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選固非萬靈丹 卻是文明社會維生素

(Derek Chi Wai Yung 攝)

(Derek Chi Wai Yung 攝)

 

對普選的功用質疑,甚至反對普選者常用的理據,其中一項典型,是假定主張實踐政制改革者將普選當作萬能匙,然後加以否定。例如聖公會的鄺保羅大主教於刊物《教聲》中申明,公民的質素與認清權責比公民選舉權利更為重要;無獨有偶,近日成立的「幫港出聲」創辦人之一何濼生教授於某公開場合則強調民主未能解決社會問題,應著眼於防止濫權的制度。這種套語在遊戲文章中也許方便,但是在嚴謹的辯證檢視既流於疏失,而社會實踐上反映的狀況也是南轅北轍。

政府的存在,有時恰似古代的周處。周處何許人也?據《世說新語》所載,周處力大過人,有俠氣,但好惹事生非。其時當地相傳有「三害」,周處自告奮勇打死南山之虎、長橋之鮫,但兩害既除,凱旋歸來方驚覺父老鄉親口中的第三害是自己,除暴安良的義俠竟成了人民頭上的壓迫者,不無諷刺。為民服務的政府本身就是禍害之源,無怪乎列根(Ronald Reagan)也在總統就職演說中吐出金石益言:「Government is not the solution to our problem. 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

在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說(Gettysburg Address)中,林肯的高明之處,在於列舉民有、民治(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以外,提及民享(For the people)的概念。他洞察到政府有時作出決策,出發點並非為人民謀取福祉,甚至與公眾利益背道而馳;反過來說,一個為濟世利民的政府,亦不一定是由人民自行組成的。因此,鄺主教與何教授不約而同地指出,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前的香港政府,總督以至主要官員均由英國委任,雖不能說全然是善政,不也政績斐然、美名傳頌至今嗎?

讓我們回看四十年前,香港人對民主訴求未算殷切的年代,每逢有人倡議要引入代議政制或選舉時,當年的殖民地官員無不回應說「無此必要」,因為若有需要的話,社會的訴求之聲應該如火如荼。他們最常用的說辭,是「人民定會得到他們應得的政府」(The people get the government they deserve)。這句話可是好用極了,你可以由是衍生出諸多結論:人民最終會得到一份他們應得的報章,一齣他們應得的電視節目,不一而足。按此思路設想,若然報章充斥渲染失實的報道,這是讀者的錯,因為他們購買訂閱這些報紙;如果電視節目俗不可耐,這是觀眾的錯,因為他們偏愛收看這類節目。於是在如斯一切以市場主導是尚的社會,假使港人終究失落民主,自然也離不開港人的錯,因為他們沒有盡力爭取;失去自由,也是港人的錯,因為他們未有全心捍衛。為政者遂可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何其瀟瀟!

但是,遇上賢主固然可喜,那麼一旦遇上剛愎的首長又該如何呢?難道今天的香港政府,就是我們應得的政府?貧富懸殊是活該?房屋政策懸而未決是活該?福利及教育等制度一團糟是活該?捫心自問,豈有此理!但現實卻是如此無奈。究其原因,正是由於法律沒有賦予我們充份的公民參與權利,有感未能發,沒票不能投,政府諮詢文件還來不及詳盡討論,政策已經匆促推出,於是在了無民意的支持及制約之下,默許首長與官員的專斷獨行。當壟斷遺害社會,隨之而來的就是苛政與貪瀆;對權力全無制衡,當權者肆無忌憚地生殺予奪的失控局面。壟斷最終目標就是摧毀競爭,自廢武功,異化為不懂變通、停滯不前的社會,逐漸步向禍國殃民之路。

東方社會不知何故,始終崇拜領袖,迷信聖賢,華人政治首長遂樂得對公眾塑造廉潔奉公、大愛無私的父母官形象。不幸地,他們未有參透《莊子.胠篋》謂「聖人不死,大盜不止」的禪機,日夕渴望英明君主降世領導,以為待得偉大領袖即可迎來吏治清明、國泰民安;結果遭遇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政府錯漏百出,卻往往祇知謾罵首長,而罔顧背後制度之惡。

西方社會則不然。人民普遍厭惡獨裁,是基於對權貴的不信任,認定必須依靠制度約束人類自利的劣根性,故衍生出權力制衡(Checks and Balances)。議員乃至總統可依循制度彈劾罷免,因為他們也是人,也會謀私行惡。權力交替制度既然確立,在政治圈中又有各派勢力盤踞於內,若然一黨執政出亂子,也會及時察覺,把他換掉亦沒甚麼大不了。

既然民眾早認識到要避免上位者濫用權力、嚴刑峻法,一定要對政府有所制衡,故此奠定行政、立法、司法的三權分立制度,亦因此執政黨無論如何討厭反對黨派都不會將對方趕盡殺絕,無論如何鄙視傳媒也不會將其全面封殺。為何西方政客不敢明目張膽地貪污枉法、以權謀私?道理很簡單,一為法治,二為反對黨,三有傳媒輿論監督;而貪瀆行為難以綿延不斷,則因為有政黨交替,任期自有盡時。

把諸項因素歸納起來,則可得出民主、自由、法治、分權及任期制度,缺一不可。之所以成為文明社會進步的基石,是因為他們阻止了權力的膨脹與寡頭。當然,凡事不能僅觀其優點,而忽略副作用:自由的盡頭也許是無政府主義,我們不能單純地自律管制,任由汽車亂駛而不設紅緣燈指揮交通;法治社會的極致則成訴訟國度,官司不斷;分權過度,效率必然被拖慢,甚至因部門分工過於明細而問責無從;硬性退休,或令繼任安排不妥善,造成青黃不接。那麼,民主又會產生甚麼弊端?

民主有可能的壞後果,是所謂的「多數暴政」(Tyranny of the Majority)。既然遊戲規則是少數服從多數,那麼多數人選出來的政府大可名正言順地壓迫少數人了,是嗎?那豈不是淪為民粹,基督徒可以壓迫回教徒,本地人可以欺負外來人,窮人可以報復富人?故此,在上述的因素以外,還要再加上另一重要的價值:人權。

人權是民主的一帖解藥(Antidote),針對濫用民主所賦予的權力,限制政府權力的另一法寶。人權法的訂立是對所有人類的最佳保障,包括上位者在內。權力階級惶恐升斗小民掌握人權之際會推翻自己,於是犧牲整幅人權的屏障亦在所不惜,結果卻導致社會失序,引火燒身。歐美因為有人權法,無論任何黨派通過民主選舉上臺,亦不能為所欲為。不同政黨可以推行各自的經濟、教育、醫療等政策,亦不必蕭規曹隨地追求一貫,但永遠不能隨意禠奪人民的選舉權、信仰權、表達權、集會權,諸如此類。

時移世易,專制社會與現代社會權力架構的分歧大相逕庭。前者是典型的金字塔式結構(Hierarchical),一人在上萬人在下,層層遞進的階級。講究論資排輩,法度森嚴,恍如梁山泊一百零八條好漢,每人一把交椅,緊守自己的位置,不能越俎代庖;後者的結構則在等級制度以外,添加一道環形結構,以前文反覆提及的核心元素組成,從塔頂以降皆由這道圓環覆蓋,形成位階的流動之餘,也有如一道屏障,孕育出比較穩定的社會。

亦為此故,專制之下人民被壓榨剝削,莫不敢怒而不敢言,乃至民憤達到難以忍受的臨界點,就會像火藥庫爆炸一樣,幾乎盡是以流血革命收場。文民社會則從歷史中汲取教訓,以選舉的方式促成和平的權力轉移,這是人們聰明的地方。普選誠然不是能醫百病的萬靈丹,卻是文明社會保持健康的維生素。有真正的民主選舉,完善的審視監督,既從賢,也從眾,配合權力制衡,不讓一黨獨大,惟我獨尊。如此社會方能兼收並蓄,昂首闊步向前邁進。

 

作者: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0414
Date: 2013-10-01 15:28:49
Generated at: 2021-10-21 01:01:1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0/01/50414/普選固非萬靈丹 卻是文明社會維生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