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陣得新移民家庭有家務呀?!

獨立媒體截圖

 

左翼廿一成員郭永健在獨立媒體發表文章《如何理解新移民的勞動人口參與率?》試圖以大量數據駁斥謝冠東對新移民申領綜援的指控,不單曲解數據,更錯誤延伸數據為新移民拿取綜援一事辯解。特此撰文,為的只是讓讀者以另一角度思考真相。

郭文第一節指出「女性的低勞動參與率把男女合計的勞動參與率拉低。合理的解釋為新移民的25-34歲女性較多已婚及需料理家務。(成年新移民不就是因為與港人結婚才來香港嗎?)」。即使中港假結婚個案時有發生,但筆者大體對此沒有異議。

在第二節,郭嘗試把「家務勞動」與勞動人口看齊,並得出以下結論:

「新移民當中男女合計有26.2%為料理家務者,而全港人口當中則有9.32%。如果我們認同料理家務為「家務勞動」的話,把家庭勞動及勞動人口相加,得出 與相應人口的比率,新移民為73.98%(=47.8%+26.2%),較全港人口的67.21%(=9.32%+57.9%)還要高。」

去到第三節,郭嘗試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所做的研究數據,表達出新移民在家務勞動的付出不比香港人少,卻經常被人忽視其價值,讓大眾有對「家務勞動浪漫化」的誤解云云。

 

謬誤一:籠統地將數據相加,忽略香港家庭成員的雙重身份

郭文引述了兩組數字:「家務勞動」與「勞動人口」,並簡單地把兩組數字相加,得出新移民總勞動力較全港人口高,暗諭出新移民不比香港人懶的結論。

首先,新移民的「家務勞動」比率比香港整體高只能引申出配偶為新移民的家庭較著重「男主外,女主內」的分工,從而得到更大的效益。反觀香港家庭,因生活迫人,父母必須同時工作糊口,但這不等於他們可以罝家務、孩子與長輩於不顧。他們於下班後還是需要把家庭照顧好。單單將兩組數字相加,明顯忽略了香港人也是要做家務的事實。

 

謬誤二:視「家務勞動」為經濟活動,卻沒有合理回報

以筆者理解,郭試圖對新移民申領綜一事援闡述另一個角度:「家務勞動」屬於經齊活動,有其社會價值,也應該有回報 – 綜援。她們因為要照顧孩子長輩而不能(全職)工作,而政府作為移民政策的推手,應承認她們相夫教子對社會的貢獻。以此,郭文引述了兩段話:

「根據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所做的研究,受訪的家庭照顧者每星期平均照顧時數為46.80 小時,其中有41.8 %受訪者每星期更需要花超過 72 小時照顧受關顧者」

「新婦女協進會在其答客問更指出「這些無薪的家庭主婦每天都要洗衣做飯、打掃房間、照顧孩子和丈夫‥‥由此可見,家務的勞動價值經常被人忽視,令婦女長期處於不平等的情況。」

筆者對於郭文認為「家務勞動」沒有合理回報一說抱極大質疑。筆者不打算直接回答,而是引用香港家庭的一般做法來回應。

香港人和新移民家庭一樣,一天只有廿四小時,小孩不是鐵造,老人家也不能永遠身體健康。所以,如果郭認為一位全職新移民也要每週花數十小時才能照顧家庭,那香港家庭只能part-time,情況豈不是更壞,已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但事實上,香港人深受「綜援養懶人」的獅子山下精神影響,寧願一起工作也不要躲在家等政府養。所以香港人的應對方法,大體而言是:

不生孩子,把最耗費時間的家務解決,一了百了。
請全職傭人,把家頭細務整理好。盛惠數千港元。
把孩子送進托兒所/全日制學校,又盛惠數千港元。
把需要照顧的老人家送進老人院,再盛惠數千港元。
如果還是養不起長輩,只好忍淚放棄「百行孝為先」的金科玉律,簽下「衰仔紙」把父母交託把政府幫忙。
因為薪金超額而不能申請的公屋、津貼若干,所有日常支出均由自己設法承擔。

無記錯的話,香港家庭入息中位數約為二萬(有錯請指正)。將上述的費用扣掉後,剩下還有多少?眾讀者心中有數。

回頭再看,新移民家庭因為有一位成員把家庭照顧好,便無需支付上述費用。如郭真要以經濟活動來評論,那筆者能否理解為在一般新移民家庭的經濟模式下,其「家務勞動」回報就是為其家庭省回成千上萬的成本?一萬數千在香港而言已是一位基層的月薪,作為郭所認為的「經濟活動」,是否還不足夠?

在這之上,政府還要給予他們綜援,是否反歧視香港人?

 

謬誤三:忽略香港家庭不能親自照顧孩子的隱藏成本

照顧孩子的重任,永遠都是親力親為最好。縱使郭文強調新移民婦女家務繁忙,家務勞動給浪漫化,但他也不能否認她們因為整天待在家裡,能自已親自照顧孩子,顧及他們的性格及個人發展,情況比香港家庭因要兼顧工作而只能把孩子長輩假手於人來照顧更好。難道郭認為,香港的小孩子不用父母照顧就能每個都能成為社會棟樑?

 

總結:就算是魚蛋論,又如何?

執筆而此,左翼與社福界差不多是時候指責筆者也是魚蛋論下的一員:香港人自己過得不好,又要新移民一齊「攬住死」。

憑良心說,香港有錢也是因為多代香港人數十年來的拼搏的成果。政府從中收稅幫助有需要的香港人無可厚非。綜援就是假設香港人有手有腳都會工作的情況下,為了一部份香港人的特殊情況例如短期失業、身體不能工作時用以安身的生活費。

左翼以大愛、普世價值認為新移民(準確一點來說只是血濃於水的中國人新移民)也是人,雖然初到貴境但生活困難也應能申領綜援。這種資源分配模式看似普及平等,實情是反歧視有手有腳、努力工作的香港人(基於能者多勞到要養埋新移民),同時也歧視真正有經濟困難的香港人(基於資源有限)。本來香港政府還有七年屏障作為區隔,但現在那些新移民隨隨便便來港一年,就可以叫政府「包起佢全家一世」。

 

筆者不能不說句心底話:就算是魚蛋論,又如何?

 

最後,如果郭先生還是堅持已見,筆者斗膽,代全香港父母再問郭先生一個問題:「點解因為我兩公婆係香港人,就要努力工作要做家務湊仔照顧高堂,賺到D錢個個月都清袋。點解D新移民因為係新移民,就可以日日湊住個仔仲有政府出糧俾佢?而家係歧視香港人,還是鼓勵全香港人同新移民鬥快申領綜援?」

還有,我們是否也可以找平機會找法庭,控訴香港人被新移民歧視?

 

作者:張溢邦

香港八十後,從英殖生活到特區的一分子。看著香港自九七後一天比一天衰落,一邊出國工作謀後路,一邊心痛得不能自已。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8281
Date: 2013-12-23 19:55:02
Generated at: 2020-06-05 21:10:5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2/23/58281/家陣得新移民家庭有家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