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軍營是本土運動的新天

 

(Brandy 攝)

(Brandy 攝)

 

 

四名「香港人優先」之成員,短短數秒闖入軍營之舉,觀乎網上討論,多視為無謀之舉,但以後果而論,可謂引蛇出洞,將北京弄得毛躁起來,自揭對於三個主張本土意念的組織作出調查和評價,三個組織分別為「香港人優先」、「調理農務蘭花系」及「香港自治運動」(據有線新聞1月3日報導)。

 

然而,主張「民主、本土、反共」的「熱血公民」,以及開創「香港城邦論」的陳雲根博士,卻未能進入中共監控之列,實在讓人疑惑和惋惜。他們自稱反共,但對於中共忌憚之佔領中環運動,卻採取與大公文匯相同論調,每當向他們垂詢,有何優於佔中的良策,他們則以行動作回應,亦即向梁振英呼喊「落地獄」,可惜此舉成效未彰,未能回答詰問。

 

可是現在看來,答案已經出現:發起佔領軍營,將是比佔中更能震攝中共的運動核彈。

 

首先,擅闖軍營之事,的確大大刺激了北京的神經。我如何得知?讓我說一件剛剛發生的事。1月2日晚上,我和兩位相識多年的好友吃飯,其中一位是城中的年輕學者。約9時左右,他的電話響起,我看到來電顯示號碼是+86,他拿起電話也用普通話對答,而對話的大部份,他正正在陳述網絡對擅闖軍營一事的反應。他掛斷電話後,跟我們解釋,他去年有兩次飯局,認識了幾位自稱是來自北京的開明幹部,要聽聽他說香港的真實狀況。飯局是有中間人安排的,飯局上吾友對那些人印象不差,所以留下聯絡電話,但飯局中人直接打來找他,卻是第一次。來電是這樣說:主要是你祝你新年好,但也想想順帶跟你聊聊那個事情……。我得到了朋友的同意,將這件事寫出來,以證明北京至此,真個大為緊張。

 

再者,擅闖軍營所犯之法,也不過是《公安條例》之「沒有通行證進入軍事禁區」,而佔中所謂的公民抗命,其抗之法也是《公安條例》的「非法集會」,但佔中要數萬人,才有機會造出效果,佔領軍營者只要千人,已夠造成震撼。而且根據「852郵報」查證,《駐軍法》本身沒有任何解放軍可以擅自懲處闖入者的條文,只在第12條提及「軍事禁區的警衛人員有權依法制止擅自進入軍事禁區和破壞、危害軍事設施的行為」,換句話說,千人衝進軍營靜坐,如沒有「破壞、危害軍事設施的行為」,警衛人員依法是無權可用,結果要勞煩香港警方進入軍營執法,無論如何也屬大振本土聲威,羞辱鬼國妖卒的壯舉。

 

是故,佔領軍營運動較諸佔中,明顯成本細、效率高,而且對市民影響至少,易得大眾支持,卻能展示勇武,大大衝擊中共威權,城邦論者和「熱血公民」,何不立即帶頭領導?如果再邀請支持本土的離地中產留美學者孔誥烽教授舉家參與,連帶美帝也捲入其中,運動對中共的威力,必將以幾何級數提升。真正的本土派,沒有反對佔領軍營之理;佔領軍營運動,將是本土派真偽的試金石,誰不支持,再口說反共,也再不能掩飾,實際是為中共維穩的賣港賊。

 

作者:楊繼昌

楊繼昌
icq#:12494948,祖籍廣東梅縣。7月2日響應學聯試演佔中,成為511被捕人之一。家住150呎大面積劏房,有多115呎尊嚴,但非常恐懼加租。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9231
Date: 2014-01-04 12:04:07
Generated at: 2019-09-18 10:02:3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1/04/59231/佔領軍營是本土運動的新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