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鼎鳴,別擺放棄投票權利的人上枱

(原載於:KURSHK.net

“The Silent Majority: Suburban Politics in the Sunbelt South”

雷鼎鳴式估算

科大經濟學系系主任雷鼎鳴在報紙專欄文章估計「沉默的大多數」究竟有多少人,他的推算是這樣的:

2012年地區選區登記選民人數有343萬7千人,即有超過200萬合資格的人選擇不登記當選民。登記選民當中,去年立法會選舉有183萬9千人投票,換言之,有366萬人合資格人士根本沒有投票….既然只有三分一合資格的人有投票,以此投票結果投射為550萬人的民意,豈不荒謬?

….也許被撕裂的只是政治上較活躍的一群,另外佔總數三分二的群組,他們的取態仍然中間、平和、追求穩定。這個猜想,與我近年所觀察到的「沉默大多數」的意見十分接近。觀乎「佔領中環」的支持者,搞來搞去,也只佔社會中的少數,可見「沉默大多數」在社會中大有起到穩定作用的力量。(原文)

教授身為知名學者,他的言論對社會具影響力,故筆者希望客觀討論雷的立論與理據,以豐富整個討論。

雷教授撰文的用意,是指「佔領中環運動」(下稱佔中)得不到沉默大多數支持。他所指的沉默大多數,是指那些合資格登記做選民,但沒有登記(200萬)或者登記了而沒有投票(160萬以上)的人。雷教授說既然有三分之二人沒有投票,那麼把有投票的人的投票結果投射為所有人的民意就是荒謬。這實在是強信口雌黃,就像他早前估算佔中導致香港每日損失16億一樣(連結)。

民主制度經過二百多年的發展和完善,世界公認的選舉規則是在不侵犯任何人的基本憲法權利的大前提下,少數服從多數,那些沒有登記或者投票的人,其實已經選擇了不表達意見,換言之他們需要接受投票結果。在充分宣傳和妥善投票安排的情況下,沒投票的人選擇放棄權利,歷史上所有民主選舉的結果也是只計有投票的人的意見,雖然這不像隨機抽樣的民調般,會問到沒投票的人的意見,但投票結果就是反映了社會多數選擇不放棄權利的人的意見,這已經是授權民選政府統治的民意。說投票不代表民意,其實是詭辯。

 

沒投票的人取態「中間、平和、追求穩定」?

另外,雷教授說他相信那三分二沒有登記或投票的人取態上是「中間、平和、追求穩定」的「沉默大多數」。雷教授本身是做經濟研究的,應該知道主觀印象不可靠,那三分二人的取態,沒有實證數據支持。雷教授可以「相信」他們是中間、平和、追求穩定,其他人也可以說那些人是因為對現時不符合普選定義的選舉制度失去信心而選擇不投票,又或者是因為真的什麼也沒所謂所以不去投票。

其實雷教授文章的主旨,是佔中運動不代表那些沒有投票的「沉默大多數」,這「沉默的大多數」選擇把投票權拱手讓人,不論是支持或反對政府的聲音,也與他們無關。雷教授是數據專家,要證明他的說法,大可以拿出能支持他論點的民調數據,不過他沒這樣做。就算退一百步,假設雷教授拿出民調數據,暫時有這幾個數據可用(港大民調做的只是商討日調查,不能作準):

1. 親建制人士組成的香港半山社區事務促進會,聯同香港青年節點,在六月八日至廿三日期間,在中上環街頭訪問了四百多名市民對「佔中」意見。他們的調查顯示,五成四受訪者不支持「佔中」,兩成四支持,兩成二受訪者選擇「無所謂,順其自然」。而六成二受訪者認為「佔中」不能和平進行,三成八持相反意見。(星島日報)

2. 民建聯在三月期間進行問卷調查,收集市民對「佔領中環」爭普選的看法,結果顯示7成受訪者反對佔中行動。是次民調逾1,000名受訪者中,有七成屬於50歲以上,而18至39歲的合共只有不足兩成,但民建聯強調該黨的調查比網上的準確。(主場新聞)

3. 香港研究協會於六月公布的最新民調顯示,61%市民不支持佔中,88%市民表明不會參與,兩者比例較上月調查增加1%;58%的市民支持當局必要時對佔中人士清場,較上次調查升2%。(星島日報)

4. 《蘋果》於6月期間透過電話訪問了825名香港市民。結果發現經過幾個月宣傳,知道「佔中運動」的人數高達87%。有50.43%受訪者不認同梁振英所講的佔中犯法論,比認同的人數高出近14%,無意見的則有13%。有多達49.49%市民支持佔中,而無意見的游離派比不支持的人更多,分別有38%及37%。(蘋果日報)

上述四個民調都不是由可靠的學術機構負責,而且立場並不中立,其研究方法是否符合嚴格的學術標準存疑。不過就算如此,我們比較一下親建制組織(1至3)的民調和親泛民的蘋果(4)的話,至少會有個疑問,就是究竟有沒有三分之二香港人反對佔領中環運動?

 

一廂情願擺人上枱

假設將來有人委託獨立可靠的大學機構做民調,發現反對佔中的人口比例較高,那根本就不代表這場運動沒有意義,畢竟民意的背向的隨事態發展而改變的,高鐵爭議如是、國教爭議如是,民意都不是一開始就一面倒支持反對一方的,而是正反雙方經過長時間的論述工作、辯論、遊說、倡議的結果。

這些運動的共通點是,當社會大眾被反對一方的堅持觸動到的話(例如反高鐵苦行、菜園村清場、《中國模式》教材及左派代表出洋相、中學生絕食等),民意就是突然突破「臨界點」,倒向他們一方,例如高鐵運動民意由多數支持高鐵撥款變成五五之比,國教事件民意由不置可否到大比數反對。這些民間運動要得到社會支持,靠的不是慢慢數人頭,而是靠道德感召得到社會支持。政改諮詢未啟動、佔中運作仍未進入狀態,現在擺沒投票或者沒登記做選民的市民上枱,說他們是反對佔中的,似乎有點一廂情願。

 

歷史中的沉默多數在哪裡?

雷教授想做的,也許是像1960年代尼克遜那樣,呼籲美國中南部的保守、政治上不活躍的白人起來支持他,「沉默大多數」作為政治號召,尼克遜就是始作俑者 (詳見延伸閱讀3)。自戴耀廷提出佔中運動之後,建制派全面動員親建制人士反制,佔中核心成員有學者、牧師、傳媒人、商人,他們就動員學者、牧師、傳媒人、商人站出來反制,這是一場民意的戰爭,他們豈會不知道?

事實上,近代大部份成功爭取人權、民主改革、民族自決、法治的社會運動,真正站出來參與的也只佔總人口的少數。沒有人會問,1960年代美國民權運動和1990年代初東歐民主運動的過程中,那些「沉默多數」究竟是否支持推翻種族隔離政策或者推翻共產獨裁政體。the rest is history,這一點,教授一定明白。

 

延伸閱讀:

1. (星島日報報導) 雷鼎鳴:佔中令港人「付鈔」

2. (晴報) 雷鼎鳴:《「沉默的大多數」有多少人?》

3. Matthew D. Lassiter, “The Silent Majority: Suburban Politics in the Sunbelt South”

 

作者:庫斯克

庫斯克
通識教師、blogger。自由主義者。現正為《e-zone》、《香港經濟日報通識版》及《香港電台通識網》供稿,文章亦見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http://www.facebook.com/kursk1943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0056
Date: 2013-09-27 16:05:30
Generated at: 2020-11-26 03:36:5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9/27/50056/雷鼎鳴,別擺放棄投票權利的人上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