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不殉善!

(原載於:無待堂

一個政治廣告引發的血案。香港不需要盲搶地,因為每日都有一百五十個新移民名額。再多的地,在不斷增加的人口面前,都是杯水車薪。道理就是如此簡單、論述就是如此直接。據主場新聞說,工黨張超雄認為這個廣告「歧視新移民」而退出聯署 -  「歧視」在哪裡?指出問題、討論政策、叫人思考香港的「承載量」,一涉及尊貴的大陸人,就是歧視?歧視真成了大陸人的金身護罩,是香港人前世欠了他們嗎?不如香港取消出入境限制。我現在請張超雄先生不要鎖他家的大門,讓街外人自出自入,不要歧視街外人了,好不好?

張對「主場」說,高地價政策、地產霸權及官商勾結才是主因,因此聯署「標籤」了新移民。除了不要亂用歧視一詞,我請張超雄先生也不要亂用「標籤」一詞。人不斷來,每個人都有住屋需求;大陸人不斷來,香港就要找地方給他們住。這是簡單的因果關係,不是標籤!有人說「所有新移民都是好食懶飛」才是標籤新移民。現在聯署講新移民不斷來港,會對香港本來已經緊張的住房系統造成負擔,這是事實,標甚麼籤?你可以說造成房屋不足的成因還有其他,你儘管補充。但聯署放在報紙廣告,要精簡,不是研究香港房屋問題的學術論文,不可能無所不包。為何聯署只是指出問題的一角,就被張超雄認定是歧視、被葉寶琳說成「但把香港迫爆責任歸咎於香港人的家人」?再問一次,是不是一涉及尊貴的大陸人,就是歧視,就是標籤?

葉寶琳說:「把香港迫爆責任歸咎於香港人的家人,對不起,我做不到。(同上報道)」葉寶琳等人做不到的,還包括誠實而客觀地面對香港的現實。他們只會說,我也支持香港要有移民審批權呀,不——過——你們指出大陸新移民很多,就點都唔得;你們登報也是民粹。你們也不能喊無樓住,好迫,因為這也會令人想到這十幾年來香港突然多出了七十萬人,這全部都是民粹、右翼、李嘉誠的打手!

 

然後周澄在網上急不及待的表態才令人拍案叫絕:

「我當然支持港府要有審批權,但問題是,假如明天我們真的有了審批權,會用甚麼準則來審批南下人口,才是重點。如果仍然是有錢有關係就批,真正家庭團聚的個案卻苦等無期,那我看不出有了審批權跟沒有審批權有何特別大的現實分別。」

 

這是一種很梁文道式的虛無主義論述,這就好像中共的人會說:

「我當然支持中國要有民主,但問題是,假如我們明天就有了民主,甚麼人能被我們選舉才是重點。如果仍是像美國一樣是有錢階級才有資源推人出來競選,而獨立候選人就沒有資源爭取曝光輸在起跑線上,那我看不出有了民主和沒有民主有何特別大的現實分別。」

 

 

這種瓦解常識的論述,是維穩、拒絕和恐懼改變的最佳說詞。香港的「知識青年」也是如此罷了。問題來了,他們是主張不去修正的,而是提出一個更大、短期內無法解決的問題去「拋疾」人家,斷絕輿論思考、紊亂民眾常識。李偉才對本土主義的批評是提出本全球資本主義及其群帶現象;周澄則是用「審批標準」、「香港人愛富嫌貧」(當然是未經論證的)的大現象來打太極,都是旨在「拋疾」別人而已。他們貌似進步,但與大陸人有關的問題一來,他們就扭麻花造文章,歸結到最後,就是叫人不要行動;思前想後,連止血都不做 - 因為涉及他們最愛的中國人啊。

中共的低級打手不是也愛說,他們也支持香港有普選,但普選之後也會有九千成種問題,普選解決不了所有問題之類嗎?現在這些反聯署人士心裡的是不是拿回審批權也解決不了所有問題、香港自治普選落實也解決不了所有問題?

在左傾政客或社運家那種論述中,一切都分得開,吹來一陣大學lecture 的味道。中共與中國人分得開,中共的殖民又可以與她殖到香港的「民」分得開。他們對於國情專家程翔揭露150個單程證根本淪為中共當權者私相授受、可以放到市場上買賣的言語充耳不聞,扮無件事,以為拿著「團聚是人權」就站於道德高地。香港拿回審批權,是不是總比大陸黑箱作業好呢?還是周澄虛無到認為權拿在誰人手,由於全世界都是嫌貧愛富,所以最後都沒甚麼分別?

 

程翔說:

「(中共控制香港的)途徑是利用每天150個單程證名額,高峰時期幾乎所有家庭團聚的名額都被佔用了,以致真正家庭團聚的名額炒到100萬港元一個,否則輪候時間會很長。曾經有一段時期,民建聯甚至向政府提出增加每天單程證名額,於此可見名額被佔用問題之嚴重。假設其中三分二是用來被各部門派人來港的,即每日100人,每年就高達3.6萬多人。從1987至1997這10年間,應該不少於36萬人被派來港。這些有任務的人,都應該是黨員才會獲派來港『充實香港』的力量。」

自由行、中港融合、奶奶短缺到現在的人口問題爭議,只要涉及大陸人,同一班人都會跑出來做單擋,我不知道他們的居心何在。他們有沒有為現在香港的人民(包括新移民)著想過?連甚麼人來、甚麼人成為自己人,香港人都控制不到的,講甚麼不要自己人打自己人?文化認同可以是雙重的,日韓以前的知識分子也有中國和本土的雙重認同。但利益立場就只有一個,非此即彼。而工黨、周澄之類的知識青年就很明顯是站在中國那邊,而不是香港這邊。

 

無論他們是純粹左傾到慷他人之慨、像孔誥烽說的恐懼自由好;還是如陳雲說的由於NGO就業機會、中港學術利益好;或者是社工為了擴大客源、某些人的道德情結上了癮都好,事實就一個:他們對香港有大害。指出人口殖民就是歧視,這堆人和主張要取消七年居住區別政策,資源要公天下的「社區組織聯會」沒有分別。今日,消息一出,明顯是土共搞的輿論陣地「港人講地」就馬上上載「讀者投稿」,標題是《立法會議員帶頭歧視新移民 有冇搞錯?》,與張超雄葉寶琳周澄等人有志一同、異口同聲、槍口一致了。

香港欠了你們甚麼?為甚麼你們就是不肯收手?對中國有無限的道德感召和同情心是很好的,但不要叫全香港人付帳,香港人沒有義務殉這個善。

另:茲附網友程蝶衣提供的各國有關入藉與「團聚」的人口政策略觀,希望大家看看全世界的人口政策是如何歧視、如何標籤好了:

(a) 日本:外國男娶日本女,不能申請入籍;外國女嫁日本男,可以申請入籍,但外國女歸化後,不能以依親方式申請任何親屬到日本居住。

(b) 新加坡:新加坡做法與日本相近,例如著名影星鞏俐嫁新加坡籍商人而獲得新加坡國籍,但男人不得靠娶新加坡女子獲得國籍,因此可杜絕離婚再婚連環申請入籍。

(c)台灣:台灣國民在台合法居留十年或以上,加上一定條件,可以申請配偶來台,其配偶可以獲得有條件居留權。如若期間離婚,即喪失居留條件。該配偶如欲申請其他親屬(包括離婚再婚之外地配偶)來台,必須合法居留十年或以上。

(d) 美國:任何美國人必須繳稅才有權申請親屬來美國,但來美國的老人,由於未曾繳稅,他不享有老人金等福利,該美國人需負擔照顧來美老人的開支,因而減低高齡人士來美的誘因。至於來美國的配偶,由於未曾繳稅,不享有綜緩或失業救濟等福利,若然離婚後在外地再婚,同樣需要繳稅多年,方可申請新婚配偶來美國。如此可杜絕連環申請的個案。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8094
Date: 2013-09-04 18:39:48
Generated at: 2020-06-03 23:48:0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9/04/48094/香港人,不殉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