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經濟能力為移民限制,等同趕窮人出香港?

(原載於:捷學的哲學

翡翠台《六點半新聞報道》(2013-8-22)-貧窮人口增一萬 社聯倡政府撥款補貼 – YouTube

 

我在前文提到,中港家庭團聚並不一定在香港,也可以在中國。避免誤會,有一點是必須要澄清,我並沒有主張中港家庭只可以在中國團聚,並無封殺中港家庭在香港團聚的可能。我的重點是香港政府必須拿回審批權,並且設限制,以防止過量的內地人移居到港造成香港資源緊迫的現象。所以,問題關鍵還是在於港府如何在審批裡設限。

我在前文亦略微提到,假如香港拿回審批權,該以「經濟能力」和「文化融和」這兩項為港人配偶能否移居至港的主要考慮因素。但在一些左翼眼中,以「經濟能力」作為限制條件,是把窮人趕出香港的做法。

我認為這是言過其實。以經濟能力作為移民條件之一,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要確認移居者能有一定的經濟能力居住於本地,否則會增加本地政府的負擔。二是,如果移居者是有相當的經濟能力或是專才,有助於本地經濟發展。

對於第二點,左翼通常會被批評為吸納較為貧窮國家的人材,變相剝削其他國家發展經濟的機會。而回應者通常會反駁,人向高處流,專才有選擇移民的自由權利,人材流失的問題,應當是當地政府想辦法挽留人材才對。

對於第一點,左翼則會猛烈批評,這是以階級作為一個人能否居住當地的標準,剝削了窮人移居的權利。把這點套入現今香港面臨的處境,則涉及香港政府有無責任付出經濟負擔,去容納香港人的異地配偶。

我傾向港府沒有或者只是具有很少的責任。我們實施福利制度,當中有很多原因,包括消除先天所造成的不平等、令窮人有公平的發展機會、作為本地人曾為社會貢獻的回饋等等。然而,這些原因都是以本地人來規範與分配的,因此均屬於本地人可享的福利,而非外地人。所以,雖然中港家庭的香港成員可享香港的相關福利,但這些福利將不包括仍在居住外地的家庭成員。

當然,我們直覺上都會認為組織家庭或家庭團聚是一種基本權利,不應只因窮富經濟能力的差異使得窮人基本上無機會與配偶團聚在自己住著與心儀的地方。因此,我主張審批過程裡,經濟門檻不可以過高。同時也需要引入「文化融和」的元素,這是因為它能避免造成更多的文化衝突,也有助於減少只為賺錢卻對香港文化毫無認同感的富人入港。與此同時,移民制度裡也可以考慮設置雙戶制或是具條件性兼可逆的移民制度,例如移居香港的配偶必須在某個時間內證明自己和香港有必要的經濟、文化聯系,並且該聯系是對香港有益,否則就取消移民身份。

上述都只屬原則性的分析,志在指出以經濟為審批門檻並不等於趕走香港窮人,至於具體門檻該設多少,如何設定,即需要參考數據、民情、外國政策等作參照。不過我相信上述的設定是符合本土利益。當然,如果我們連審批權也拿不回來,一切討論也只是徒然。

 

作者:楊梓燁

楊梓燁
修讀哲學系,Mensa會員,主要經營部落格《捷學的哲學》,志在推廣思考方法與哲學,以及思考方法的實際應用,包括應用於政治、科學、數學、倫理等各種不同的範疇。詳細版作者介紹: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3/10/33135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1564
Date: 2013-10-12 00:53:12
Generated at: 2020-06-05 21:21:0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0/12/51564/以經濟能力為移民限制,等同趕窮人出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