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行者】奔放

奔放 (深夜行者)

 

我是個城市人,縱然我常常想像自己是嚮往綠色大地的生活,這個事實我大慨也不得不承認了。我怕蚊、我怕沒有坐廁的露營、連大熱沒有空調的室外,我也怕。作為城市人,我從沒有想像我可以奔放地在洗手間以外小解,再急,我還是會忍著。或者退一步說,在洗手間以外,我根本再急也尿不出來。

對於一個被城市規範完美社教化的城市人,野外小解是多麼奔放的一件事。

大慨這是我生平親眼看到的最奔放的一個情景:

這夜凌晨有班年青人約了我到他們聚集的地方談心,地點是公共屋村旁的一條廢棄河邊。正當我們談得興興高采烈之際,六位男孩子在沒有任何先兆下突然轉身,脫下褲子向著河邊小解。他們沒有任何的不自然,甚至連他們同行的女孩子都認為沒有任何問題,繼續他們的對話,彷彿就如正常不過的事情;只有被城市規範完美社教化的我覺得驚奇。

不要誤會,我寫出這個情景不是為了突顯這群小朋友的不文明。相反,如果從他們的生活環境出發,他們的奔放實在是自然不過的事情。

因為他們所居住的屋村,只有一個公廁。而這個公廁在晚上十一時後,就會被領匯以鐵鍊鎖住,所以在這個屋村晚上十一時至早上六時,要去個方便,要不用十五分鐘到隔離屋村;要不就地解決。所以在村住得耐的女孩子,雖不會在河邊小解,但有需要時都是找個隱蔽一點的地方解決。

 

其實我實在無法想像一條在2006開始落成(2013年4月才完成最後一座),有8座,共約6,700個單位的公共屋村中只有一個公廁,還要是夜晚不開放的公廁。比起旁邊在80年代初落成的公共屋村更不人性化(有兩個公廁,24小時開放)。

除了開放時間,小朋友的奔放還有一個致命原因:就是此屋村的公廁實在太不衛生。因為平常工作要在下午五時至晚上八時的時間進行到此屋村家訪,不時都需要使用到此屋村的公廁。而論衛生情況,這一間必定是我生平去過最惡劣的商場廁所。無論任何時間,這個廁所都是惡臭無比,還一定有大量飛行昆蟲陪伴著你方便。短短三數十秒的小解,往往需要十分鐘的掙扎才鼓起勇氣進內挑戰。

其實,作為在公共屋村長大的男生,我至小已經習慣去形形式式的公廁,但此屋村公廁的情況,實在超越了我的忍受程度。坦白說,如果不是在工作時間又或是受城市規範內化,我早已和屋村的年青人一樣奔放。

因為比起這個洗手間,野外小解實在衛生得多。

 

作者:菠蘿

廢社工一名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3178
Date: 2013-10-29 13:31:36
Generated at: 2021-10-21 00:33:2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0/29/53178/【深夜行者】奔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