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士多

(原載於:旅行札記Tripnotes

提到士多,大家肯定會想起從前屋邨街市或是馬路邊擺著一排一排和用晾衣夾挾著零食飲品的畫面,其實早於五十年代開始便已經出現了第一間士多,但當時的士多數量並不算多。到了七十到八十年代初期是她們的最興旺時期,當時公屋大量興建,人們對士多的需求變得非常大,士多得而迅速地發展,那時可謂開得成行成市。

因為有大概一年時間不在香港,到回來的時候發現屋邨的士多原來已經結業,於是到了太子再找一下士多好讓自己緬懷一下昔日的童年,相信士多都帶給大家不少美好的回憶,六十年代的白雪公主吹波糖、七十年代的印水紙吹波膠、八十年代的BB糖和戒指糖等等都是大家的集體回憶。

時至今日,士多的數量在香港已經日漸減少,很多屋邨都已經沒有士多,而再看到這些有兒時回憶的零食的機會更是少之有少。

 

現在還有賣的戒指糖。

現在還有賣的戒指糖。

 

走到太子柏樹街就看到一間地道的士多,看到一位正在忙碌中的中年女性和男性,女的是老闆娘杜太,男的就是老闆杜生,雖然他們很忙但我還是問一下他們。

「請問可以進來拍照和問些問題嗎?」

「你是那裡來的?電視台還是雜誌?」

正在我支支吾吾不知該怎麼答老闆娘的時候,杜生就已經替我回答了,知道我並不是拍照來商業用途後,杜太就說:「這樣的話,你隨便影吧,我們在忙,忙完才有空招呼你。」

自顧自地拍照,等杜生稍為忙完後我就開始發問我的問題。剛看到士多前走過一些吃過午飯的中學生,我就問杜生:「其實還多不多中學生這年齡層的人來光顧士多?」

杜生說:「不多,現在生意很難做了,學生都不會喜歡來士多買東西,以前開店時的客人是學生為主,現在我們的客人還是他們,不過他們現在都不是學生,變中年人了。現在的學生喜歡用八達通,他們喜歡『嘟』,我們沒有,他們自然到便利店買。要去弄個八達通系統回來又很麻煩,他們又不知道每個月要夠多少錢才行,太麻煩了,不弄了。」

其實士多會衰微的原因大家都可想而知,隨便在路上抓個人那裡有士多可以買零食反而會被人反問一句「買零食為甚麼不去便利店和超級市場?」,我帶點反問的意思問杜太:「其實對士多最大影響就是超市和便利店吧?他們進貨又比較便宜,賣得又比較便宜。」

杜太就補充:「那當然,以前便利店不盛行,現在不同,便利店和超市成行成市,大家買東西都想到她們,其實她們並不是所有東西都很便宜,只有像一些一箱的包裝飲品會比士多便宜些,而且他們進貨也不是比我們便宜很多,只是他們運貨的費用節省了,士多這種小店鋪的運費一定比較高,他們進貨的量又比較多,回佣自然又比較多。」

我一直誤會這種士多一定是被批發商提高批發價錢影響盈利,但原來也不是一定,但便利店和超市的出現的確令士多的市場位置很尷尬,若論貨品多寡,士多肯定比超市少﹒;論便利性,士多也比便利店差。隨著這種市場情況發展,士多被邊緣化變得無可避免。

我又再問:「其實現在士多是不是只有杜生杜太你們打理?」

「對呀,我們兩人以前沒學識,沒讀過甚麼書,要養小朋友,可以做的就是賣東西,賣東西這種事有手有腳就可以了。我們不用去賺大錢嘛,香港只有一個李嘉誠,人其實知足就可以,又不用去跟別人比較。現在只有我們兩個打理這間士多,其實現在賺不了多少錢,剛好夠糊口而已。」杜太說著。

杜太之後再補充:「這間士多最多只做到我們不做為止,兒子讀完碩士博士,當然也不願意回來接手這間店,他也直接跟我說:『你們兩個要做這間士多就繼續做,但我一定不會回來接手。』,我當然也明白現在的人想甚麼,我們這份工作七天沒休息,賺的又只夠糊口,那會有人喜歡做。不過,我們兩個都習慣了,當然還是會做到不能做為止。」

其實杜太所講的是很多相同士多的心聲,我們心裡都明白,士多總會有日隨時代的洪流逝去。我很敬重杜生和杜太的敬業和樂業,每天都風雨不改到店面工作。以前的人有風骨,不會為了自身利益去把行業傾斜使自己利益最大化,現在卻是講求利益最大化的年代,把一切都拋棄,剩下的只有那成名後虛偽的回饋社會方案。

然後我離開士多,士多旁邊又走過一群學生說要買飲品,他們跟著我走過兩個路口後便走進一間便利店內。

我心裡苦笑了一下,原來這些還存在的士多,誰也不知道她們正要消失了。

 

士多,幾年後還存在嗎?

士多,幾年後還存在嗎?

 

作者:阿冼

阿冼
典型八十後,很愛錢,只是愛拿錢去旅行,去過澳洲工作假期,意猶未盡,希望環遊世界也不想在香港做樓奴。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ripno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1423
Date: 2013-10-11 12:51:56
Generated at: 2019-02-17 08:53:0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0/11/51423/消失的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