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政治競爭,破「左/右膠」僵局

(原載於:捷學的哲學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hoyasmeg)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hoyasmeg)

 

要了解今次所謂的「左/右膠」之爭,必須要搞清楚一件事,所謂「左/右」之名根本是偽議題,紛爭無關傳統的左右理念,也正正因為它無關於傳統左右的政治鬥爭,才會演變成今日雙方使用極端手段來抹黑對方。

在今次爭論之中,原則上可分為「泛民(政黨與相關組織)」與「社運界」兩個陣地。不過實際上現今活躍於社運界的人士大部分均有泛民政黨背景,他們在組織與參與社運時所使用的理念及手段,與他們背後的從屬團體的理念以及所提倡的抗爭方式都是一樣的,因此今次之爭可被視為「泛民分裂」的延續體。

問題就在「泛民分裂」這個概念。一直以來,我們對泛民的想像都是建基於「反共」這個共同目標:為了反共,因此泛民的不同政黨、組織都可以將自己的利益與特殊性擱置在一旁,只要以「民主、自由、平等」等普世價值作為根基,總能在不同的政治議題上找到共識。一直以來,這種想法植根於泛民支持者,促使他們在公共討論上理性地相互對話,盡量尋找可能的共識。既使到了現在,不少人心目中仍然希望泛民可以重新團結起來,可見這種想法根深柢固。

但我們都忘記了政治的本質是鬥爭,尤其是在民主制度裡,理性只是雙方溝通之所以可能的前提,然而真正的民主政治是政黨組織通過競爭獲得大部分市民的支持而獲勝,因此,一味強調共同目標與尋找共識反而掩蓋了泛民內部潛在的利益衝突與理念矛盾。沒錯,共識是必要,但分歧隨之而來,以普世價值作為尋找共識的基礎,卻忘記了普世價值的具體內容原本就來自於人們如何去詮釋與實現。因此當「社運界的泛民」在本土議題中的衝突明顯浮現,「左膠」企圖以普世價值作為解決爭議的理論基礎時,雙方的分歧不但沒有得以解決,反而引發龐大的詮釋爭議。

其實,泛民「分裂」是正常不過之事,泛民內部本身就存在著巨大的利益衝突:立法會競選中互相爭奪所謂的「關鍵少數」席位。本來這個衝突可以通過一些共同理念而暫緩,但2010年五區公投民主黨決定不參與,加上後來與中聯辦密議政改方案,政治理念的差異性巨大,根本就不能再求同存異。不過不能求同存異也沒多少問題,畢竟民主政治的特質不是要各個團體以純粹理性的溝通方式來建立政治共識與完美和諧的社會,而是由不同政黨與組織在民主過程上產生相互競爭,在這競爭之中,彼此通過激烈的論辯、抗爭等具體形式的實踐中,形成豐富的論述,以及權力與利益之平衝,這也是傳統左右派互相批判時所引發的良好化學作用。因此,分裂所形成的政治競爭其實更有益於民主派的多元發展。

但近來社運界的鬥爭模式卻不屬政治的,而是「民主」定義爭奪權所引發的倫理之爭。正如上述所言,民主政治是一種競爭關係,從政治的角度來界定「對手」,是把對手視為可以在民主過程中同時保留「敵意」與「容忍」的競爭對手。但現今社運界的鬥爭卻以另一種模式來運行:雙方都把對方看成是非民主派的敵人。「左膠」認為「右膠」不尊重人權、歧視大陸人、排斥新移民,是法西斯主義;「右膠」認為「左膠」是共諜、無視香港人的利益。雙方已經不是在民意上以政治理念擊敗政治競敵,而是要「消滅」對面那些不道德、不能代表民主的傢伙。在這情況下,連容忍也變得不可能實現,因此才會出現陳雲說要消滅左膠,左膠說要打倒陳雲之局面,以朋黨姿態互相討伐,有益的論述變得愈來愈少。

政治就是鬥爭,要把今日紛亂的公共討論回歸到「正常水平」,我們不能期望雙方再次理性地坐在一起慢慢尋求共識,強行無視雙方的利益衝突與理念矛盾。我們需要的是出現新的政治競爭者,這個競爭者的任務是重構香港現今實際面臨的權力與利益衝突的論述,才能把戰場由倫理、聲譽上的抹黑拉回到民主政治競爭之中。

 

作者:楊梓燁

楊梓燁
修讀哲學系,Mensa會員,主要經營部落格《捷學的哲學》,志在推廣思考方法與哲學,以及思考方法的實際應用,包括應用於政治、科學、數學、倫理等各種不同的範疇。詳細版作者介紹: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3/10/33135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3298
Date: 2013-10-30 14:30:13
Generated at: 2020-06-04 06:01:0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0/30/53298/回歸政治競爭,破「左/右膠」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