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右妄想

(原載於:無待堂

李怡說左膠受到大一統國族的意識形態所桎梏,其實已經十分客氣。可惜這些自詡左傾的社運菁英可能見近日風聲漸和,於是尾巴的毛又竪起來,回復那指點江山語無倫次的舊樣。

陳景輝的反駁或者評論,還是一貫的語意含糊、脫離現實。李怡說香港其實沒有「右」,陳景輝則說香港不只有「右」,更有「極右」,嚇死人。「左膠」為一國犧牲本土利益,可謂鐵證如山。孔令瑜等人念茲在茲家庭團聚,為此可以不顧本地承載力,可以犧牲本地人(包括新移民)的福祉。毛孟靜范國威的本土優先聲明是包括小數族裔、非中國血統香港人的共融願景,而孔令瑜等人的聲明與毛范可謂相近,獨是沒有小數族群那一筆只顧黃皮膚黑眼睛「中國人」在香港拿多少權利,怎麼不是受一國的意識形態所支配?

於是龍門飄移。原來那些是「本土左派」,他們也支持拿回審批權呀之類之類。那是怎樣的支持?周澄的語無倫次就是這種所謂本土左派的經典示範:

「我當然支持港府要有審批權,但問題是,假如明天我們真的有了審批權,會用甚麼準則來審批南下人口,才是重點。如果仍然是有錢有關係就批,真正家庭團聚的個案卻苦等無期,那我看不出有了審批權跟沒有審批權有何特別大的現實分別。」

一種Erich Fromm式的逃避自由,隱含一種害怕真正獲得權力所帶來的責任。對他們來說,其實一切都被權力和資本所染指,是否拿回審批權、是否自治,都沒有甚麼「現實分別」。最後還是由大陸審批,免煩。

 

1238735_392215704234752_1460941311_n

北區水貨客關注組(North District Parallel Imports Concern Group) 圖片

 

陳景輝說:「本土左翼將敵人鎖定於專政者和一切有權勢者。」所以大陸人搶奶粉的時候,他們出來叫人餵人奶?走私大軍擾民,卻都是出賣勞力的小人物?有權有勢的定義是甚麼?是不是只有習近平才叫專政者和有權有勢者?

大陸人有政策支持,可以來去自如,得以大規模進入香港,改變其資本及市場結構,再加上香港政府視之為宗主子民予以事事包容,他們就是擁有特權的人!雙非人利用制度漏洞,雀巢鳩佔,要求香港改變風俗語言遷就他們,他們就是具有權力者,他們就是來專香港人的政。不制止這些人,談何本土利益?所謂本土左翼「當然支持本土自治」,根本是一句虛話、屁話!因為他們不敢將矛頭指向與中港勾結的政治財金人口結構的得益者,連批判也不敢;有人出來示威(例如反雙非、反走私客),他們就亂拋歧視、民粹的廢話,這是甚麼本土利益?利益喪失,主次不分,講甚麼「本土自治」?「本土左翼」明明背靠中國人的利益,犧牲本土利益甚至香港的低下階層,但他們又自稱「當然支持本土自治」,這不是投機取巧世界仔是甚麼?語意不明,有名詞就拋,不用究竟字詞的內涵,不是胡說八道是甚麼?

至於陳景輝又寫了些關於陳雲的,但既然是批判他的主張,卻沒有《城邦論》和《遺民論》甚至其facebook狀態的片言隻語,好野。總之將「妄想革命一蹴而就的極端思想」塞進所有本土認同者的口中。陳說「在鍵盤前黨同伐異」,倒也很好地描述了他自己。所謂「本土左派」、在鍵盤外做了甚麼呢?是非法籌款、騎劫運動、做三萬元的選舉代理人、帶領大家得到一次又一次的「階段性勝利」?自許漸進溫和,敵人都犯了「極端」激進病。陳景輝自許「溫和」,以「漸進主義」自吹自擂的模樣,令人想起民主黨或者陳鑑林。歲月催人老。陳景輝,在今日是個代表未老先衰的名字。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3942
Date: 2013-11-07 17:27:51
Generated at: 2020-06-02 01:00:2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1/07/53942/極右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