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序投票之政治效果
- 澳洲眾議院二元格局

(原載於:Airport of Sunset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Brenden Ashton)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Brenden Ashton)

 

正所謂「選舉如何、政黨也必如何」,不同的選舉制度、就會孕育出不同的政黨政治。例如香港實際上採用「多議席單票制」(Single non-transferable voting)選立法會,結果由民建聯到民主派皆為求以最後一席「低票」當選而不斷拆隊甚至分裂1,同時也誘使選民費盡心思策略投票2

正值香港熱烘烘地討論普選特首與立法會,久不久就有人引澳洲為例3。誠然,澳洲貴為世界上最早採用「排序法」(Preferential voting)選國會的國家,經過近百年的演變後,其政黨生態基本就是排序法塑造出來,其政治作用頗值得討論。

 

澳洲排序選國會

排序投票,即選民並非投票給個別政黨候選人,而是為所有候選人排優劣。簡單而言,祇有候選人獲得比「當選門檻」4多一票時,才可以當選。

排序法的精髓,在於無法決定當選人時,就得按選民意願分配選票。由於候選人祇需要足夠「門檻」的選票,因此,排序法首先將已當選人的選票扣除門檻後按比例分配入次選候選人之中;此時若有其他候選人分票後就夠票,即可贏得議席。若把當選人的選票分派完後,依然有議席懸空,便將得票最低的候選人逐個篩走、再將其得票派給尚未出局的候選人,直至所有議員產生為止。在單議席的選區,則祇須不斷淘汰最低票候選人即可。

澳洲國會參眾兩院均以排序法選舉議員。眾議院有一百五十個議席,按人口比例劃分一百五十個選區,各自以「單議席排序法」(Instant runoff voting5選出。參議院則有七十六席,六個聯邦州份各有十二名代表、兩個聯邦領地則有兩名,各自分別以「多議席排序法」(Single transferable voting6產生。

 

單議席排序 兩黨更鞏固

採用排序法最大誘因,就是為免一方分裂而令另一方漁人得利-即如二千年中華民國大選民進黨陳水扁僅以 39.3% 得票,擊敗了合共得票 59.9% 的國民黨連戰(23.1%)與前國民黨宋楚瑜(36.8%)。澳洲國會由香港區議會用的「簡單多數制」(First-past-the-post voting)改為排序法的原因,正正如此:澳洲工黨(Australian Labor Party)有力吸納所有左傾選民支持,但保守意識形態掛帥的政黨往往就有兩個7。澳洲聯邦成立頭十年三個政黨勢力相若,但兩個右傾黨互爭既使工黨容易借簡單多數當選、更令早期聯邦政府猶如走馬燈-十年間更換首相七次。

結果求仁得仁,改制後保守陣營不必再怕選舉互相「搶票」而兩敗俱傷。兩個保守政黨那怕立場再接近、不單止無必要合併、更可以借真正選舉而互相競爭、而且又不會令對手偷襲成功。排序法表面上,的確鼓勵了多黨直接競爭。

可是,長年累月的合作,雙方不斷洽談就無可避免地妥協而逐漸趨同,使得這些政黨雖無合併之名卻有一黨之實。即使各自仍獨立運作、甚至個別議題上意見分歧,但大體而言雙方皆可視為一個大政黨下兩個不同「派系」。時到今日,就連兩個右翼大黨-自由黨與國家黨-也多以「聯盟黨」(The Coalition)形象示人。

排序法使得工黨與聯盟黨兩大陣營的對疊形態相當穩定,第三方候選人若缺乏龐大地區支持,難以貿貿然「偷襲」得手:候選人往往因支持率不足以挑戰兩大陣營的候選人,而於早段篩選時提早出局。有幸進入最後決勝局甚至贏得議席,祇要當選者靠依賴大量大黨「兩害取其輕」排序的話,某程度上仍受大黨喜好所掣肘。例如墨爾本選區的綠黨(Australian Greens)議員 Adam Bandt,上屆就受惠於聯盟黨置綠黨先於工黨而「輕鬆」勝出。但今年九月大選聯盟黨反其道而行,綠黨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保住議席。8)

有一說指兩大陣營以外的政黨一樣可以透過「排序建議」影響選民而成「造王者」9,現實中又的確有小黨黨魁以此為據向大黨叫陣10。但「排序建議」最有用之處,乃為一眾「而我不知你是誰」的小黨排序,因此兩大陣營才有機可乘。

反之,兩大陣營政客不是首相部長就是影子閣員、日日見報無人不識,選民自己難免有所喜惡,小黨要藉著「排序建議」影響賽果就殊不容易。如果小黨本身有明顯意識形態,其支持者對兩大陣營取捨就更顯然而見。「排序建議」或者可改變其他小黨的排序,但要使之改投另一大黨就難過登天11。當然,若小黨自己的支持率甚低,就更「我覺得你是零」了。

聯盟黨-藍綠兩色;工黨-紅色

聯邦眾議院歷屆議席分佈
聯盟黨-藍綠兩色;工黨-紅色

 

以簡單多數選下議院的英國加拿大,其國會第三黨12形象相對鮮明;相反,採用排序法的澳洲,眾議院第三勢力可謂微不足道。除了剛從大黨分裂出來的政黨能保住一定眾議席一兩屆以外,絕大部分屆次第三方眾議員一隻手就數完。長期紅藍對峙格局,不單扼殺了第三黨的活動空間,就連聯盟黨內的「小黨」國家黨也因無法開拓城鎮票源而日漸萎縮。

「單議席排序法」原意本讓多黨競爭而不致於兩敗俱傷,到今日卻演變為二元格局的主因,實乃「意外之果」(Unintended consequences)的典範。不知提出參考澳洲的人,有否考慮過這個後果呢?

註:特別鳴謝兩位朋友做「同行評審」

 

  1. 外星人:立法會選舉系列(二):政黨是怎樣競選的?(輔仁媒體,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一日) []
  2. 外星人:立法會選舉系列(三):選民是怎樣投票的?(輔仁媒體,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 []
  3. 湯家驊:政改關鍵在消除中央疑慮(二零一二年七月廿五日) []
  4. 澳洲採用「杜勒數額」(Droop Quota),即門檻為「總議席數目加一」分之一。舉例應選議席為十二,門檻則為 7.69%(十三分之一)、六席則為 14.29%(七分之一);祇選一席時門檻正正就是 50% []
  5. 又稱「排序淘汰制」,參見立法會選舉系列(一):議員是怎樣選出來的? []
  6. 又稱「單票可轉移制」 []
  7. 廿世紀初有貿易保護黨(Protectionist Party)與自由貿易黨(Free Trade Party);今日則為自由黨(Liberal Party)與國家黨(National Party) []
  8. Antony Green: Liberal Preferences and their Impact on Green Prospects in Melbourne (ABC, 14 Aug 2013 []
  9. 假才子:澳洲政界下剋上文化與AV選制(主場新聞,二零一三年九月八日) []
  10. Clive Palmer a new kingmaker in Aussie politics (News Corp, 9 Sep 2013)  []
  11. Antony Green: Does it Matter if the Greens do not Direct Preferences to Labor? (ABC, 07 Nov 2011)   []
  12. 英國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s)及加拿大的新民主黨(New Democratic Party) []

作者:察理

離地冚家剷乙名,以恥笑人類重覆犯錯為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1919
Date: 2013-10-18 14:54:15
Generated at: 2021-06-23 22:18:2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0/18/51919/排序投票之政治效果---澳洲眾議院二元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