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與無罪

(原載於:無待堂

馬賽

網絡大典圖片

 

有一次,跟宗哲系一位教授在路上聊起天,他是教我聖經課的,所以話題也就自然圍繞著基督教、教會之類,自然談到明光社、同性戀。那個教授也是基督徒,他說歧視同性戀者是不好,但是為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就很可能產生「逆向歧視」。他說,加拿大美國已經有這些案例,好像幼稚園的童話故事教本為了體現「共融」而有兩個王子的版本,如果家長投訴的話很可能會觸犯法例云云。

他又說,其實現在香港的同性戀者真的受很大壓迫嗎?他們有傳媒背書,反倒是他們這些「保守」人士卻常受到壓力和批評。看看黃耀明出櫃之後還是好好的⋯⋯

想起這段對話,是因為馬賽一段斷背娛樂新聞,說是馬賽介入一對大陸女同志(製片人和富婆)的戀情,被TVB雪藏之後,給安排出來聲淚俱下道歉。她在「訪問」中表示已經分手,對不起家人和很多人,甚有向觀眾「道歉」之意。

 

花邊八卦挖得深一點,是說馬賽做第三者,豪花女製片的錢,周遊列國之類,但事情鬧大以後就絕情地「結束關係」,惹得女製片在網上大吐被欺騙了感情的苦水。

馬賽的女同關係乃是最受非議一點。做第三者,是不道德;對像是同性,是為不倫。不德又不倫,在TVB決定道德習俗的香港哩民港女市場中,乃是萬惡,所以樂易玲為免公司資產沈船,也要急急拉她出來多做一場消毒戲。

「訪問」固然是避重就輕,一切都是「一切已經過去,以後會專心投入工作」,然後就是梨花帶雨,表示自己「任性」,「傷害」了很多人。

 

黃耀明是黃耀明,他是一個很例外的例子。等於張國榮的同志一面被人接受,不是大家已經接受兩個男人相愛和做愛,而是因為他是張國榮,我們太愛他了。他是我們這個都市的王儲,他的每一面,我們都覺得好。這些神仙人物,不可以當作俗世實況。

一人既是婊子、又是戲子,即使無情而又無義,也大概是天性使而。拋開馬賽是否無情無義的私德問題。在TVB,光是同志關係,已經是一個需要介入和公開道歉的罪名。不仔細看,看馬賽這個樣子,還以為馬賽是吸毒、醉駕、扯皮條——但其實她不過是跟一個女人發生感情。不論是真心還是假意,都不應該是拿出來謝罪的東西。但在TVB,這是要的;香港人的意識形態由TVB控制和塑造。老大哥說你有罪,你就有罪,身子不能挺直,身姿不得驕傲自豪。

強者可以無視這種價值和習俗,但同性戀者只是一般人,他不能期望他們人人都是張國榮黃耀明。特立獨行,是講條件的。例如你是TVB的藝人,你就沒有這個條件;假如你是基督教背景的地方工作,你也不要想太多。

 

又記得幾年前梁榮忠和朱慧敏「車震」偷情事件曝光之後,一對「奸夫淫婦」受盡千夫所指,梁榮忠很快在電視上公開認錯。當時我不明所以。就算要道歉,也應是他向女友道歉,干觀眾何事?

馬賽或者梁榮忠,偷食或者同性戀,都是「私德有虧」。在一個泛道德的社會,從來沒有私德公德的界線。私德觸犯了大眾習俗,也會成為公共的道德事件。雖然社會的保守勢力常以為自己處於劣勢,其實他們的優勢、舊習俗對人的宰制,遠比他們想像的更無孔不入。

 

同志遊行2013(Derek Chi Wai Yung 攝)

同志遊行2013(Derek Chi Wai Yung 攝)

 

為甚麼同志遊行中有些人那麼張揚、那麼刻意地表現出驕傲?因為在日常生活中,同志是不能「顯形」的一群人。我們可以接受一年一度的同志大遊行。一個偶發性、節慶式、特殊活動中的「狂魔亂舞」,是可以的。但日常世界是我們的,不能讓你進一步,要滴水不漏。保守社會恐懼甚麼?他們不是恐懼同性戀本身,而是恐懼同性戀由需要憐憫、需要治癒的特殊事物,變成一種普普通通的世俗事物。對很多人來說,我高尚無垢,你非法有罪,這個道德權力的上下結構不能亂了。因為很多有形與無形的「秩序」,都是建立於這些罪與無罪的觀念之上。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6275
Date: 2013-12-06 16:43:17
Generated at: 2020-10-30 09:49:1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2/06/56275/罪與無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