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醜化還是簡述?
-論中大左翼學會的「溫和排外」簡述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中大左翼學會

 

中大左翼學會刊出了一篇《那些披著羊皮的狼——略談「溫和排外」政客的危險》(下稱《狼》文),文章指出近來毛孟靜與范國威等議員登報要求收回移民審批權,並要求從源頭減人,是歧視新移民云云。

文章一開始便總結近年來中港衝突之際,香港人爆發了很強烈的排外情緒。而此時除了陳雲等所謂「極端右翼」之外,還有范國威和毛孟靜在背後默默擴散這種「排外情緒」,以撈取政治資本。拙文不旨在替毛孟靜和范國威等議員辯護,但《狼》文實在不堪入目,彷彿香港將會上演殺害新移民、街頭暴力打鬥等事件,都是因為范國威和毛孟靜之過,因此有必要指出《狼》文的錯謬。

 

先從標題談起,那文章標題開宗明義寫著「那些披著羊皮的狼」,然後內文談及范國威和毛孟靜等人,說他們是「機會主義者」、「撈取政治資本」,這種標題的著墨實在是醜化了范和毛兩人。這種標題,引伸下去只會令人聯想到:1)范、毛二人是因為可以吸納選票才做出登報行為2)登報要求收回移民審批權就是一種「撈取政治資本」的方法。我想問,為甚麼要求政府改善一些政策就是「撈取政治資本」,那麼社運界經常要求政府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等等遊行示威,又算不算是「撈取政治資本」呢?

《狼》文一開始就說,聲明所指由於新移民太多而造成的人口壓力,是不成立的,因為香港近年來的人口增長率甚低,因此沒可能有「人口壓力」。我要指出,人口增長率低不一定代表沒有人口壓力,一個地方的土地承載力假如差不多飽和的話,持續有人口增長也是可以導致「人口壓力」的。就算香港的人口增長率對比其他國家是很低,但這也不一定沒有人口壓力。就算地產霸權是其中一個主因,也不能忽略移民人口對人口壓力的影響的。他們一方面反對把所有問題歸咎於新移民,然而另一方面他們也把所有問題歸咎於地產霸權,這是否雙重標準呢?而且,一個地方的人口問題,沒可能只有一個主因這麼簡單吧?他們在文中口口聲聲說不要把問題約化,他們豈不是正在做同樣的事?

其次,他們又指這種港人不滿內地人的情緒是一種「排外」的情緒,他們說到兩地因交流而愈來愈多衡突,然而,他們整篇文章談「排外」,卻從來沒談過「排外」出現的情況會怎樣。他們只是將「排外」同等於「指出陸客過量才是主因」。真正的排外是怎樣的呢?是對經已移民到當地的人進行驅逐、惡意中傷、破壞他們的財產甚至攻擊他們。在上個世紀,很多東南亞國家就曾經出現「排華」的活動,他們是「經已」定居了在那裡很多年的人,但受到當地人不斷的攻擊,破壞燒毀他們的財物和店鋪。這樣才是「排外」。但是他們整篇都說香港人在「排外」,卻又沒有說怎樣「排外」,單純把香港人對中國人「不文明」行為、水貨客和雙非孕婦產生的批評上升到「排外」。香港人目前做了的行為,只是登報要求政府從源頭減人,竟也成為了「排外」?如果以這種寬闊的定義來說,說香港人排外實際是誇大其詞了。

再者,《狼》文說「排外論述要再進一步,自然會慢慢指向一些宏觀制度的問題。考察外地情況,通常都是兩種:一是飯碗、二是福利。前者在港並不適用,後者則因為香港本來就沒甚麼福利,而新移民拿的福利就更少所以難以成氣候。排外政治往往都是情緒政治,那麼,排外論述嘗試將矛頭指向香港人最關心的問題——房屋與土地——可謂順理成章。」他們比較的例子一開始就錯了!就算香港的福利不及外國,但絕對吸引中國人來香港的,而且綜緩等等社會保障措施也是很完善的,排除了新移民拿福利實在是不合理的,不然他們為甚麼要爭取來港團聚,而不是香港人回到中國團聚?他們完全忽略了現實中的考量,單純從理論來說,這是不符現況的。而且,登報的聲明沒有要求已經到港的新移民遣返中國吧?他們只是要求香港政府限制新移民來港數目,如果這樣也算是「排外」,那麼世界上所有國家都是「排外」。

他們舉出希臘的例子以說明「排外」的恐怖。但是,希臘的「排外」行為,是因為他們國家經歷嚴重的經濟危機,他們面臨很高的失業率,三餐也不繼。因此,他們的「排外」是基於別國人民會來跟他們競爭職位,所以做出殺人、毆打、破壞等行為。這根本與香港不能同日而語,香港有出現到這些「排外」行為嗎?我想,香港人登報甚至連「排外」也稱不上,只是表達不滿。

另外,整篇文章重點是說香港有很多政客因著一些激進言論,而想從中鼓動香港人「排外」,用以「撈取政治資本」,這些就是「機會主義者」。然而,假如要數「機會主義者」的話,土共、民建聯,甚至民主黨也有很多此等人。為何只要攻擊范、毛二人呢?這是因為這種論述不符合「左翼思想」?那麼跟他們的機會主義有何相干?他們在批評范、毛二人的同時有沒有同時再批評民主黨、民建聯等等?假如他們不是這樣做,這便是雙重標準!

 

結語:

《狼》文全文指出近年香港人對大陸的反抗情緒及行為,例如反水貨客、登報要求取回移民審批權等,指稱為香港人的「排外」行為,更加將議程轉變的議員指為「機會主義者」。他們是明顯不認識甚麼叫「排外」,更加不認識香港現有問題的水深火熱,不知道問題逼在眉截。尤其是談到奶粉、簡體字之爭等等,他們竟然覺得簡體字的入侵是一種文化差異,而不知道簡體字在公共空間下取代繁體字,這不是一種正常的文化交流和外來語入華,而是徹頭徹尾的文化取代,用簡體字和大陸用語全面取代在香港本來的用語;對水貨客問題他們竟然認為對民生的影響不。他們是如此的對民情無知,高高在上地對香港人的不滿視若無睹,不去提出解決方法,反而是一味批評香港人排外,我很懷疑,他們是否有足夠的智慧去做出正確的判斷。

 

作者:Aqua Tsang

寫作是一個人的生命表達。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審計雞 by FAKE 文青
    呢個情境每日都上演,你已經分唔清楚你嘅正職係一個auditor,定係一隻雞…
  • 【真人真事】嗰日,朋友扑咗個黑警… by 都市女子日常
    情侶情到濃時緊係扑嘢啦,點知呀警察叔叔第一次淨係硬到一下,之後都軟過軟雪糕,搞咗好耐,連個套都鬆埋出嚟。…
  • 孟晚舟被定罪,比美國不給香港待遇更中中國要害 by Terence Yun
    大家要清楚明白中共決定將國安法入基本法當中,其風險必然會計算美國這一著,計算之內,意味著中共絕對可以承受到這個傷害,包括香港沒有國際地位,金融生意直線下滑,外資大幅離港等等。但中共可以承受得到,因為今天美國不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美國,中國也不…
  • 陳法拉呢種女人,蘭桂坊無一萬都幾千 by 庵念慈
    陳法拉就是那種中國出生、家裡略有關係二代,去外國走一轉再回流到香港,口裡的普通話和英文都是有難聽的捲舌音,住在美國卻罵美國總統的甚麼不是。…
  • 老蘭嘅初夜 by SAZI
    我記得第一次去蘭桂坊係喺2011年,已經係九年前嘅事。仲好記得第一晚去蘭桂坊時候嘅衣著,藍色書包杏色闊腳褲藍色花紋T裇,總之唔係可以稱為「戰鬥格」嘅裝束,好似白癡咁鑽入威靈頓街間T字頭O字尾嘅酒吧入面,入到去全部都大過當時嘅我至少十年,全部…
  • 「廢青」之煉成 by 金仔
    「係喔,就到六點,你要走啦呵?」。那位妹妹不知天真還是「串」,「係呀,就夠鐘。」朋友無言。到了六點,那個妹妹準時離開會議室。朋友第二天跟她照肺,想知道她每天準時下班會不會有什麽特殊理由,會不會需要上課或家裏有什麽事等等。只見那妹妹很鎮定的回…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1727
Date: 2013-10-14 13:43:46
Generated at: 2020-05-30 03:51:3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0/14/51727/是醜化還是簡述?-論中大左翼學會的「溫和排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