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還是待在山中比較好

(原載於:捷學的哲學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Navnetmitt)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Navnetmitt)

 

孟子有句話:「人之患在好為人師。」這句名言並不一定適用於所有情況,畢竟只要自己所說之言有道理,有時做一下別人的「老師」,交流一下,也是不錯的。但假如一個人狂妄自大,自以為學識高人一等,好為人師,論點卻頻頻出錯,這種人就符合孟子所說的「人之患」。

自許為「策略家」的作者山中,最符合孟子這句話。昨日聖誕節,香港獨立媒體又在facebook推山中的文章《論盲毛》。這篇文章一貫山中狂妄自大目空一切指點江山說教式的態度,論述自己的觀點時不忘批評大眾是盲毛、是無知,貶低他人抬高自己。可惜的是,一如以往,山中又再次犯下錯誤,中了自己的批評。

《論盲毛》這文裡,山中最主要的論證是「先說移民的問題,香港人常常將配偶與子女家庭團聚、與家庭的其他人,例如年長父母、兄弟姊妹、或獨立的子女團聚,和投資和計分申請移民混爲一談,並以爲「新移民」等同移民,認爲家庭團聚需要資產審查,「外國的家庭團聚也是一樣!」這就是一個很嚴重的錯誤(跟「外國新移民不能立刻領取福利!」一樣)。大陸居民持單程證來港,屬於配偶與子女家庭團聚,除了是移民之外也屬於人權的要求。因此,這程序跟其他移民計劃不一樣,不需要計分或通過太多的審查就會批准,其中最重要的是核實配偶關係。因爲這個道理,申請配偶與子女成爲加拿大永久居民(取得公民權之前的身份)是不需要最低入息和資產的:這項要求祇適用於申請家庭的其他人。

 

其實,山中一直反對收回審批權,亦反對中港家庭團聚設限(詳見此一此二此三),從他幾篇文章的語境裡可綜合他的反對理由建基於以下兩點,一是違反憲法,二是違反人權。他認為家庭團聚是不應設限,這是違犯人權,外國政府也不會為家庭團聚設限,認為人們把家庭團聚與投資移民混為一談。在《論盲毛》裡,他再一次重申表明這點,並以「申請配偶與子女成爲加拿大永久居民(取得公民權之前的身份)是不需要最低入息和資產的」為理由支持他的主張。

沒錯,申請配偶與子女成爲加拿大永久居民是不需要最低入息和資產的。但,首先,這只能表明有一些外國國家對家庭團聚移民的限制裡不設最低入息和資產,這不能過度推論出所有家庭團聚移民不應設限,因為每個國家都有它自己的移民限制,我們只能從中參考,並不代表其他國家怎樣做,香港就怎樣做,畢竟每個國家的社會環境與憲法都不同。其次,我懷疑有什麼人真的會把家庭團聚與投資移民混為一談,主張收回審批權設限是為了政策更符合香港社會利益,也從中探討公民權與福利權的問題,並不是要把家庭團聚與投資移民的限度設定到一模一樣。三是,很多國家的家庭團聚移民也有相應設限,例如山中所言的加拿大,雖然申請配偶與子女無需最低入息和資產,但身為申請者的加拿大擔保人,必須承諾負責申請人抵達加拿大後3年的基本生活開銷,更莫說非配偶與子女的家庭團聚的限制更高,這種變相以經濟條件設限的做法,都是現今香港支持收回審批權再加以設限的人可接受的限制,因此,到底有誰說一定要把家庭團聚與投資移民設為相同的限制?可見,山中在此或是刺稻草人、或是轉移視線,故意隱瞞或根本無查清楚資料,就先嘴炮:「你看,外國都沒有資產審查」,卻正中自己的批評:「現在網絡時代,祇要去互聯網幾分鐘就能找出來,連這幾分鐘時間都不願意付出就去開大口説話,可見盲毛的力量,無知的慣力。」

 

其實,今次並非山中第一次犯下錯誤。在九月時,魚之樂作者王教授寫了一篇《由陸客的劣行說起》論述陸客與大陸人的區分,張國棟博士則撰文《評王偉雄教授〈由陸客的劣行說起〉一文引起的爭論》回應。山中則參與了兩者的「論戰」,批評張博士犯了很多很多邏輯錯誤,批評到張博士的邏輯程度連大學生程度也不如,需要重讀邏輯(詳見《張國棟要重讀邏輯,同時要學會為自己的言論負責》)。但卻被我指出,他的批評非但沒有道理,也錯解一些邏輯謬誤(我的回應連王教授也說公允)。例如張博士質疑王教授犯了雙重標準或不充分謬誤,指責他人存有偏見同時,也對本土派有偏見,他的理據是建基於他認為王教授「沾沾自喜的姿態、帶著不屑和譏諷地看待人們的反應」因而「拒絕談那些才是令人不滿的深層原因」,張博士是從王教授的言語態度和「王教授是否持有充分的理據去批評有些本土派是非理性的、對大陸人都存有偏見」上判斷這件事,但山中卻說這是犯了人身攻擊謬誤與訴諸情緒謬誤,這都顯然錯解了張博士的言論,張博士並無企圖論證王教授的主要論點沒道理,而是認為王教授忽略了人們不滿的深層原因。當然,張博士是否有理由否充分支持他的批評,可以再議,但這最多是犯了不充分謬誤或刺稻草人謬誤(王教授並非忽略了人們不滿的深層原因)而已。

最大問題的是,「交戰」過程中,中山不但沒細心剖析對方的論點,更搬出「唯我邏輯最強」的姿態,頻頻拋出大量謬誤的專名指責張博士,更說張博士應該重讀邏輯,卻不知自己連一些邏輯謬誤的界定也弄錯,最顯著的例子是他說張博士這段話:「他原本的意圖是帶有正義感和社會承擔來寫這文章,後又說要嚴謹處理這偏見現象,但他卻同時聲言不理會自己對相關社會現象的認識是否片面,甚至不理會自己會否也有偏見」是犯了複合問題謬誤,但這根本不是問題,又何來複合「問題」謬誤?

 

另外一次與山中交手,是在單程證的法律問題上。山中認為收回審批權違憲,也妄顧法治(詳見此一此二此三),但他卻完全忽略了港府與中國政府同步參與審批,以及修憲這兩個法律上的可能性,這方面可詳閱劣文《「收回審批權」的法律問題》。

一個人在資料上犯錯,甚至是在推論上犯錯,實屬常事,因為人不是神,不可能完全不犯錯,山中頻頻犯錯,本來問題還不算很大。問題是他愛說自己邏輯多強,自己卻經常犯錯,同時又擺出自以為是不可一世的姿態,這種人最討厭,也最好笑,讀過思考方法的人應該引以為戒。山中,還是待在山中比較好。

 

作者:楊梓燁

楊梓燁
修讀哲學系,Mensa會員,主要經營部落格《捷學的哲學》,志在推廣思考方法與哲學,以及思考方法的實際應用,包括應用於政治、科學、數學、倫理等各種不同的範疇。詳細版作者介紹: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3/10/33135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8532
Date: 2013-12-27 00:36:47
Generated at: 2020-06-05 20:52:0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2/27/58532/山中,還是待在山中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