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被假民主玩殘

(原載於:http://alexstshiu.blogspot.hk/2013/08/blog-post_23.html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Gigi Ibrahim)

 

埃及的局勢最近變化得太快,大家即使如何喜歡寫評論也追趕不及事情變化的速度。

不過吊詭的是,其實這個這個結局可以一早在亨廷頓的《文明的衝突》裡面找到。不過大家過於留意時事、習慣了從自己的角度看事物和作出評判,倒忘了「太陽底下無新事物」這一條金科玉律。有些東西,不用花太多時間胡思亂想。此謂之「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路」。

 

到底埃及這個謎又可以如何閱讀呢?亨廷頓是這樣寫的:(第2 章第42頁)

文明與種族不是同一件事。同一種族的人可以深深地被文明所分割。尤其明顯的是,主要的傳播式宗教,包括基督教與伊斯蘭教,同時涵蓋了多個種族。主要分別開人類組合的因素……..是「價值、信仰、以及社會組織」

 

因此亨廷頓的結論有點悲觀,也有點樂觀。因為在「現代國家組織」甚至「現代政治意識形態」分崩析離的時候,人與人之間的鴻溝可以演變成最血惺的衝突;但同樣矛盾的是,政治意識形態甚至國家利益,也不一定可以驅使人與人互相對立。一切視乎到底人類文明本身的「自然多樣性」能否在某一種國家或社會組織形態下得以和平共存。

 

而埃及的情況正好說明了以上的看法。

埃及作為一個國家,在種族上大體一致,所謂「同文同種」基本上錯不了。當中絕大部份是伊斯蘭教徒,也又大致上錯不了。當中有少數其他種族和宗教,但並不構成大多數。

作為一個「同文同種」的國家,而竟至於人民互相殘殺,相信全世界也覺得意外。不過假如大家「心水清」,可以回頭看一看,2012年12月25 日寫好《埃及公投看文明的衝突》。當中已清楚指出了一個「魔鬼的細節」:軍政法庭繼續維持。

這個可以是什麼意思? 2012年「茉莉花革命」之時,埃及的「響應」是這樣的:最先由一小群青年通過手機號召到大街上抗議。在軍隊開始鎮壓之後,激起全國人民反抗。而在這個時候,起碼有兩大股勢力從「地底」湧出地面的,一股是親西方的憲政派、一股是反西方的穆斯林兄弟會。加起來,穆巴拉克的軍政府同情者,所謂建制派,即時變了極少數。

就在這個即將爆發大動亂的時候,軍隊掉轉槍頭,將穆巴拉克拘捕以息民憤。其後埃及開始「選舉」。而很自然地,「路線」的爭拗聚焦於「親西方與反西方」兩股勢力。但各自的代表又竟會有如此大的分別:

候選人
第一輪投票
第二輪投票
黨派
得票數
 %
得票數
%
穆斯林兄弟會《自由與正義黨
5,764,952
24.78%
13,230,131
51.73%
獨立人士 (曾任空軍總長的前總理)
5,505,327
23.66%
12,347,380
48.27%
哈馬丁.沙巴希
主要反對派代表,獨立人士 (尊嚴黨推薦)
4,820,273
20.72%
獨立人士 (穆斯林兄弟會前成員)
4,065,239
17.47%
獨立人士(前阿盟秘書長)
2,588,850
11.13%

 

 

其實這個統計極之值得全世界的「民主派」反思。

因為當時的埃及總統選舉投票是以兩輪制來決定。如果首輪未有任何人取得50%票數,則投票之後所「篩選」出來的兩位最高得票人,將會進入第二輪投票。

而穆斯林兄弟會的候選人穆爾西之所謂「勝出」,基本原因不是因為他「本來就是大多數」的選擇。首輪投票已經可以顯示出來。只是大多數人都未有明確的選擇(算不算沉默的大多數?)而他的得票也不超過 ¼。

第一輪投票結果是由於主要的憲政派人士根本沒有配票和協調!

例如主要反對派、帶頭上街的沙巴希、和國際社會支持的穆薩,分別取得20.72%和11.13%,另外屬於開明派的阿布福圖也沒有和憲政派合作,只選擇與穆斯林兄弟會劃清界線自行參選而取得17.46%選票。

結果是「憲政派」本來可以合作取得總共49%甚至更多的選票(減去內部爭拗之後),反而在第一輪投票己全部被「篩選」了出去。

 

而在第二輪投票之中,很明顯出現「過票」現象,而穆爾西才「險勝」建制派沙菲克3.4%! 選民的兩難是「寧要反對派、不要建制派」,那才最終由穆爾西勝出一個極少數的百份比。

而在選舉結束之後,穆爾西第一時間就是制定先前所提及的「原教旨主義憲法」,但又很古怪地保留了軍隊的特權和獨立性。到底這個穆爾西又算是什麼「反對派」? 大家看着這個「貼身訂造的憲法」就知道了。

魔鬼的交易似乎是這樣:拉攏軍隊和建制派支持,頂住憲政派的民主立憲要求,以保證穆斯林兄弟會可以順利執政以及制定穆斯林憲法。

很明顯,策略成功。

因此其後的「接受法官集體請辭」就順理成章,而立憲委員會之中一個民主派和憲政派的人也沒有,也又是毫無意外。之前也提到了,要是穆爾西順水推舟,讓憲政派和民主派起碼也可以參與立憲,而在草擬的憲法中,起碼不要去得那麼「盡」,回到1900還可以吧,不用回到1009!

既然穆爾西鐵了心,以少數代表的水平但要僭越大多數的意願,總要拿着僥倖得來的所謂「民主授權」就誓要和現代文明對着幹,不肯妥協接受現代文明所必須的兼容和尊重,那麼後果就不用再重新解畫了。

 

2013年的Rebel 運動,正正就是「文明而沉默的大多數」採取了最和平的手段,全國簽名、接近一半人口表態爭取公投,迫令國會罷免總統。

軍隊在這個時候,看來是「絕地反擊」成功了。順勢拘捕穆爾西…之後釋放穆巴拉克;不接受美國和歐盟的介入,轉投沙地阿拉伯拿資助。一個軍事獨裁政府「班師回朝,大竟全功」。

因此要強詞奪理地指「埃及政局證明民主不可取」,簡直是指鹿為馬之至。實情是拿着槍的人,永遠也是最有機會奪權、永遠也是機會主義者;因此軍隊一日不進行國家化,早晚也會循序漸進地變成軍事獨裁。而所謂「民主有害」,請看清楚穆爾西的所作所為,也應該要正確理解為「充大頭鬼的假民主有害」才對。

其實大家真的要深入研究的,是在「國家組織」與「社會文明」不能協調的時候,到底國家組織應該如何調節和適應,才能在多元與穩定之間,能夠達至真正的兼容和平衡?

 

而埃及的情況只能說明:假民主與真獨裁,兩者都行不通。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7313
Date: 2013-08-27 13:15:07
Generated at: 2021-10-20 23:56:3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8/27/47313/埃及被假民主玩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