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不容殺人政權

搖滾不容殺人政權

 

「搖滾的詩是覺醒的文字,搖滾樂是向極權反抗的打氣歌。」

 

搖滾,有時直率,有時任性,有時正義,有時憤怒。二零零九年九月,民建聯舉辦了一場紅色搖滾國慶音樂會,夏韶聲是其中一個表演單位。當時,夏韶聲的作品著名於關注社會及政治,此舉令尊崇夏韶聲之人大為失望。一群十幾的熱愛搖滾者,帶著搖滾的直率、任性、正義和憤怒,高舉「搖滾不容殺人政權」的旗幟,抗議夏韶聲出賣搖滾,轉鈦支持民建聯的殺人政權。同年十月,同樣是關注社會和政治的音樂人黃衍仁,撰文形容夏韶聲為偽搖滾。

阿禮,「搖滾不容殺人政權」的參與者之一,亦為獨立樂隊意色樓主音。訪問當天,他點起一根煙,好像點起希望,同時也燃燒希望。他吸入去的是堅持,呼出來的是唏噓。

 

殺人政權的意思

殺人政權,並不只是指政權下的暴力行為,而是政權剝削人民權利的行為。例如是麥當勞的霸權和企業良心、甚至是香港的反高鐵事件。而在「搖滾不容殺人政權」的聲明當中,「殺人政權」泛指建制產生的所有負面事物。

 

音樂是革命的催化劑

談到透過音樂帶出反建制的訊息,阿禮和其他「搖滾不容殺人政權」的參與者有一個共同的概念:「音樂、藝術和創作的性質就是不停反思事物,然後建立一些屬於我們,並不是奴役我們的東西。依從市埸音樂的框架的話,思維就會一如以往千篇一律。如果作品沒有傳播真實的信息,就算音樂類型上有新鮮感也會覺得空洞。」他們覺得,搖滾就是衝著一些過時和爛制度作批判,這是做搖滾樂的先決條件。說到這裡,筆者想起曾經有人說過,搖滾很暴力,搖滾就是無理地不停反抗。可是,建制的手段會比搖滾更暴力嗎?六四屠殺、一黨專政、地產霸權……這些東西在歷史發生過,在未來也有可能發生。搖滾的角色,就是把反建制的訊息帶給大眾,集結力量改變社會。音樂是革命的催化劑,從來都是。

 

反建制的音樂創作

今年六月四日「搖滾不容殺人政權」完成了一張音樂合輯,這張合輯累積了四年經驗。當初阿禮與其他成員發邀請信給不同的樂隊,招募一些與「搖滾不容殺人政權」音樂理念相同的樂隊參與合輯。最後,十一個音樂單位的作品被收納,音樂類型非常廣泛,例如有post-rock和instrumental。在參與籌組「搖滾不容殺人政權」的合輯時,阿禮和其他成員很強調音樂上的「真」,他們認為音樂和生活應該相符,例如唱punk的人,生活一定要punk,若不然玩出來的punk也不是真正的punk。或例如,即使有些獨立樂隊在台上不斷唱「特首去死」,背後的生活理念也未必能反映這種心態。

 

搖滾不容殺人政權

 

不被當權者牽著鼻子走

在製作合輯之時,「搖滾不容殺人政權」認為版權是屬於所有人的,而版權是資本主義下創造的產物,不值得支持,所以最後把合輯設定為共享,合輯賣出的錢會撥落「搖滾不容殺人政權」的行動經費,以支付音樂會、合輯或其他相關活動的開支。另外,除了是阿禮,其他反建制的音樂人也認為,這些市場上的建制,例如是版權或將音樂賣成廣告歌,都使創作者跟從框架走。好像一些主流的音樂,它們只是商品,服務制度內的當權者,即是政府和老闆等等

 

街上的音樂會

「搖滾不容殺人政權」曾舉辦四次音樂會,頭三年於十月一日在前立法會對出空地舉行,今年則於六月四日中環花園道天橋底中銀大廈旁空地舉行。「搖滾不容殺人政權」選這些日子和地方,是因為能帶給人共鳴。很多市民可能在示威遊行過後,會想聽一些搖滾的音樂,抒發他們對這些殺人政權的感受,同時「搖滾不容殺人政權」就是發放一些反建制的訊息。

 

面對如此不堪的社會,有人選擇在遊行高呼口號,有人選擇以畫作表達情緒,「搖滾不容殺人政權」則選擇利用音樂。搖滾,就是思潮衝擊的「搖」籃,和改變社會的「滾」輪。

 

 

 

Facebook Page

rock

作者:Linda Chow

Linda Chow
〈妙色唇Musician〉專欄訪問用音樂代替口唇說話的人。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6711
Date: 2013-12-12 16:17:23
Generated at: 2019-06-20 04:17:3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2/12/56711/搖滾不容殺人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