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視,沒那麼簡單

如果有一日,香港有真普選之外,仲有平等既話,我應該會愛死佢,染左六色彩虹既匯豐總行好靚,唔知有冇一日,維港兩岸既大廈全部變晒彩虹閃燈? Louis Lee 攝

如果有一日,香港有真普選之外,仲有平等既話,我應該會愛死佢,染左六色彩虹既匯豐總行好靚,唔知有冇一日,維港兩岸既大廈全部變晒彩虹閃燈? Louis Lee 攝

 

批評就能以言入罪?

有人早已屢見不鮮一而再,再而三的指他們所作的只是單純的批評,而不是歧視。其實看過最經典的莫過於有人指指「社會上有人基於其本身的價值、道德、倫理觀念(或宗教信仰)不認同同性戀亦會受到反歧視法的規管,並指有關做法將會影響影響言論自由。

諸如此的理由,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因為這種說法完全沒有瞭解過到底法例是如何的。(註:戴耀廷教授2005年的文章其實亦已反駁過有關說法(見附錄一))。

在香港首宗涉及中傷而成立的民事訴訟DCEO 1/2011 一案中,His Honour Judge POON在第21段(見附錄一)就為歧視言論所訂下完整的標準,其中包括:「(2) 若只是傳達仇恨,或表達嚴重的鄙視或強烈的嘲諷,是不會違反條例第46條的。被投訴的行為應該不只是表達意見,而是要對激起仇恨、嚴重的鄙視或強烈的嘲諷起積極作用的…」(見附錄二)

故此,如果一個人因為其基於本身的價值、道德、倫理觀念或宗教信仰所作出的批評會激起仇恨、嚴重的鄙視或強烈的嘲諷時;我相信這個人本身的價值、道德、倫理觀念或宗教信仰都很值得商榷。起碼,我看不到有任何正常的人在正常的情況下會因為單純的批評而會達到這個標準卻不自知。

 

言論自由的擋箭牌?

除了上述提及批評會受規管外,很多反對的人士亦經常指歧視條例將會影響言論自由,不單藉此作為歧視的擋箭牌,甚至反陷性傾向歧視條例。但筆者必須一再強調,受到影響(或有人會聲稱為「剝奪」)的行為、言論等並不在言論自由的保障範疇。

舉個很極端的例子,每個人都有其人身自由,但這種人身自由在面對「謀殺罪」的時候卻不能用作抗辯理由,原因很簡單,因為你的人身自由絕非無限大,並不足以保障或支持你去謀殺別人。同理,你的言論自由 (或任何其他自由)皆不足以支持你去歧視他人;換句話說,那些涉及歧視的言論、行為根本不受言論、

人身、良心等自由去保障,又談何剝奪?

 

小結

其實法庭為歧視條例關於言論方面所訂下的標準無疑是很清晰並此嚴格的,因為只有超出了言論自己保障範圍而涉及歧視的言論才會激起仇恨、嚴重的鄙夷或強烈的嘲諷,而單純批評的言論根本達不到這個效果。

更重要的是,法庭同時指出:「在考慮責任問題時,原告人和其他看到橫額的人的感受是沒有相關性的」(DCEO 1/2011 § 21),而是根據Reasonable Man Standard去作出審核。

 

性傾向歧視條例只擁抱同性戀者並造成逆向歧視?

這更是一個很普遍香港人都會有的誤解,這不單單是針對性傾向歧視條例,更針對了其他歧視條例。首先,性傾向視條例並此同性戀歧視條例,意指任何性傾向人士皆受到保護,不論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例如男性、華人其實亦可引用性別、種族歧視條例去挑戰他們所受到的歧視。英國就曾有案例,異性戀者因為受到同性戀上司的不合理待遇而成功控告僱主性傾向歧視條例。

除此之外,以香港的反歧視法,逆向歧視也是一種違反法例的歧視行為。 以當初升中派位男女分隊制為例,所沿用的理由就是「是因為有科學研究顯示男女的發展及學習上存在差異,為照顧此等差異,政府便實施男女分開派位,讓某一性別的學生升學機會不會因發展的差異而佔優或失去優勢,亦確保每間男女校的男女生人數均等」,亦即是變相的平權法案,為在升中時普遍能力較差的男生提供優惠,令他們得以獲得與女生「對等」(註:非平等)的入學機會。但有關政策受到平機會的挑戰,指屬於性別歧視,在女學生成績更優秀的情況下,卻因為性別的原因而選擇成功較弱的男生,導致女學生入學權受到不合理限制,遂入稟申請司法覆核;高等法院最終裁定有關做法違反性別歧視條例,指教育局無視女學生的個人權利,導致他們在升中時受到不合理待遇。 換句話說,在目前的反歧視機制下,任何為了優待受保護群體的政策或措施,都是一種違反了歧視條例的做法。故此,任何會導致到所謂的逆向歧視的行為,本身就違反了歧視條例。

 

結語

我們尊重任何人表達其思想、言論的權利,也很明白社會是多元的,總會有各種的聲音;但我們希望這些聲音與表達權利是建基於足夠的瞭解與依據,而不是在完全不瞭解的情況下就發表錯誤的言論。這不單無助於整個討論,甚至會造成不適當的影響,就有如很多師奶受無線影響,經常認為在法庭上可以胡亂審案、隨時可以主觀審案甚至由律師司委任法官

筆者Silver Wong 為Legal Executive;Edward Wong 為香港大學博士生,主要研究比較人權法及比較公法。

 

附錄一:

這問題在「不認同同性戀的人提出同性戀是不道德的言論會受到懲罰」這論據上就更明顯了。若立論的事實根據出了錯的話,那整個論據就會崩潰。即使引用現在已 有的反歧視法中的中傷條款,只有當一個人因另一人的性傾向而藉公開活動煽動對該人的仇恨、嚴重的鄙視或強烈的嘲諷,那才算是違法。若所作出的行為包括威脅 對該人的身體或其處所或財產加以損害;或煽動其他人威脅對該人的身體或其處所或財產加以損害,那才會有刑責。單純只是提出「同性戀是不道德」的言論是不會 觸犯反性傾向歧視法的。同樣地反性傾向歧視法在適用至學校時,也只會規定學校在收納學生、給予學生獲得或享用學校提供的利益、設施或服務和懲罰及開除學生 時,不能因學生的性傾向而有較差的對待。

(參考: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29255&Pid=6&Version=0&Cid=480&Charset=big5_hkscs

 

附錄二:DCEO 1/2011 § 21

21. 該些原則可以歸納如下:

煽動

(1) “煽動” 一詞應取其一般意思,即“敦促,鼓勵,挑起,推動,促使,或激起” 一些行動;

(2) 若只是傳達仇恨,或表達嚴重的鄙視或強烈的嘲諷,是不會違反條例第46條的。被投訴的行為應該不只是表達意見,而是要對激起仇恨、嚴重的鄙視或強烈的嘲諷起積極作用的;

(3) 法庭會考慮一個“普通合理的人” 會否認為該行為煽動起他對殘疾人士的仇恨、嚴重的鄙視或強烈的嘲諷;

(4) 此“普通合理的人” 的概念 ,是參考自誹謗案件中類似的概念—他可以代表社會中不少受尊重的人,他有著一般的智慧,既不是性格反常的,也不會是懷

疑心強,或者熱衷於醜聞的。他不會對 批評他的種族、宗教或文化的說話過度敏感,也不會對有煽動傾向的行為視若無睹。他不是在象牙塔內,但會根據他的常識和經驗仔細理解有關行為;

(5) 法庭會以客觀的角度考慮一項行為是否構成“煽動” 。因此被告人的意圖,或有沒有人實際上被煽動,是無關重要的;

(6) 如果被告人被投訴的公開活動是公開發佈一些陳述,法庭會考慮該些陳述的內容、風格及前文後理(包括社會及歷史背景),來決定有關的陳述會否構成煽動,而不是只考慮個別字眼;

(7) 在考慮責任問題時,原告人和其他看到橫額的人的感受是沒有相關性的。

仇恨、嚴重的鄙視或強烈的嘲諷

(8) 條例第46條的立法原意在於涵蓋一些比較嚴重的中傷行為;

(9) “仇恨” 、“鄙視” 和“嘲諷” 這些詞語應取其一般的字面意思;

(10) “仇恨” 是指強烈的反感,敵意或對某人或某事的強烈厭惡的感覺;

(11) “嚴重的” 是指重要的、有分量的意思。“鄙視” 是指一個人覺得某人或某事毫無價值和無關重要,有卑鄙、藐視或看不起的意思;

(12) “強烈的” 是有嚴厲、苛刻、或極端的意思。“嘲諷” 是指受到嘲笑或嘲弄、取笑,或以文字或行動旨在促使對一個人或一件事物作出輕蔑的嘲笑。“強烈的嘲笑” 是指苛刻或極端的嘲弄或嘲笑。

 

作者:Edward Wong

香港大學法學院博士生,主要主要研究比較人權法及比較公法。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2846
Date: 2013-10-25 13:08:48
Generated at: 2020-10-30 09:40:0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0/25/52846/歧視,沒那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