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蕭與陳到的「葡萄園釋經之爭」

文教 / 最新文章綜覽

福音員:福音+經課載於聖+馬太福+音第二十章,由第一節讀起。

會眾:榮耀歸祢,上帝。

 

20:1 因為天國好像家主、清早去雇人、進他的葡萄園作工.

20:2 和工人講定、一天一錢銀子、就打發他們進葡萄園去。

20:3 約在巳初出去、看見市上還有閒站的人.

20:4 就對他們說、你們也進葡萄園去、所當給的、我必給你們.他們也進去了。

20:5 約在午正和申初又出去、也是這樣行。

20:6 約在酉初出去、看見還有人站在那裏.就問他們說、你們為甚麼整天在這裏閒站呢。

20:7 他們說、因為沒有人雇我們.他說、你們也進葡萄園去。

20:8 到了晚上、園主對管事的說、叫工人都來、給他們工錢、從後來的起、到先來的為止。

20:9 約在酉初雇的人來了、各人得了一錢銀子。

20:10 及至那先雇的來了、他們以為必要多得.誰知也是各得一錢。

20:11 他們得了、就埋怨家主說、

20:12 我們整天勞苦受熱、那後來的只做了一小時、你竟叫他們和我們一樣麼。

20:13 家主回答其中的一人說、朋友、我不虧負你.你與我講定的、不是一錢銀子麼。

20:14 拿你的走罷.我給那後來的和給你一樣、這是我願意的。

20:15 我的東西難道不可隨我的意思用麼.因為我作好人、你就紅了眼麼。

20:16 這樣、那在後的將要在前、在前的將要在後了。〔有古卷在此有因為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福音員:這是上主的聖福音。

會眾:讚美歸祢,基督。

 

謎謎網在十二月二十四日,於專欄「最新蕭析」上載了一段題為<從聖經故事看新移民拿綜援>的youtube影片。片中蕭若元引用聖經的「葡萄園比喻」,批評那些反對「新移民拿綜援」的人,說「基本上新移民的問題就是如此,他們不是拿了其他人的福利,其他人沒有少了福利」,而這種心態卻正是耶穌所批評的。這種詮釋隨即引起陳到傳道撰文批評。作為在英倫留學時謎網的觀眾,同時又作為一位對詮釋學略有研究的哲學家,我認為我有必要對此爭議作出回應。但我必須強調,本文對事不對人,如有得罪之處,請見諒。

關於蕭生的詮釋以及陳傳道的回應,我不會在此多重覆,請讀者自行參閱。然而,本文將會分別由經文歷史背景以及上文下理解釋。

 

清早就來工作的工人不滿午巳初(早上九時)、正午(中午十二時)、申初(下午三時)和酉初(下午五時)(見http://www.glorypress.com/devotional/BibleQA.asp?CID=1&SID=1&QAID=35 )才來的工人拿的工資跟他們一樣,於是就去園主投訴。但園主卻回應說:「我不虧負你.你與我講定的、不是一錢銀子麼。」留意「講定」一詞,希臘原文是συμφωνέω,就是「同意」的意思。陳傳道非常注意這一句,他由此解釋:

「這故事要講的,其實不是公平,相反,它強調了神的主權。第一,主人有權聘請誰,就聘請誰;第二,最早工作那一批工人的工價,是「一早講定」的,這可以引申來講合約精神。」

陳傳道並無詳細論證此觀點,但我發現其實有相當的歷史證據支持。在羅馬帝國的法律裡,「合約」(stipulatio)十分重要。要建立有效的合約,制定訂約之雙方必須同時擁有理解力(intellectus)及意願(voluntas;如奴隸無自主權,故不能立約)。由於「工人」在這經文原文中的字詞是ἐργάτης(勞工)而非δοῦλος(奴隸),所以工人與園主之合約當符合這兩個條件。因此,主人的回應,不僅重申工資是「你與我講定的」,也強調「這是我願意(ἐθελέω)的」:他願意只付一銀錢而己。

 

至於主權這一論點,即使無須歷史背景也可以從文意中理解。主人言明「我的東西難道不可隨我的意思用麼」,就是說這一個銀子是他的,他喜歡怎樣用也行,而儘管他受制於合約,「立約」本身也是他自願的。

是的,只是一個銀子,不是甚麼三個銅幣。蕭先生的創意實在太厲害了,由一變三。除此而外,原文中的主人是分了五次出去僱用工人,而蕭先生卻只是提及三批工人。而放工的時間是六點而非五點,因為最後一批工人是酉初來的,而20:12提到這些人只是工作了一小時。

這段經文有兩個弔詭的地方:第一,表面上,園主好像很不公平而且霸道,但實際上,園主完全跟隨合約規定行事;第二,一方面園主強調其對私有財產的絕對主權,另一方面園主卻甘願接受合約對其的限制。由此看來,第二個弔詭比第一個更重要,而這是陳傳道未有提及的;因為後者正正是強調基督宗教的上帝弔詭的本質–––自我限制。全能的上帝竟然與人立約–––特別是新約,上帝甚至以無限之靈入有限之驅,自我限制以受難,向世人展示如何超越限制以實踐普世愛。葡萄園比喻對於上帝本質的描述才是重點,羅馬法背景下的合約精神反而是其次。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ribp)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ribp)

 

由此看來,蕭生明顯地誤用了這段經文,並且把這段經文扣上不太相關的聖馬太18:11~14的失羊比喻1。但剔除蕭生對經文的創意性增補,他把20:1~16與新移民問題拉上關係仍有一點表面理由的;就是因為20:16的這一句:「這樣、那在後的將要在前、在前的將要在後了。」

蕭生將反對新移民領綜援理解為先來的人對「後來居上」的人「眼紅」。這種批評是否稻草人,非本文的討論範圍;但20:16可否成為支持這論點的理據才是本文關心的。陳傳道似乎卻未有回應如何理解20:16提到的「先後問題」。表面上,這種「遲黎先上岸」的說法當然有違香港人對於「先到先得」的根深蒂固信念(香港人對排隊「打尖」的強烈反感就是例證––先來排隊的就應當先進場)。

 

我的回應非常簡單:關鍵不在於「後在前」、「前在後」,而在於這種看似矛盾的句子背後的深層意義。與「大小」一樣,當我們以「先後」把人排序之時,就是將人分了階級,而且反對宗教權貴的耶穌從來也不認同這種階級思維。聖馬太20:16可與聖馬可福音9:35耶穌批評門徒「爭做大佬」的一句作出比較:「若有人願意作首先的、他必作眾人末後的、作眾人的用人。2

應用在今日香港的存在處境,如果有人認為因為他「先來」香港,就比「遲來」香港的新移民在價值上「高人一等」,這就是直接違反基督關於平等的教晦3。然而,如果當前香港人是基於資源分配與身份認同之間的關係反對新移民領取綜援,就與經文由上文下理表達出來的意思無甚關連,只能以曲解形容。

 

本文上述之分析是基於高達美(Gadamer)哲學詮釋學的原則而得出的。誠然,任何文本也有其開放性,有可能應用於原作者未有想及的處境之中,但這種開放性是有限制的,就是這種詮釋一定要與文本本身融貫–––起碼不會有違原文的上文下理。但如今有些人連引用原文前的一些基本資料也引錯,還要強行扯上邏輯相關性甚低的另一政治論題,實在是我難以接受。

 

  1. 失羊比喻在強調上帝是要拯救仍失喪的人,而非要拯救那些已獲拯救,安樂地躲在羊欄的人。根本與先後無關。
  2. 可惜的是很多教會,例如聖公會,好些作首先的人只是中共的用人,而非眾人的用人
  3. 不過其實在教會這建制裡,這兩千年沒有甚麼人真的實踐基督關於平等思想的教訓。這不僅見於主教制的教會,長老制和會眾制的教會裡總會出自一班比其他人「更平等」的牧師、長老、執事、堂委或資深會友之類,新來的「慕道者」當然沒有那麼「平等」。

作者:安德烈

畢業於中文大學哲學系,現為杜倫大學哲學系碩士生,進行基督教哲學研究,哲學、神學、文學創作、作曲、歷史、地理、政治、經濟皆略懂一二(至於精唔精通? ... 講依啲 lol );為聖公會會友(疑似有被逐出師門的危機),負責幫教會打掃,掃走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 個人facebook專頁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我今年二十歲,醫生話:「你有皰疹,即係性病呀。」 by 阿支阿佐摩洛哥
    網上好多人認為只要個女人食咗避孕藥,就可以盡情扑野,任食下仔仔囡囡都唔怕。而有更多人亦都唔知,生飛滋唔好幫人口交。…
  • 【90歲】LEGO Ideas 迪士尼黑白米奇蒸氣船 4月駛到嚟 by 阿九
    LEGO Ideas 2018 第二輪票選結果出左都只係一個月,當中嘅由 Tim Courtney 創作嘅   […]…
  • 某些香港人的奇怪狀態 by 健吾
    在很多「泛民支持者」之中,其實有一種人,是很特別的。跟他們辯論。會學到很多事情。2014年的時候,我曾經說過,我希望更多人關心政治。到2019年,這五年後,我開始覺得有些關於香港人理解政治的問題,慢慢浮現出來了。…
  • 洋相 by 健吾
    小時候,家貧,家人都沒有教什麼。但人越窮,就越怕人看不起。所以,就算家中沒有一個錢,他們都很害怕我們「穿起來很不好看」。母親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說話,就是「你穿起來像個乞衣」一樣。…
  • 其實女仔得一個要求! by 小銀花
    我啲姊妹嘅男朋友最後咪又係甩皮甩骨,有啲重好爛賭添……如果女仔真係可以咁無情淨係睇條件,就唔會有咁多女人成世都離唔開某個男人,最後重做埋二奶生埋仔添啦。喺女性嘅世界,感情根本係大過天,話知你失學失業失明失聰,如果真係鍾意你,而你又真係好好咁…
  • 只是發生性關係的關係,其實根本沒有關係 by 萬忽瑪利亞
    「其實我有女朋友,你會唔會介意?」一般情況我都唔介意,更何況大家都已經喺張床上面,仲有乜好介意?…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8616
Date: 2013-12-28 00:00:37
Generated at: 2019-03-21 06:43:5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2/28/58616/老蕭與陳到的「葡萄園釋經之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