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小學化 - 世代交替困局的縮影?

Andrew Wong 圖片

 

完全想像不到自己做了不少高登仔夢寐以求的事:推上報。話說一周前我路過城大,拍下電子工程系家長簡介會的告示牌,放上面書,最後竟爆出1140個分享,上周一更被經濟日報垂青,以該照片為引子製作了家長「入侵」大學校園,大學小學化的專題報導。一幅簡單的貼圖,意外地引爆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其後相關的消息更是接踵而來,先有開學日有家長到大學接送子女返學放學,繼而是科大向全體學生家長發出「家長日」請柬(附有回條),最後更發生科大李忠義教授駛出「辣招」的A1新聞:遲到罰企及編排座位表上課。網上很快形式了兩個陣營,反方是認為怪獸家長已經不斷介入子女的學業和校園生活,而大學又投其所好,不斷做出過往只會發生在中小學的舉動;正方則直指當今大學生每下愈況,若非過往不時爆出淫亂OCAMP的新聞,借去賣白波鞋婆婆的手推車而不還,大學生又奉旨走堂遲到抄功課等亂象,家長和校方又何須介入大學生的學業和管理紀律?然而,網絡討論一旦成為熱話,網友間的留言每每出現非黑即白的邏輯謬誤,例如正方總會誤解反對介入管理大學生紀律的人,是等於支持他們任意遲到和缺課。最近何韻詩也在面書留言支持李教授的辣招,進一步掀起正反雙方的鍵盤戰。

筆者對大學小學化的亂象一直嗤之以鼻,連日我在FB留言,批評這種家長式的管教模式,已破壞了香港大學生的自主和獨立,親手斷送他們的未來,然而不少陷入這場黑白攻防戰的朋友,誤解了我的觀點,於是我決定為寫下這篇文章,連貫地說明自己的立場和論據。

我首先聲明,我頗受呂大樂教授的短篇著作《四代香港人》的觀點影響,書中不只述說不同世代香港人的特徵,還深刻批判了他們有沒有做好自己的角色。呂教授自認是第二代香港人,對自己那一代沒有完成世代交替的任務,作出了的反思和批評。他認為他們的一代沒有像父輩當年給自己的自由和忍耐去栽培新一代,而且處處表現出精英主義的霸權,做成今天香港社會缺乏向上流動,世代之間未能交替的困局。筆者相信今天大學小學化的出現,正正是這種困局的呈現和縮影。作為呂教授筆下的第四代香港人,筆者不難對大學生的遭遇報以同情,眼見自己的子女十年八載後也會邁進他們之列,而且察覺身邊的鄰居和朋友隱約出現怪獸家長之影子,對於這種亂象的擴散,我怎能不感到著急?

或許不少讀者未有機會拜讀《四代香港人》一書,我在此轉載其中幾點作為討論的基礎。

呂大樂稱包括他父親在內曾經歷戰爭的一代為第一代香港人:

第一代人有他們的保守、專制、不懂(未想過需要)溝通的一面,這是肯定的。但另一半是其實他們比較後來任何一代人都能忍……他(父親)看在眼裏,看不順眼,但也忍下來了。如他所言,對於「後生仔」,可以忍耐便忍耐一下……他們沒有為所謂的未來設下太多規限。或者對他們來說,能夠從戰亂中恢復過來,已經是一大進步。

第一代人相信,「後生仔」會為一個更好的未來而努力,給他們機會、空間,推一把,激發動力,便足夠了。前人沒有必要為後人打點一切。我相信,他們比我們想像中更懂得放開。「戰後嬰兒」那一代人能在六七十年代裏反叛一下,打band、唱歐西流行曲、開黑燈舞會、穿迷你裙、一身嬉皮打扮、搞學生運動、出版刊物、上街請願,享受了過去幾十年香港社會最開放、最多元聲音的自由環境,其實是在第一代人情願或不情願地容忍與接受的情況下進行。換句話說,他們放我們一馬,是給我們第二、第三、第四次機會。

他們一定曾搖頭嘆息,慨嘆世風日下,在我們耳邊唉聲嘆氣,但是他們的不安、不滿沒有怎樣演變為很有力量的行動,而下一代人似乎沒有因為他們的意見而錯失很多機會。簡單一句,他們沒有大動作。

大家覺得怎麼樣?第一代香港人的容忍和不管,是否養育出非常不濟的下一代?事實卻剛剛相反,被稱為「戰後嬰兒」的第二代香港人,在七八十年代香港的黃金時代大放異彩,無論在政治經濟,以至文化娛樂,到今天仍擁有支配社會的地位和能力,影響力持續數十年而不退。那麼,第二代香港人有沒有承傳上一代人的能忍和放手的傳統去培育後輩?呂大樂教授作為當中一分子,他對自己的世代作出了以下的「慚悔」:

戰後嬰兒的問題永遠是『我們的問題』,他們給整個社會制定議程,界定問題的焦點……以前他們認為當前急務捨我其誰,現在他們一天到晚掛在口邊「未能放心將工作交下」……戰後嬰兒的尾班車份子開始計劃退休,但老大們卻擔心太早退休,造成青黃不接,考慮如何撐下去,繼續發光發熱。

他們年青時期也曾是性情中人,為了課外活動而廢寢忘餐,認為追求理想當仁不讓。到他們有機會引導下一代成長時,卻不斷的要求青年人講實際:參加海外交流是為了提升語文能力,服務社會(意思是達到一定時數的社會服務活動參與)是因為這樣有助於加強個人履歷,大學生的暑期活動都是畢業前找工作、入職的準備等。當年,成長中的「戰後嬰兒」慨嘆無根、苦悶;現在,他們想了很多辦法去悶死下一代。

其實,戰後嬰兒一代人沒有(或應該說還未有)擔起他們的任務。他們成長於社會提供了很多機會的環境,並享受到各種成果。可是,他們未有真真正正的為下一代提供一個更開放、更公平的環境。第一代人給他們很多發展的空間,戰後嬰兒 」卻未有對年青一代表現出同樣的包容。

當大家看到電視螢幕上曾志偉、陳百祥和汪明荃屹立於娛圈數十年而不倒,政壇中來來去去都是何俊仁、田北俊和譚耀宗發表高見。你若再細看社會上其他部門的話事人,包括最近駛出家長會和遲到罰企招數的大學高層,是不是處處看到歷久不退,凡事都要管的第二代香港人的踪影?至於當今的一代,即第三及四代人,他們在第二代人揮之不去的陰影下,又得著什麼樣的遭遇:

當香港的戰後嬰兒為人父母之後,並沒有放棄這一種爭取出頭機會的想法。事實上,第四代人的爸媽十分自覺要為孩子供應各種在競賽場地上適用的『武器』,而且還要盡早作出準備。如果戰後嬰兒在小學畢業時遇上影響深遠的升中試,要面對人生一次嚴峻的考驗,那麼第四代人需要更早面對競爭……由幼稚園階段開始。

香港的第四代跟之前幾代人最不一樣的地方,是他們要面對來自爸媽的嚴密監視(較正面的說法,是照顧)。今天的家長比任何一代的都更相信與子女建立良好關係的理論……這一份矛盾心情,令家長當上了天使,也成為了魔鬼。他們打算憑著自己的經驗,給下一代準備一切,幫助子女以高效能和高效率的方式達到目標。這些家長的一番好意,埋下了種種問題。

是一些家長口講自由;開放,鼓勵年輕人自由發展,也是他們連孩子上大學選修什麼科目都要管。他們怕孩子不切實際,選不上日後能幫助找到好的工作,闖一番事業的學科。

無可否認,從某個角度看,第二代人普遍是成功的,至少他們有謀生的本事並且給予新一代前所未有的物質生活外,也有相當的知識水平去「裝備」子女的學業。然而,今天的新世代年青人會領他們的情嗎?我想早已視個性為奢侈品的年青人,他們究竟認為父母和師長為他們打點好一切(包括選科和課堂紀律)孰好孰壞,我相信他們會答得相當矛盾。

有一位剛進大學的中學學弟對我說,他說母親每每為他的學業「打到他飛起」,但他卻很體諒母親對他的嚴厲管教,否則他也相信自己不能考進大學。老一輩的打罵通常是管教子女的越軌行為,不要行差踏錯,為的是「棒下出孝兒」。新一代的中產虎爸虎媽卻要「棒下出狀元」,出產一批又一批用無數血淚和金錢,花十多年時間打造而成的大學生子女。而子女們又似乎深信,給父母安排自己的學業和課餘活動,犧牲自己的個性和自由來換取未來的競爭力,是相當值得的。

有人質疑大學罰企是否值得上A1,開家長交流活動也是大學促進包括家長在內的多方交流,採取措施管理大學生的紀律又有何不妥?是否值得小題大做?從表面看來,大學生的表現越來越不堪也是事實,有病治病似乎是積極且務實的做法,家長和大學教授作為過來人,去管一下他們的紀律,也是為他們長遠的福祉著想。但這豈不是與《四代香港人》中所述的第二代人的行事方式不謀而合,視「問題永遠是他們的問題,給整個社會制定議程,界定問題的焦點」?他們的處處介入,真的是出於一番自以為是的好意,還是隱藏著他們的議程(Agenda):「擔心太早退休,造成青黃不接,考慮如何撐下去,繼續發光發熱。」

筆者寫出這一篇三千餘字的長文,不是單為自己過去幾天所寫所想的作辯解,而是深深感受到上一代不斷介入本被視為未來楝樑的大學生的成長歷程,在今天已經到了一個常態化的境地。當明年大學家長活動遍佈各大大學校園而不再是新聞,到時我們可以斷言,這些第二代人的精英分子,已成功聯同上方的當權者合作,從教育層面把家長式管治的爪牙進一步伸展開去,同時不斷拖延早該出現的世代交替,待至上方全面控制香港人的思想和行動自由為止。而我相信,大學小學化只是這個黑暗歷程的冰山一角,很快我們便會看見這些魔爪出現在社會大小角落,到時香港的未來也將變得暗淡無光,這是筆者所能想像的最大憂慮。

究竟「處理」當今大學生的不成熟表現要用上第二代人的北風,用規管和干預來把他們扶正?還是請出第一代人的太陽出來,用容忍和耐性去為他們創造發展的空間,給他們動力去抵抗對新一代的思想和行動自由的箝制,用雙手再次打做獅子山下的精神?最佳答案就讓大家自行選擇吧。

 

作者:安祖

多重身份集於一身:通識教師、社工、基督徒、家長、反國教浪潮下當選的校友校董。無論上班下班,每天與智能手機、面書三位一體,分分秒秒等like,瀕臨被太太斷網邊緣。呂大樂教授筆下沒有個性,又近乎超齡的第四代香港人;還是苦等出頭,屬於三十世代的第三代人?把書翻了幾遍,到今天仍然身份迷惘,未有定論。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介紹】耍帥動作射擊遊戲 《Gungrave G.O.R.E》無限子彈變型棺材爽爆殺敵 by 五木
    主打耍帥和爽爆的動作遊戲,除了《Devil May Cry》外,還有另一個系列《Gungrave》(銃神)。新 […]…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解構精神心理治療——輔導個案概念化(Case conceptualization) by 西多士
    如果問大家對「輔導」一詞想起甚麼?可能會聯想到精神疾病,情緒困擾,婚姻問題,家庭暴力等。其實,「輔導」並不如有些人想得這般負面的。先說說「輔導心理學(counselling_psychology)」吧。!它是「應用心理學(applied_p…
  • 「𠒇」字係咩嚟?——港姐冠軍帶出嘅哲學問題 by 散彈一號
    試想象下,喺未有電腦嘅年代,如果你見到某張手寫嘅form上面,有人寫自己個名係「陳曼𠒇」咁啦。你會唔會即刻覺得自己唔識讀呢隻字,即刻走去查字典睇下個字點讀? 應該唔會掛。你第一個反應,可能會心諗:「嘩,呢個人寫個『兒』字寫得咁樣衰嘅。」…
  • Zopiclone——傳說中的安眠藥「白瓜子」 by 小小藥罐子
    Zopiclone,可以讓人入睡大約6至8個小時,所以,一般建議連續入睡至少8個小時,避免出現「宿醉(Hangover)」的機會。所謂「宿醉」,簡單說,透過安眠藥入睡後,如果睡眠的時間不夠長的話,醒來後,仍然可能會覺得睡意未散,頭昏腦脹,影…
  • 《鋼鍊》「等價交換」根本不是真理 by 方潤
    很多人提及《鋼》,都是提及等價交換原理,甚至以為《鋼》就是教人等價交換,其實是大謬。因為《鋼》的每一集都有這段開場白,由主角兩兄弟讀出:「人不作出犧牲,就不會得到任何回報,想得到一樣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就是煉金術的基本原則 - 「…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8481
Date: 2013-09-09 03:54:00
Generated at: 2022-12-03 05:05:4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9/09/48481/大學小學化---世代交替困局的縮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