案件重組成為其中一個case。」

「那麼,近十年,有什麼香港發生的經典靈異故事你認為是最深刻?」我追問。

「除了報紙報導過的南固臺撞鬼,和兩年前達德靈探撞鬼外……」

Edmond苦思了很久,然後逼出了一兩個我沒有太多共嗚的事件。

「諗左咁耐,其實好多人都無乜點聽過,其實真很好難諗到d近十年真係好家傳戶曉既故事。」

 

「經典故事不再」

Edmond承認這十年的確香港是少了很多經典鬼故事,很多香港出名的靈異傳說仍然停留在二三十年前老掉牙的故事。

「經典是要一直不斷有人講,有人討論,有人重提,咁樣先可以成為經典。」

Edmond表示香港現在在文化,環境,氣氛都很難再出現經典鬼故事。

「我諗而家我地太多娛樂,太多資訊,太多野要兼顧,當我地有太多野要去處理,太多野要接受,好難去完整消化一件事,所有野都會好快淡忘無人提。加上資料同科技都進步,我地可以有好多媒介去娛樂自己或者接收資料,電視同電影唔再係主流傳媒娛樂唯一既媒介,所以不同既人都搵佢地自己要既資料;而家係大家好難凝聚在同一個話題之上。」

「例如以前住公共屋村,大家關係好和睦,鄰里關係好,大家睇同一樣既電視,享受同一種娛樂,大家好易變得有相同既話題,漸漸好多話題,甚至鬼故都係咁口耳相傳出來;反觀而家我地連隔離屋住左咩人都唔會知, 人同人之間小左溝通,各有各既生活模式同顧慮,好難有一種共同有共嗚有關靈異既話題。而且而家科技資訊可以令你自己上網都搵到資料,網上話題有好多好多,話題轉得好快,在網上大家可以自己批判真同假,好多人已經唔再相信主流傳媒所講既鬼故事,佢地已經唔會再比傳媒講既野嚇到。」

 

Edmond相信過埋我(筆者)呢一代,下一代都已經唔會有人再講以上這些老掉牙既經典鬼故事,

「果d地方都已經無曬拆曬又仲點會有人再講呢d故事?!」

所以Edmond寄望自己的靈異節目能一直做下去,一方面認為靈體的存在某程度上是對人的一種啟示,希望能啟示世人做好每一日,不只是驚嚇; 另一方面希望一直能收集更多不同當代的鬼故事,希望將來可以再有更新的經典故事可以傳承下去,這就是靈異節目的生存意義和價值。

 

後話:

我由四年班開始蔡康年時代聽恐怖熱線長大的,到六年班左右開始聽Edmond做節目,發覺近年Edmond在節目上加上不少批判性,Edmond說「現在的聽眾更懂得分析事情的真假,假如我身為主持人都唔會批判個故事,連我都聽不出有倪端,聽眾咪只會當我無資格,這樣就會少左一個靈異節目主持!」我一向認為Edmond作風踏實理性,而且不會嘩眾取寵,聽到這番說話令我更加尊重Edmond的態度。

港人的生活就正如Edmond所說太多娛樂,太多資訊,太多顧慮,太多兼顧

有時忙得沒有時間梳洗就起身返工,工作壓力大,等等等等…

可能跟本沒有休情再去想一些自己不了解而且感覺很不存在的靈異故事上,

亦可能現在港人有共嗚的共同話題,所有焦點和恐懼全都放了在政治和其他切身的社會議題上。

但我認為,好好保存我們擁有的靈異故事間接反映了當地對古物的關注(假如所以舊建築都拆掉一定會失去很多故事),對本土文化風俗的一種關注,是另外一種保存香港歷史的方法。

 

作者:Heterogeneous

Heterogeneous
heterogeneous KK[͵hɛtəˋrɑdʒənəs]DJ[͵hetəˋrɔdʒənəs] 1,異種的,異質的,由不同成分形成的 每月一tee藉抒發對身邊的感受忠於表現自己 小弟對印tee仍在學習,歡迎交流 FB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heterogeneous1m1t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6906
Date: 2013-08-20 22:49:17
Generated at: 2022-12-06 11:12:4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8/20/46906/這是一個缺乏香港經典鬼故事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