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亞視:停業與結業〉《香港淪陷史話八》

(原載於:http://lunyeah.xanga.com/775499961/item/

 

前言:日前《蘋果》報道,亞視被罰款百萬,通訊事務管理局又要求亞視辭退執行董事盛笨愚,否則或被釘牌。史官倫爺,有感於懷,特撰文一篇贈亞視以賀。

下文改編自中學範文梁啟超〈敬業與樂業〉,原文在此

 


 

我這題目,是把商交所「財困停業」與「人網」宣佈「結束營業」那兩句話,斷章取義造出來。我所說是否與商交所、人網原意相合,不必深求;但我確信「停業結業」四個字,是亞洲電視回饋港人的不二法門。

本題目的主要字眼,自然是在「停」字、「結」字。但必先有企業,才有可停、可結的對象,理至易明。所以在講演正文以前,先要說說亞視這間企業之必要。

維基說:「亞視高層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又說:「重播終日,不思進取,坐以待斃,難矣哉!」維基是一位商界奇才,他心目中沒有什麼企業不可挽救,獨獨對亞視這間企業便搖頭嘆氣說道:「難!難!」可見商界一切企業都有藥可醫,惟有亞視,雖大商人碰著他,也沒有辦法。

香江有一位方丈叫十九禪師,他常常用一句格言教訓弟子,說道:「一日不抽水,一日不吃飯。」他每日除寫專欄抽水之外,還要做電台、上電視、拍飲食節目,忙到廁紙包頭也不忘抽水,日日如此。有一回,感冒童的水被他抽錯了,這位言行一致的老禪師,老實不客氣,那一天便絕對地不肯吃飯,只吃燕窩。但是這麼一位抽水了得的大才子,到了亞視開節目,節目卻只做了五集就被腰斬了1

我徵引維基、十九這兩個人,不外證明無人能夠挽救亞視這間企業,人人都會不斷地恥笑它。倘若有人問我:「電視以什麼為先?創作以什麼為首?」我便一點不遲疑答道:「電視以收視為先;創作以創意為首。」沒有一點收視和創意的亞視,簡直是社會上的蛀米蟲,簡直是「掠奪別人勤勞結果」的盜賊。我們對於這種電視台,是要徹底討伐,萬不能容赦的。有人說:「亞視並不是不想有收視,無奈慣性收視難破。」我說:慣性收視難破,原是現代全世界電視台普遍現象,我也承認。這種現象應該如何應付,別是一個問題,今日不必討論。但以亞視現在的情形論,零收視的機會,依然比別台多得多;一間生氣勃勃的電視台,倘若不自甘墜落獻媚大陸,我敢相信它一定能得到幾點收視。今日我是專為在上位尸位素餐的人──亞視高層來作演講,告訴他們對於自己現有的企業該採何種態度。

第一要停業。「停」字為財演們教人止蝕最簡易、直捷的法門,可惜被後來財演們說得太濫了。惟有曹仁超解得最好,他說:「止蝕不止賺便是屍(倫按:「屍」即「勢」)。2」用現在的話講:凡創一門業,便忠於這件事,將全副精力集中到這事業上頭,但如果一點都沒起色,便要暫停止蝕。亞視還有什麼可賺呢?何必要繼續呢?此外,亞視員工一方面為生活而勞動,一方面也是為企業而勞動。亞視員工既不是上帝特地製來給亞視充當消化麵包的機器,自然該讓各人因自己的地位和能力,發揮自己的所長。凡不可以讓員工發揮所長的企業,其性質都是可恥的。舉個例,到政總搞騎呢騷跳「亞視仆街STYLE」是一件事,「拋壽包」也是一件事。這些事情,從正常人眼裡看來,很有問題;但從亞視高層眼裡看來,卻是沒有問題的。他們認為,只要是亞視的人,信得過王精可以跳到「亞視仆街STYLE」才去跳,實實在在把「反對新台發牌」當作一件正經事來做;「拋壽包」的員工,信得過自己可以「拋壽包」才去拋,實實在在把「拋壽包」當作一件正經事來做,便是稱職合理的亞視員工。但我要說,這叫做人才的錯配。凡亞視高層沒有不是智障的,所以才會叫老闆去當舞蹈員、叫藝員去當茶樓點心阿姐,嚴重浪費人才。正因為香港的電視台高層都是這種德行,惟其如此,所以我們對於各種電視節目,沒有什麼選擇。總之,亞視在世,是要天天蝕錢的。亞視就是浪費大氣電波,就是霸著牌照不肯交還,不讓政府發出新牌照便是罪惡。所以我一向認為,王精便是天地間第一等柒人。

怎樣才能把亞視藝員人盡其才呢?惟一的祕訣就是亞視停業,讓這些人從亞視過檔到其他電視台。《星星同學會》曾訪問影帝張家輝當年在亞視時寂寂無聞的故事,他說道:「雖天地之大,港燦之多,而我套劇無人得知。」凡拍一套劇,演員便把這件事看作自己的生命,無論別的什麼好處,到底不肯犧牲自己現做的事來和他交換。藝員信得過自己能當好演員的拍成一套好劇集,和出面拍電影的同一價值。大家都是在娛樂圈做事,你不必羨慕我,我不必羨慕你。可是在亞視拍劇的演員拍了這麼多年,仍然沒人認識。曾為亞視人的杜汶澤也說: 「入亞視,拍亞劇,一事無成。」不止藝員部,新聞部也很有問題。我從前看見一篇「腐人霉體」的文,比較NOW、亞視兩台新聞部的性質,它說:「到NOW新聞部裡頭,只看見記者埋頭執筆做他的事;到亞視新聞部裡頭,只看見陳啟泰銜著煙捲像在那裡出神。NOW新聞部採訪,窮追不捨,像用全副精神注在報道上;亞視新聞部,總是誤報漏報,像不把報道當一回事。3」這些話比較得是否確切,姑且不論;但很可以為亞視下個注腳。若果如文章所說,NOW新聞部便是敬業,亞視新聞部便是不敬業。一間傳媒對於自己的職業不敬,從社會方面說,便是褻瀆新聞自由之神聖;從事實方面說,一定把新聞報糟了,結果自己害自己。所以亞視停業,對香港最為必要,又於亞視員工最為有利。俗語說:「長痛不如短痛。」美國著名摇滾歌手Kurt Cobain遺書亦說:「與其苟延残喘,不如從容燃燒(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fade away)。」所說的不外這些道理。

第二要結業。「亞視好柒呀!」這種嘆氣的聲音,無論何人都會常在口邊流露出來。但我要問他:「亞視柒,難道無線就不柒嗎?」今日大熱天氣,我在家裡打開電視來播,諸君瞪大眼睛來看,有些節目看起來真的好柒;老翻劇集、東鳩西望、萬年獎門人,還不是一樣無聊、低能?難道又不柒?須知型柒既在主觀的心,亦在客觀的事。亞視從「岩布仙尼自唱生日歌」的那一秒鐘起到「欠車錢被申請清盤」的那一秒鐘止,除了播放《魚樂無窮》以外,有哪一刻不出醜、沒柒過﹖只要一柒,不是罰錢,便是上報,恥笑總是免不掉的。會抽水的人,只有從亞視中找出快樂來。我想天下間第一等柒人,莫過於亞視高層,終日閒游浪蕩,不知把自己的腦子和面子擺在哪裡才好,他們的日子真難過。第二等柒人,便是厭惡自己企業卻不願離開的亞視人,比如說跟隨王精去政府總部跳老舞反對新台發牌。這件事分明不能不做,卻滿肚子裡不願意做。不願意做逃得了嗎?到底不能。結果還是皺著眉頭,哭喪著臉去做。這不是專門自己替自己開玩笑嗎?

我老實告訴你一句話:「凡恥笑亞視都是有趣味的,只要你肯繼續抽下去,趣味自然會發生。」只要亞視一日不結業,一日都會為大眾製造笑料,而亞視結業,就會為大眾產生最大的趣味。年頭車公說道:「駟馬高車出遠途,今朝赤腳返回廬;莫非不第人還井,亦似經營乏本歸。」這句籤文,可說是對亞視最佳的註腳了。

我生平受用的有兩句話:一是「企業良心」,二是「趣味」。我自己常常力求這兩句話之實現與調和,又常常把這兩句話向各大企業強聒不舍。今天所講,亞視停業才有企業良心、亞視結業才有趣味。我深信香港合理的電視台應該如此,我望諸君和我一同受用!

 

香港淪陷史話系列

[SlideDeck2 id=45917]

 

 

  1. 亞視曾製作以才子為主持的《X對論》,節目播放五集後火速腰斬。
  2. 曹仁超主張投資要「設立停損點而不設止盈點」。
  3. 沒有這篇文,我吹的。

作者:Lunyeah

Lunyeah
一個喜歡歷史和抽水的80後網絡憤青。 專做廁所考據、愛寫遊戲文章、亂評影視作品。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7383
Date: 2013-08-27 21:40:58
Generated at: 2019-12-16 17:49:3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8/27/47383/〈贈亞視:停業與結業〉《香港淪陷史話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