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邊撚度左啊,睼過?

現任學聯副秘書長(下省略)何潔泓 “Willis Ho”,在《主場新聞》發表了一篇名為《如果要把左翼打落地獄,我也奉陪》的文章。劈頭第一句,就是「我不是左翼廿一成員,但面對今次的瘋狂抹黑……」

抹黑這個詞,是近年香港政界和社運圈用得最濫的一個詞,原因就是只要你有質疑,他答不出,就會反指摘你抹黑。10月20日的撐發牌集會,不如網民如何抽絲剝繭找出一個個疑點,但凡牽涉左翼廿一、民主黨、民陣、社會主義行動等,不管相關組織和人,一概不正面回應,只是東拉西扯企圖轉移視線。其實身家清白,又怎怕別人質問。問陳璟茵和區諾軒為甚麼單據沒上下款和蓋印,出示單據正本不就證明自己沒有私相授受了嗎?這樣簡單也做不到,還學甚麼人說道德。

現在陳區二人龜縮潛水,又輪到一班自稱「當晚沒去集會」、「沒有參與民間電視開放行動(下稱行動)」的人輪流出來護短。沒用的,他們一日不公開支出單據、當面對質,那些確確實實的指控,諸如欺騙民眾支持、私自籌募款、為何民間電台只有三個籌款箱,就得近八萬完,你這邊「行動」當晚就有至少十個箱,卻只有4000多元?為何民主黨背景的區議員,要不避嫌地找同黨的何仁俊屬下的律師來監察點算捐款?這位律師有無向「行動」收費;HKTV職工會拒收的款項,是誰決定捐去樂施會;誰是「行動」的成員;等等。是不行的。對於你們這些左翼份子來說就這樣難回答,以至避而不答嗎?蒙著眼捂著耳反指是抹黑,怎服眾啊。結果表面不關事的,就好似很清白一樣,撲出來用左翼做擋箭牌,幫忙處理傷口。你有資格代表他們回答一切疑問嗎?別因為「合作差不多一年」就以為知道得很深入,除非你知情,可以提出證據還他們清白。否則就到一邊涼快去。

 

消失的錢箱1

 

連同「意見箱」在內,有四個「籌款箱」

 

消失的錢箱2

 

揭開「民間電視開放行動」的偽裝,打出極似HKTV的Logo。在「萬人齊撐」專頁中,第一篇聲明就提到「有義工眼見『行動』籌款箱快滿……設立新的籌款箱。

 

說話前後矛盾

 

當晚有參與者目數「民間電視開放行動」約有十一個籌款箱,圖片所見的至少四個,加上他們自稱有義工私自設新箱,至少是四個以上。

這種出動女性去減弱批評聲音的手段,是左翼最喜歡用的技倆。「私募」出事了,就裝可憐,自恃女人裝作弱勢,扮受害者。陳璟茵接受《Face Magazine》(黎志英壹傳集團)訪問時自稱是「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行動」的網上專頁)的版主,不過不單對私募有關的種種指控隻字不提,還對記者說因為這次事件而被人恐嚇輪姦,矛頭就直指另一個嫩模特兒Charmmy Choi。將她揶揄自己要是等錢用不必去騙,可以代為介紹去日本拍素人AV的言論,似是而非地扭曲成「恐嚇」和「輪姦」,再一次企圖為越描越黑的私募事件轉移傷口。要是收到恐嚇電話,建議陳璟茵立即執警,要警察查個一清二楚。但事情一件歸一件,妳涉嫌非法籌款一事,是怎撇也撇不清的,死心吧。

 

face訪問

 

左翼廿一的陳璟茵,自認是「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Facebook專頁的負責人。

所以大家要看清這種社運人的虛偽,他們對付異見仍然會不擇手段,卯足全力的。在私募事件謾罵左翼廿一和陳璟茵的人何其多,偏偏他們挑選的攻擊目標就是平日所袒護的弱勢 — 女性。很可能Charmmy Choi是舉香港旗的香港人,不是大陸人才會如此。本來政治鬥爭就是如此,雙重標準也不要緊,但請老實一點承認自己並非自詡那麼有道德好不好?

 

仆街黃永志

 

身為左翼廿一的成員,很不包容,不斷對外「散佈仇恨的種子」。

緊接著葉寶琳發炮,將Charmmy Choi的發文進一步放大,狠批她「散佈仇恨的種子」,假設這會促成因政治而被輪姦的犯罪,危言聳聽。明明你們這班人是這樣好戰。偏偏平日又喜事事包容,就竟然容不下一個女人的戲言?抑或平日掛著平等大愛的口號,撐同志和性工作者,但心底裡是看賤視AV女優。這班偽左翼最卑鄙的,是企圖利用香港人的保守來達成自己散佈仇恨之目的和中港融合計劃。不過都是那句,其實現在的一切都是想為陳璟茵和區諾軒、左翼廿一和民主黨的所作所為轉移視線罷。

 

賣弄完女性軟功,然後訴說自己的往績,甚麼全民退保、碼頭工運,總之自己參過一腳的都當成抵銷罪過的功勞,為恐不夠力,連嚴敏華的事蹟也要拿來為叨光,真是共產。本來社會運動就充滿困難,不成功也沒所謂,但屢戰屢敗,非戰之罪猶自可?可是這些左翼份子失敗,大家知道原因嗎?正是因為他們都是不誠實。何潔泓在文中形容這些白忙的左翼同仁為:「簡直是蠢,因為他們不看成效,只堅守原則。」我必須指出,你們的失敗正正是因為你們沒有原則。

1.口號叫得再激昂漂亮,都沒有用,因為例如甚麼「反抗到底」,到最後就會變成「階段性勝利」,收貨來自我陶醉,從不檢討,只懂卸責。

2. 凡出事,每個人指稱該人與自己的黨或組織無關,有功就打出自己的旗號,有禍就是以個人身份參與。為求保全組織,斬斷關係心狠手辣。一個人加入某組織,參與運動,尤其是主辦者,他就背負了該組織的政治主張,除非參加之前退出組織或退黨。所以有這番言論,更顯這出班人根本無政治常識、不講運動倫理,組織道義欠奉、承責勇氣從缺。

3.漠視批評言論,即使合理。也將所有批評者打成「右膠」和「鍵盤戰士」。可是卻在尋求大眾理解和支持,不能接受半點批評。只要不認同你們的,就可以無視。

4.輸打贏要。碼頭工運那次,有網民提出工人可以癱瘓中環,支持聲音極高。但這班滲透了工人工會的左翼社運人,就說是尊重工人才是運動主體,結果罷工曠日持久,工人得不嘗失,還開始被資方算帳,你這班人還敢拿出來說是勝利,真是無恥。現在HKTV職工員才是運動主體,你們奪取領導權失敗,就辯稱所有香港市民都是這場運動的利益相關者,所以這場集會,大家有份。批評HKTV職工會有政治潔癖,去政治化。可是人家將你這幫社運人併除在外之後,將集會辦得聲勢浩大。這些左翼打手的文章及言論,有陣臭得要死的窮酸味。

5.自稱左翼、但其實被陳雲言中只是小資產階級。葵青碼頭工運那一次,何潔泓到場支持,不過身穿了一件GAP的衛衣,拍了很多照片上傳Facebook。大家請注意,GAP是美國西岸碼頭封港事件中,其中一家打擊工運的主力公司。穿著GAP去撐碼頭工運反資本主義和李嘉誠,很幽默,也正如網民所說,像愛港人穿著英超球衣去反英國、大陸人拿Canon相機去反日一樣。

 

反日用Canon

反英著英超

 

翻舊帳的同時,令我回憶起香港當時嚮應美國佔領華爾街,反對財金霸權的佔領中環。佔領團體極多,議題雖然分散,但很多的訴求也是有的放矢,例如有組織倡議取消強積金、雷曼事件的受害人就控訴銀行業的不良銷售風氣。不過這班左翼社運人,就拉著一大幅紅色橫額去反對資本主義了,然而,這些來自不同團體的泛左翼人士,電話用iPhone、手提電腦用Mac book,流動上網“3”和PCCW等。吃的是麥當奴、去七十一買啤酒。為此我曾經跟某人爭吵。他反駁別那麼不切實際,他們不是神仙,難道要佢地去耕田種米來吃?

這套說辭,何潔泓也可以照搬來用。當時三月氣溫很冷,為了禦寒,要保暖身子才能去反資本主義撐工運嘛,這是利用資本主義來打擊資本主義,很左的。你識條春咩。

 

Gap1

Gap2

Gap3

 

這就是享受浸潤在資本主義生活中,高調反資本主義的自稱左翼。

所以在香港,我唯一尊敬的左翼就是龐一鳴先生,他反財團、反壟斷、身體力行和言行合一,雖然難做到所有東西都不用財團出產,但至少盡力做而且老實,又不會打著左翼的紅旗招搖過市。

再一次重申,民網對私募事件的強烈反彈,並單純因為左翼思想,請不要因為你們自稱左翼就將一切批評誤導為「針對左翼,要將左翼打入地獄」。其實一直針對的,只是你這些掛著「左翼」招牌招搖撞騙的小資階級社運人。

 

作者:葉政淳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3084
Date: 2013-10-28 17:31:22
Generated at: 2019-02-17 08:56:0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0/28/53084/左!邊撚度左啊,睼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