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膠的西方幻像

(原載於:無待堂

香港左膠愛講包容大陸人,因為他們在潛意識裡認為自己比大陸人高級(雖然他們口頭上反對這種想法),所以香港人才有責任、有能力,自上而下地包容外來的次等人類。如果他們真心信奉「普世」,則世上自有普世以及客觀之對錯標準。大陸人在香港做了甚麼,都能以這套普世通行的價值去判定對錯。隨地大小便是錯就是錯、佔用本地人資源是錯就是錯。我不比你高尚、大家乃是平等的話,則我小小香港何德何能去包容大陸?

例如,為甚麼他們會煞有介事地強調:「我們都是李旺陽」?這句話就正正昭示他們並不是李旺陽,也與李旺陽的處境相去極遠,才要以文學修辭連結雙方。香港左膠是紓尊降貴地暫時「進入群眾」,而他們本身的存在狀態是優裕的、中產的、小康的、知識分子的、學院的、浪漫的,他們的行動,不是自然而然的,而是一種生活體驗的Life style,體驗過就是了,不是長久的。正如一個農夫不用強調他是農夫,他根本就是農夫!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ooracer)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ooracer)

 

受左膠思潮影響的人,身分和中心永遠是游移的。他們一時是中國人、一時是開放本土派、一時是佔領華爾街的99%、一時是世界公民去印度旅行。他們的思考主體不斷遊移、分析工具一套接一套,最後他們就與他們或憐憫或批判或反省的現實世界割裂了。他們最後變成認為「沒有奶粉可以餵人奶」、「走私客都是勞動階級」的蠢貨。

他們的悲天憫人,不是律己,而是律人。當有香港人被大陸人傷害了,他們就撲出來訓誡受害者,你要包容他呀。這種認為香港應該悲憫的想法,是一種令人作嘔的自大。包容和悲憫是強者的權利。俾斯麥打出了一個帝國、大權在握,卻主動推行社會福利,那是悲憫和包容;香港人被大陸人欺壓、踩上心口,吐出一句:「這是文化差異,我要包容」,是懦夫、是阿Q、是自欺欺人。

香港有甚麼底氣去包容十三億人的中國?不是說中港文化相近,說到底都是中國一部份嗎?香港為甚麼要憐憫包容施捨?因為左膠在潛意識以為自己是西人,可以包容亞非人民;他們以為香港真是脫亞入歐了,所以可以包容「落後地區」。過江的泥菩薩也以為自己可以普渡眾生的呢。

包容之論,是歐美社會的產物,是戰勝者的反省。因為歐美國家主宰世界已久、自認文明至為優越,所以對於「低文明」的有色人種言行或者文化,也就大人不記小人過了。這是一種貴族精神。西方知識分子深刻反省西方文明,去到極端,就是自我憎恨。崇拜伊斯蘭文明、印度種姓制度,就是這種自我憎恨的顯現;無限包容移民和異質文化,是因為西方的罪感和贖罪。但香港不是像西方文明一樣的霸權。但左膠以為香港是西方,所以香港也是霸權,要打倒的、要去中心的。

當我們假定了大陸人是要包容的,那不是正正肯定了他們來自「地獄鬼國」,無可救藥,唯有包容嗎?世界大同、公平公義,由一群心底裡睥睨眾生的人的嘴巴說出來,格外可笑。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1071
Date: 2013-10-09 00:00:53
Generated at: 2020-06-05 20:22:1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0/09/51071/左膠的西方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