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有罪?論性別認同之二三事

LGBT / 最新文章綜覽
有線新聞圖片

有線新聞圖片

 

近日有線台推出一系列整容真人騷,題材本身已具爭議,整容本身已被冠上有違天然的帽子,在不少人心中有相當負面的感覺之餘,更被不少衛道之士視為庸俗膚淺;而有線這個節目,大膽的是目光不在獵奇而是了解,挑戰現有的社會爭議,嘗試為整容本身掃毒,還原成為個人選擇,這是一個好的開始。筆者本身雖然認為整容風險太大,而且大多得不償失,但觀乎節目的參與者,畢竟會了解到這一切只是個人選擇而矣,社會就更應要去接納而不是鄙夷。

然而這個節目大膽的更不只於此—當中有一名參與者是一個基因中有Y染色體的女生1

她為了改變這個生理上的限制,而決定去整容以改變自己的樣貌。效果幸好令人滿意,外貌上更有點像影星關芝琳,幾乎看不出她生理上原來是一個男性。然而,在這鎂光燈後。她為左改變既定的規則,去得又幾盡?

 

要了解這個問題,我們就必須要由生理上的性(sex)與社會上的性(gender)開始。前者是與生俱來的既定規則,早就刻劃在每一個人的基因當中;而後者是在社會上的經歷建構而成的,是可變的。通常而言,大部份人的社會性別,與生理性別大抵一致,然而在這個一致之中同時亦有微妙之差異,故會有所謂的男性化/女性化等詞出現。然而,這位女生,就是不幸的少數—自己認同的社會性別與生理上的性別相反,也就是性別認同障礙患者。而現行以生理本位的身份證制度卻正正衝擊著這些不幸的朋友。

現在的身份證制度下,我們以生理上的性別為標記。大家好容易會想到,這些有認同障礙的的朋友,尤其是男轉女的,會被家庭以至社會視為與易服癖一般的變態,有相當多的人更甚至會被逐出家門;這令她們在生活上的一切,尤其是在找工作方面相當困難。實際上,除了本地有關人士面對這樣的困境外,有外藉人士來港換證,結果淪為無國藉人士之下場。然而要她們離開這個困境,也只有做手術。而這樣對她們在經濟上更是遙不可及的負擔。所以,在身份證上的問題,我們應該要求政府承認確診有性別認同障礙的人可以改變在身份證上的性別,為他們能融合社會作出第一步。若制度不改變,他們的生活就無從改善。

即使她們能成功當回自己,這個社會上的目光,之如人妖這種稱呼,其實也就在一定程度上對她們有負面的評價。近日來泰國變性女星在香港及東亞頗受關注,但實際上風評不甚友善,若放諸於更多平凡的換性人士當中,她們受到的誤解更多;結果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她們仍舊抬不起頭做人,生活亦改善不了多少。所以,除了在制度外,我醠主張應用社會上的性(gender)去考慮人的性別,並非只在生理上去定奪。有性別認同障疑的人,其實也只是社會上普通的男女而矣,並沒有麼值得大驚小怪。

 

也許,在這個圖靈(Alan Turing)獲得特赦的聖誕當中,我們更應要思考自己如何去看與我們主流取向不同的人。他生活的方式,選擇,以至想法,只要問心無愧,在不影響到其他人的自由之前題下,也不應戴有色眼鏡去看待之。但願這個社會有更多的愛,更多的諒解,而不是憎恨與鄙夷。

 

  1. 即男性 []

作者:Johnny Cheung

留下來,因為香港仍然有希望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8930
Date: 2013-12-31 15:51:39
Generated at: 2020-10-30 09:13:2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2/31/58930/美麗有罪?論性別認同之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