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讃」的災難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owenwbrown)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owenwbrown)

 

「所以你之前電話裡說,你這次來要說的那個東西叫『讀心術管家』?」我抿了一小口紅酒。

說到這個,白銀一下子精神起來,放下了端到口邊的酒杯,開始滔滔不絕:「首先你要明白,這個新服務會改變未來。這麼說吧,從很久之前,互聯網就一直在計算用戶的資訊。網絡無隱私,人們在網上發佈一個信息,透露的內容比他們想像多得多。打個比方,你曬一張孩子的萌照,不但透露了孩子的相貌和大致年齡,還可以從孩子年齡推出你可能的年齡,從孩子打扮、背景居家擺設推出你的經濟狀況;這對商家相當重要,他們能知道你要的的商品,比如哪個價位、品牌的奶粉尿布,哪個年齡段的玩具和童裝,直接針對你的需要打廣告。」

這些都是老生常談嘛。我喝一口酒把這話嚥了回去。互聯網早就這麼幹了。最開始是視頻網站,他們根據你看的內容推薦類似的影片,你看了「捆綁束縛」,那它就給你推薦「女俘虜」。記錄電影、音樂和書籍的網站也會這招,愛聽竇唯的它給你崔健,愛《低俗喜劇》的它給你《飛虎出征》,它們和書店、影院合作,直接在網頁掛出售鏈接。這些到底有什麼稀奇的?幾年不見的老同學,大週末地拎著瓶酒,坐兩個鐘頭車,就為了跟我說這個?

 

「上面說的都是背景啦。」白銀看了眼我的表情,補充了一句。「我在『谷伯』也幹了6年了嘛,遇到瓶頸期,所以這次趁著公司提出新理念,想來找你商量一下,希望能有點想法,佔點先機。畢竟你做這麼久網媒編輯,對網上廣告應該很瞭解才是。集思廣益,就像我們以前在學校討論辯題一樣嘛。」

當年,白銀和我同屬校辯論隊,經常通宵達旦研究辯題。轉眼間,他成了IT狗,我成了傳媒狗,工作好幾年,世界一直在變。這個越來越電波化的自由市場,全球經濟已被幾個互聯網公司出身的大財團控制,買房是向他們買,衣食住行是向他們買,大型超市全是他們的,白銀所在的谷伯就是其中之一。這些年來,薪水大概是改變的世界中唯一不變的東西吧。據我所知,他的薪資跟我的一樣,幾年來幾乎沒漲,根本跟不上通貨膨脹——除了公務員,所有行業都是這樣,普通人生活水平越來越低。大概因為如此他才這麼迫不及待想上位。

「可我至今聽不出你說這些和以前有什麼不同啊。」我說,「推測偏好從網購出現的那一刻就有了吧,都不需要動用到社交網站。少女在森女風的網店買了款式簡單的布衣,電商馬上給她推薦淺色棉布長裙。當然你說的那種在社交網站獲取信息的做法,有點偵探的味道,不像是以前填寫個『愛好』、『看過的電影』就能夠自動獲取的,好像要動用人工去分析。」

「沒錯!」白銀有點激動地敲了敲桌子。「電商只能記錄商品,但社交網站可以更全面地觀測一個人的生活狀態。你知道現在人一多,人力資源到了多麼便宜的地步嗎?就是要靠人工去做這個!比方說,我們讓一個人每天觀測一個大概50人的社交圈,記錄他們的生活軌跡:這50個人都是二次元宅男,經常分享動畫新番、結伴去動漫展什麼的,對他們的購買偏好就有初步瞭解;下一步就可以將他們每天生活中具體的事情,分配給更專業的分析者:其中一個突然曬了張孩子的萌照——不,不需要,甚至在他曬出了妻子大著肚子的照片時,將內容發給有醫學背景的專業人員,就能從肚子大小分析懷孕時間,算出大概預產期。他如果喜歡海賊王,幾個月前我們就能就挑好一件喬巴裝的嬰兒服飾,帶帽子那種。買賣的意義在這裡改變了:從『你選擇』變成了『我提供』。」

我有點感興趣了。白銀給我加了點酒,繼續說下去:「當我們收集的數據大到一定程度時,就能對對象有全方位的瞭解,我們記錄的不是籠統的愛好,是完整的一生,比他自己都要清楚他想要什麼。未來這個世界上沒有購物了。除了專門滿足選購需求的體驗型購物,主要針對女性。『讀心術管家』服務,其實就是量身定做的試用。多數人在不同的電商購物時用同一款付費軟件,這意味他們在購買所有商品時用的是同一個ID,同一張卡,同一個收貨地址。很多固定生活支出也早就是網上繳費了,像水電、房租、網費,顧客信任付費軟件,越來越多人開通了每月自動扣費。就是你不用特地去過數了。大家會越來越習慣自動扣費的。『讀心術管家』就是把一些認定你會喜歡的產品和服務直接送到家裡試用,如果一段時間沒取消,它就自動扣錢,如果是延續性消費,它還會自動續訂。這是谷伯希望能夠做到的新消費模式:你什麼都不用做,不用思考,不用挑選,不用購買,不用去點鼠標去支付,商品自己走到你家裡。電商在你的需求產生之前就把它解決了。」

 

「首先,人是愛佔便宜的。你們就不怕別人白用一段時間後出現巨大的退訂潮?這個損失可不會小。其次,這個讀心術到底準確程度能有多高?」

「你不要小看現代人的懶惰,和對商品的依賴。」白銀笑了笑,「根本不需要的東西,用了一陣,突然就變成完全離不開的必需品了。退訂還要去網上操作,真的很麻煩啊。而且我們把每個人的經濟狀況都考慮在內,推薦的消費也是恰好在對方能承受的最大值附近。至於你說的第二個問題,確實很關鍵,這個『人工+電子』的分析系統必須非常準確,才能保證對送到消費者手上的商品有絕對信心。這需要大量數據,包括和你們網媒合作。比方說你的網站上面刊登的新聞和評論,哪些ID瀏覽過,都誰點了讚,寫了什麼評論,每個讀者最先點開的是哪條新聞,這些數據都需要從你們網站採集。」

所以我的財運在這裡呀。我內心暗喜,但又有些擔憂:「出售讀者的瀏覽記錄之類的,不會觸犯私隱條例吧?」

「這個很簡單,我們研究過法律,你只要把請求相關許可加入網民註冊ID時出現的那個合同裡,等他們點『我同意』就可以了。反正那份合同沒人看的。」

「哈,確實。聽上去這設想挺完美,如果能成功也是劃時代的,需要提供數據的話,我這邊問題不大。你還要我提什麼意見?」

「是這樣。」白銀向前傾了傾身子,「這個分析系統現在有個巨大的bug.」

「啊?」

「社交網站上,對他人內容的回饋是我們統計的重要部份。這幫網絡時代的消費者,很大的特點就是懶。寫個回覆需要一定精力,轉發一般比回覆輕鬆點,但是多數人對頁面整潔度有要求,所以不會經常轉發。他們表達自己偏好時,用得最多的是鼠標輕輕一點。『讚』,英文網站的『like』。統計偏好時,一個簡潔的讚可以說明很多問題。」

 

Like-I-have-read-it-but-I-am-too-lazy-to-comment-Facebook

 

他嚥了嚥口水,接著解釋:「但全球統計下來,大概有千分之三的人吧,他們點讚的意思跟一般人大相逕庭,基本是隨心所欲的,興致來了就讚,看到什麼都讚,點讚功能對他們來說就像『朕已閱』一樣,你也肯定見過,就是被稱為點讚狂魔的那幫人。這批人通常社交圈也極為混亂,什麼人都有,極大干擾了我們電子統計。首先你對商品受歡迎程度的判斷誤差會很大,反正他們無論喜不喜歡都亂讚一通,儘管人數上是三分之一,點讚的次數和範圍根本無法估計。其次你又不能直接把這批人踢出統計範圍,因為每個人都是讀心術管家的消費者。如果專門統計這千分之三,又要用大量人力,成本比把他們全幹掉還要高。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場災難啊。總之現在這事很頭痛。」

「統計學我不太懂……能不能引導他們改變點讚習慣之類的?」

「這個不太可能。事實上公司試過簡單粗暴的辦法,直接暗中破壞這些人的網絡。減緩他們的網速啊,多算流量收更高的網費啊,總之製造各種不便,但這些點讚狂魔通常都有嚴重網癮,為了上網,意志突然變得很堅強,wifi不行就手機,甚至去網吧,變本加厲地點讚。總之就是無法阻擋啊。」

我瞠目結舌。「暗中破壞全球千分之三的人的網絡?這已經是在犯罪了吧?」然而,以幾大財團全球壟斷的局面,我信他們絕對能做到。

「但你想想,讀心術管家是多麼劃時代的技術啊!」白銀說,「這個世界的運作模式、消費觀會從此改變的,下一代人的生活方式、人生觀都會改變的!這些點讚狂魔根本在阻礙社會發展,是應該被淘汰的一幫人嘛!唉,今天說得有點多,不過說到這份上,也不怕再跟老同學多透露點,最近公司在考慮用更粗暴的方法。」

「什麼意思?」

白銀向我湊近,壓低了聲音:「現在全球人口爆炸,資源都不夠用了。」

「你到底想說什麼?」我有不祥的預感。

「如果專門統計這千分之三,成本比把他們全幹掉還要高。」

「天啊!你是在開玩……」我腹部一陣絞痛,想要站立時卻襲來一陣暈眩,最終栽倒在沙發裡。白銀站起來,形成巨大的黑影。「公司雇了一批殺手,專門幹掉你們這幫阻礙地球旋轉的傢伙。」

那瓶紅酒,他從頭到尾沒有喝過一口。

「你為什麼……」我已經沒有力氣說話,視線越來越模糊,失去知覺前,耳邊飄來白銀的最後一句話:

「我天天被你點讚的消息提示煩死了!去死吧,點讚狂魔!」

 

577553_469873199792022_178002268_n

 

作者:楊不歡

楊不歡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5418
Date: 2013-11-25 17:16:38
Generated at: 2021-06-23 21:58:3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1/25/55418/點「讃」的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