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界的世代之爭

(原載於:捷學的哲學

左翼21成員被驅趕下台(黃世澤攝)

左翼21成員被驅趕下台(黃世澤攝)

 

由新移民審批權到hktv集會,社運界牽起一場網絡論戰,看得我胃化不良。戰,其實無問題,好看的筆戰,不但可以令人增廣見聞,也看得人津津樂道,例如昔年沈旭暉與呂大樂的筆戰,就廣闊了我的眼界,自此對社會學的興趣不亞於哲學。

但觀乎現今網上論戰,不要說想從中學嘢,簡直係無眼睇。大多數的言論都是純粹的攻擊,理性討論幾乎失效,雙方攻擊手段也難看得要命,怎叫人不搖頭嘆息?所以,有時社運界也別怪有些人「討厭政治」:「你看,這班講政治理想的人,為了攻擊政敵,私底下還不是那麼骯髒?」

大約在半年前,我寫了一篇文章《公共論述現象 - 定性「左膠」》,嘗試界定「左膠」,目的是確立政治對立的意識形態已經在公共討論空間出現:

據我觀察,「左膠」這圈子包括由字花、雙輝、左翼廿一等群體合成的一個圈子。說他們是同一個圈子,不是指他們擁有完全相同的政治意識形態(例如傾左),因為事實上他們有時的政治立場並不盡同,而且立場「傾左」的人也不一定是「左膠」,左膠也不一定不本土。我說他們是一圈子,是指他們以「敵對意識」為一體聯成的朋黨或聯盟,他們都具有同伴意識,而且在網絡與主流媒體上都具有很大的輿論影響力,這群人經常會在主流媒體上佔有專欄或接受專訪,並互相share對方的文章,即使有時立場不同,也可以保持沉默或以「值得參考」的方式來評論對方。同時,這圈子也有明確批評的對象,例如「左膠」的批評對象就是建制派與自治派,例如黃洋達參選時「左膠」的陣線是可其明顯。當然,這圈子內的人有時會因政治理念不同而有時「分裂」出來,但這情況少之有少。

然後這半年,我就對公共討論愈來愈失望,自稱「犬儒」,決定不談討論政治。但我預料不到,事隔半年,對立的意識形態非旦沒有消除,對立局面更愈演愈「裂」。面對這樣的環境,到底我們現在該做的是先要一方倒下,還是把兩者嘗試融和?後者有無可能現實?這是很多關心社運的群眾都關心的問題。

在此,林非提出了他對今次「左/右膠」爭論的看法,認為「左膠右膠」實際上只是黨同伐異的藉口,同時實際上今天的攻擊,是「社運老手」與「鍵盤戰士」之爭(編按:林生原文在文末附錄)。這種看法,與我半年前提到「『左膠』只是名字,概括地指涉上述那班具有同伴意識形態的那一堆人,不喜歡的其實改為前膠、右膠、後膠,甚至不叫『左膠』都無問題…定性『左膠』只為了確立政治對立的現象」的看法不謀而合,而且更推進了一步,尤其是「社運老手」這個概念。

其實,今次hktv集會最令人不滿的是「民間開放電視行動」的行動策略。依據可靠消息,「民動」作出這樣的行動策略,背後的軍師就是社運經驗豐富的「左膠」,也就是林非所說的「社運老手」──這些以前是「80後反特權青年」、「反高鐵80後」,都變成了經驗老到的社運老手,但他們的社運模式近來卻愈來愈不受很多人支持,不但是新參與本土主義運動的人不滿,連以前一些「戰友」亦開始分道揚鑣。這不禁令我想到「世代之爭」。

當年呂大樂撰文批評反高鐵80後的抗爭模式,引來了沈旭暉的批評想法過時。如今這群以前抗爭手法被視為很in的80後,經過失敗或是所謂階段性勝利也好,已被今日不少新參與社運的人嫌他們的方法很out。

據我觀察,這群「社運老手」一直進行的社運模式是:先介入一個議題舉行遊行或集會,然後盡量爭取曝光,號召與吸納群眾,在這個過程中,即盡量以「擴大議題」為目標的論述作理性說服、以快樂抗爭例如合唱歌作感性感召,嘗試營造大家都是同路人的氣氛,既使運動失敗也好,也無可厚非,畢竟人們面對的是權力和資本都巨大的政府或商家,所以重要的是把運動延續,延續的方法就是在今次感召到的「新人」令他們下次再上街,因此,在他們眼中,確實每次運動都係階段性勝利,因為他們的目標在於希望終有一日聚合到大部分的群眾,形成具大的公民力量。

這種模式已是恆固不變,亦被不少人嘲笑為「持續社運」。到底這種模式錯在哪?我認為是錯在它本身實在太過既定生硬。這種模式如果是首一、兩次運動執行,帶有鼓勵性,是有成效。但用多了,參與的群眾就開始想不通,到底要等那天具大的公民力量等到幾時?為什麼每次運動的目標好像不能實現,這班人也沒什麼所謂似的?

不過,他們也不是沒有作「反省」,例如今次hktv行動就想搞搞新意思,決定「佔中試演」,舉行現場商討,但其實這次試演的骨子裡也脫離不了既定模式:把議題發大、曝光、號召與吸納群眾,不過今次想吸納的對象,是願意參加佔中的人,說穿了,這種模式仍舊忽略了今次事件的主要目標和獨特性,目標總是美好但遙不可及的將來。

但在現今本土意識崛起與中港矛盾的張力下,香港人已愈來愈感到生活上的壓迫感,已無力在等到那一天。既使真的中國一天沒有民主,香港也難以有真正的民主、公義,香港人亦等得不耐煩了,如同有賊人走入家中,不得不立即出手一樣,人們渴求的是放在眼中的問題能在短期內解決,而非關心如何拉大戰線才能解決那些所謂「根本性的問題」,這就像要阻止多次校園偷竊,最好是設locker,而不是探討如何摒除人性醜陋的一面──當然,不是不需要長期策略,但把長期策略當短期策略來用,就只會失敗。而且他們面對批評的態度,實在令人嗅到老屎忽政客的味道。

不過,我相信經過今次hktv一伇後,他們會再反省自己的策略的,企圖在下次捲土重來時重新吸納群眾支持。但這幾天的網上論戰,落入公眾的眼中,別說要實行什麼「道德感召」,唔嚇親人都已令人偷笑,大家似乎都忘記很多人都一直在盯著我們的言行。究竟我們是要希望群眾覺醒上街爭取公義,還是號召群眾跟隨自己?this is the question,且是雙方都需要認真自省的question。

或許,紛爭已經太多,積怨已經太深,兩者無法再合作,就像不少人討厭民主黨一樣:欠下的前債未清,後的又來,社運界已沒有不分裂的本錢,再呼籲「停止內鬥」也只是廉價口號。剩下的,只有群眾的選擇,到底是支持哪一方,甚或兩邊都不支持;甚或另謀新路,畢竟社運不是政黨,要走「第三條路」,總比較容易。

 

作者:楊梓燁

楊梓燁
修讀哲學系,Mensa會員,主要經營部落格《捷學的哲學》,志在推廣思考方法與哲學,以及思考方法的實際應用,包括應用於政治、科學、數學、倫理等各種不同的範疇。詳細版作者介紹: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3/10/33135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2816
Date: 2013-10-25 00:37:44
Generated at: 2020-06-01 23:52:0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0/25/52816/社運界的世代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