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音樂?傻喇!

 

有些人覺得玩音樂很傻,完全不符合經濟效益,花時間做一些沒有回報的事,不如想辦法賺錢。可是,有些人卻覺得只剩下忙碌和金錢的人,才是真正的傻。做自己喜歡的事,回報往往比錢來得更多。

「傻喇士多」是香港街頭表演的四人組合。取名「傻喇士多」,是因為他們認為街頭音樂文化應融入本土意識,就好像以前遍滿香港的士多一樣。而且傻喇士多的發音與音樂上的so la ti do 相似,因此以這個有趣的名字,來表達流動音樂的意思和訊息。

 

這個名字有趣的背後,有四個為它起名,又十分有趣的人。

 

綠美:士多的敲擊樂手,主要負責木箱鼓。他是當代舞者,因此在節奏裡不難發現身體姿態的配合。

小肥: 士多的結他手。他喜歡觀眾讃他唱歌好聽,但筆者看過士多許多的表演,也不曾聽見他金口唱出來的歌。現職結他教師。

Michael:士多的吉他手和歌手。黑框眼鏡配一頂帽,加上那柔和而有風格的聲線擄走很多少女的心!現職作曲家助手。

Billie:士多唯一的女孩子,結他手和歌手。短頭髮,圓框眼鏡。她的表演無論如何都有一種進入心坎的感覺。現時是人文系學生。

 

「傻喇士多」與其他街頭表演團體不同,其成員數目不會不斷增加,而是維持四個人。他們解釋說,這種做法是因為團隊是必須有組織及承擔。每一次在街頭表演,他們都已習慣分工合作,四個人有不同四個不同的崗位。因此,士多「開檔」是很有效率的。

然而,就算一個街頭表演團體的有多合作,表演有多精彩,也不是永遠一帆風順。最大的阻礙是來自對街頭表演有偏見的人,和警察。

 

在人來人往的香港,總有些人經過街頭表演者的攤檔,然後毫不留情地批評或者侮辱他們。最常見的是覺得街頭表演者與行乞無異,唱歌彈結他只是為了賺錢。士多四人辯駁說:「行乞是要求觀眾給我們錢,但我們跟本沒有這樣做過。」這句話令人反思。究竟街頭表演者何曾唱過一首行乞歌要求觀眾施捨,甚至寫過一張紙牌說「請給我錢」?

再者,有時候士多會面對嘈音投訴的問題,士多都會盡量調低音量。可是,筆者總括欣賞街頭表演的經驗,某小數人是因為不喜歡街頭音樂,而不斷重覆投訴,然後街頭音樂人只好離去。不過,隨著街頭表演越趨普及,港人對街頭文化的接受程度逐漸提升,街頭表演者也逐漸有認受性。

 

綠美在街頭表演的時候,很注重公共空間的使用,他認為我們天空很美,街頭很美,所以應該多享受香港的街道,體驗香港的街頭文化。然而,香港的警察未必有同樣想法。士多很多時候都被警察驅趕,說他們太大聲或者遭人投訴。有一次,他們更嘗試過半小時被驅趕三次。他們明白警察的做法是因為上司的吩咐,他們只是「收order做嘢」,所以都會與警察保持良好關係,把聲量調低一點,或者把攤檔遷遠一點。可是,當警察過分管制街頭表演者,公共空間只是虛名,街頭文化可能會被封殺。

保衛街頭文化,支持街頭表演者,我們又可以做什麼呢?

士多四人表示,觀眾是他們繼續的動力。在街頭表演的經歷是不可隨意取替的:認識許多玩音樂的朋友,一起分享音樂、為在街上求婚的人伴奏、收到攤檔附近涼茶鋪的涼茶、有從事酒店的觀眾送紅酒……這些都是在街頭表演得到的喜悅。或者,當一個認真的觀眾,比路過然後在結他袋投下一個硬幣,更能觸動街頭表演者的心。

 

也許花時間玩音樂的是傻瓜、被警察驅趕仍然繼續玩音樂的是傻瓜、聽到難聽的說話仍然把歌唱下去的是傻瓜。但是,傻喇,做自己喜歡的事,又能帶給別人快樂,就已經足夠。

 

傻喇士多Facebook Page

 

 

作者:Linda Chow

Linda Chow
〈妙色唇Musician〉專欄訪問用音樂代替口唇說話的人。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8099
Date: 2013-09-05 14:11:24
Generated at: 2019-06-20 04:15:1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9/05/48099/玩音樂?傻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