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作嘔的《Imagine》

(原載於:無待堂

中國派議員旗幟鮮明反對「港人優先」原則,長毛也講了兩三分鐘,他的話很清晰:港人優先是「歧視」,最後還點了一首John Lennon的《Imagine》給毛孟靜范國威,著其細味歌詞云云。《Imagine》講甚麼呢?沒有宗教、沒有國家,世界大同,意境高遠,因而傳頌多年。但這只是一種理想和方向,聽完John Lennon之後,你老家的大門還是會關上、你的老婆還是不會跟人家共享、每個國家的國界還是有移民局和出入境部門把守,是不是?

 

 

中國派的聯署,其實是視「家庭團聚」為神聖不可侵犯,將它放在現實政治考慮的最優先。香港的本地人、房屋運輸承載力、文化不相容等等,甚至已經來港居住的新移民的福祉,都要讓路給「家庭團聚」這個指導原則,這是多麼偏離常識的意識形態。香港還存在嗎?還是成了世界大同的實驗場?

 

 

長毛拿出《Imagine》這首歌,老實說是讓我作嘔的。這個左派社運家今日遙身一變,成為一個極左狂信徒,拿著《Imagine》強迫香港人犧牲自己來成全他們無限制、國際主義式的「家庭團聚」教條。不肯割肉餵鷹,就是歧視,要回去面牆思過。伊斯蘭大軍一手拿刀、一手拿《可蘭經》要你歸信,大概也就是如此情況。

長毛仍然住他的公屋,但我不會叫他將公屋開放給「家庭團聚」的新移民。然而,既然他自己都做不到割肉餵鷹,又有甚麼資格叫香港人犧牲自己已經低無可低的生活質素去接收更多人口?

最後長毛說,香港搞成這樣,不是因為大陸人,而是因為「大陸資本」。長毛和很多左膠一樣,總會將現象本身升級到一些不可觸摸的抽象分析。例如左翼廿一有人說,自由行惡客在街上大便,是源於背後的「農民文化」;至於長毛的資本論,則是廉價省事的分析工具,根本無法對治香港當下的問題。香港被迫不斷輸入移民,是資本的問題嗎?自由行只有資金南下嗎?除了上市公司股票金融市場那一筆,沒有人帶著,資金怎麼落地?怎麼改變香港的商業環境,令到滿街都是藥房和莎莎?物理空間越來越擠,又是資本問題嗎?

明明就是人的問題,但長毛那種意識形態的人卻永遠不會承認。既然不是人的問題,那麼社民連為甚麼要對胡錦濤示威?因為胡錦濤也只是一個人,暴政是出於中共全體,不要怪罪一個人呀。

零八年我第一次投票,投了長毛。那時的香港還是挺浪漫的,講的也只是反共與否、激進與否。現在形勢不同了。一個人不能服侍兩個主。當日聯署的議員,包括長毛,選擇服侍未來的新香港人,他們已不再站在我們這一邊。

作為一個香港人,看得清楚,跟他們因為理解而分手,不值得傷怒。分道揚鏢,不埋葬那個曾經浪漫和不切實際的香港和自己,不能重生。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3556
Date: 2013-11-02 18:11:28
Generated at: 2020-06-05 21:57:3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1/02/53556/令人作嘔的《imag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