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膠的邏輯和恐懼

(原載於:玫瑰之牆FB PAGE

著名文化人/媒體人/廣播人/政治人/時事評論員周澄小姐FB 截圖

 

老師傳授英文Oral考試group discussion的一個秘訣:就算要反駁別人,都要顯得友善。必用句式是”I agree with you but…”。

周澄說,「我當然支持港府要有審批權,但問題是,假如明天我們真的有了審批權,會用甚麼準則來審批南下人口,才是重點。」 這種說法的語意邏輯和”I agree with you but…”是一樣的。我同意你說的甚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but 之後的內容。

周澄but之後的內容是「用甚麼準則審批」。這就好比身無分文的人說:「我當然想變得有錢,但問題是,假如明天我真的變有錢人了,我會怎樣使用這些錢,這是才重點。」一般人是不能理解這種本末倒置的講法的。窮人,首先要想的是如何賺錢;窮人當然可以想,有錢後是要買牛肉還是買高達模型。但重點一定是怎樣賺錢;而不是首先解決了有錢後如何使用才更有價值/更符合道德這些問題後才去想賺錢的方法。搵唔倒錢,一切都是空談。

 

取回審批權,十劃未有一撇;毛孟靜之前在立法會提案,不夠票過。以後就算提案通過,還要政府有膽向北京取回,而北京又肯放,才算成事。爭取取回審批權,都不知要經過多少關卡多少抗爭。而這些左膠,現在卻認為爭取回審批權不是重點。我想,將「不是重點」理解為「不需優先爭取」,應該沒錯。他們難道認為,審批權是樹上長出來的,還是天降的恩賜?

還是說,他們認為要取得共識,大多數人都同意了審批的準則,才開始去爭取審批權?這是迴避。迴避了急切而簡單的議題(要不要爭取審批權),轉移焦點到長遠而複雜議題(用甚麼準則來審批)。簡單議題容易解決,容易取得共識;複雜議題實際如何操作等等,有排討論。如此一來,就甚麼都不用做,甚麼都做不成。

 

左翼進取,不怕成功,渴望實施主張。而左膠思維,是害怕成功,害怕實施主張。一想到成功;一想到主張能夠實施,就覺得恐懼。恐懼源於一旦事成,他們將失去爭取的目標和理想,失去弱勢者的道德身份。無所適從。

因此,他們寧願社會的不公持續不公,受壓迫的人繼續受壓迫。反正這些不公和壓迫不是左膠造成的,他們不負有道德上的責任,他們認為自己乾淨。最重要的是:香港的左膠,其實不少都是中產/離地中產,這些不公和壓迫,其實與他們無關。

 

Susan Sontag在《旁觀他人之痛苦》(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一書中論說反映戰爭殘酷的照片和照片讀者的關係:

「遠方的受害者與優哉游哉的觀眾變得天涯若比鄰起來,根本不切實際,徒然掩蓋了我們與權力之間的切實關係。我們感到憐憫,指的是我們感到自己不是釀造災痛者的幫凶。我們的憐憫宣告了我們的無辜清白,以及我們宛如真切的無能為力感。」

 

而香港左膠,以維持不公義和保持當權者的壓迫,滋養他們的無辜清白和憐憫眾生的光環。

 

作者:玫瑰之牆

玫瑰之牆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8132
Date: 2013-09-05 13:25:19
Generated at: 2020-06-05 21:19:1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9/05/48132/左膠的邏輯和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