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佢柒不至可恥.反思朗誦比賽

(原載於:SHADOW

朗誦

 

最近網上瘋傳一段四年前香港學校朗誦節其中一位優勝者的表演片段,短片中該同學神情浮誇,矯揉造作,毫不自然,惹來網民恥笑及奚落,亦有人借此反思朗誦比賽及朗誦文化。在此,我想就此事分享一點看法。

片段中梁同學的朗誦表演確實是浮誇造作,有人留言說他「柒」,用這個字來形容他我可以理解,全因好好一篇詩詞文章,卻不得不用如此浮誇的語調和怪異眼神來演繹,完全失去唐詩宋詞的風雅,也盡失古代文人的內涵,以此作為朗誦比賽內容來表現詩意是不倫不類且毫無美感,只能歸咎於朗誦比賽的評審及其文化。

 

這種浮誇煽情的評核準則並非只出現於朗誦比賽,而是早已滲透在香港教育下的中國語文科當中。做閱讀理解或賞析文章時,學生總要用一種過份複雜的思維及豐富的情感理解文章,才能夠解答「考評局」或學校老師心目中的答案,殊不知這種答案都是自作多情,甚至連原文作者都不曾想像過好好一篇文章會被解讀得如此支離破碎,浮誇失實。去年記者訪問文憑試中國語文科閱讀卷中原文的作者,他坦言質疑考評局的標準答案並不準確。遺憾是學生在一味追求分數和考試的瘋狂競爭當中,哪有空閒理會文意詩意?更莫論透過朗誦技巧重新演繹詩詞的美感吧。

香港的中國語文科在考試及分數主導的教育制度下已經變質,原本可以推廣中國文學的朗誦「表演藝術」,亦只能被用作比賽,即使參加者不諳內容文意,沒有對其作品考究一番,而彷彿只要學會浮誇表情和矯揉造作的眼神和造手,亦能得到評判賞析,越浮誇,評判就越喜歡。反過來說,若果在朗誦比賽中加入參賽者對文本的認識,大概便會原形畢露,醜態盡現,仍然高舉「推廣文學」旗幟的評判即時無地自容,愧對歷代文人。

 

回說梁同學,他的特別朗誦技巧雖然是柒,但是柒不至死。現今資料科技發達,有facebook、Youtube各個資訊分享平台,按一個鍵就能夠「柒事傳千里」,一小時前的生活柒事轉眼間已經流傳於社交網站上,未來得及解釋澄清事實之前已經被網絡公審下了裁決,罪名就是「柒死」,遺憾是那些裁判官也不見得已經掌握了事情全貌便妄下判斷,甚至隨波逐流而人云亦云,人鬧我鬧,卻似乎沒有多想批評的理據和原因,也沒有顧及當事人的感受而純粹順手分享,結果一個不經意的分享在同學身上又割了一刀,何時流血不止根本沒人理會,總之批評為大,好聽點是為他著想而指點他,難聽的就是喜歡看人仆街罷。

無他,網絡世界彷彿不須負上任何責任,你一言我一語,誰知某君曾辱罵過你付出過的一點一滴?尤其香港人喜歡看人仆街已經不是新鮮事,只是梁同學其實沒有犯下彌天大罪,也不是犯了道德上的錯誤,極其量只能視他受朗誦比賽擺佈而沒有自主思考的傀儡,不至於要受到人們肆無忌憚的批評、嘲笑和奚落。

 

瘋傳的片段下有大班人留言說他「可恥」,我就不敢苟同。站在朗誦比賽參加者的立場,理所當然地是以奪冠為目標,而若要奪冠則該以符合評審準則為朗誦時的表現內容。姑且先勿論評審準則是否合理,事實上他不過是盡力地投入比賽,哪有可恥之處?若某君在朗誦比賽時仍然手持讀稿,這不專業的比賽表演可說可恥;若某人以懶散態度朗讀文章,敷衍了事,亦可以說是可恥。

但眼前這位梁同學卻是為了比賽,而曾經下過一番苦功,甚至修成「特別朗誦技巧」才會上台表演,何來可恥呢?只是一味踐踏而無視人家的努力和付出,不斷撕毀別人的勇氣和膽量,這是否正確的批評行為呢?有人說他是道友或精神病患者,設身處地而言,這堆過火而毫無營養的批評又是否可恥呢?

 

梁同學是可笑亦可悲,但可恥的應是變質的朗誦評審準則及朗誦文化。

據施仲謀先生在《朗誦的技巧與訓練》所說:朗是明亮、清澈的意思,而誦是合乎節奏的誦讀方法,故此朗誦可理解為用明亮、清澈的聲音,以各種合適的語言技巧完善地表達作品思想感情的一種藝術。故此一般朗誦比賽的評審準則不外乎音準、聲線、咬字、節奏感、動作、眼神、感情、感染力等。

我中學時期「不學無術」,未能成為被選中的小孩參加朗誦節,所以對朗誦節不算熟悉,但我猜想參賽同學很可能都有一種錯誤的想法,就是越表演得落力就能夠得到越高的分數,只會一邊朗讀,一邊左右搖擺身體,動作幅度之誇會大打折扣。他們甚少想及比賽其實是講求「恰到好處」,眼神炯炯有神就足夠,動作無須過多,適當時候擺手抬頭亦足矣,而語調亦應根據粵語九音為準,不用刻意扭曲以致不倫不類。

我個人深信梁同學的「特別朗誦技巧」並非自己創出,而是由老師指導而成的,而老師的指導大多是基於比賽評審準則而轉變。歸根究底,是評審對朗誦的審美觀以及朗誦文化的問題,才會出現像梁同學一樣的時代悲哀產物。無他,評審追求的是浮誇、是造作的動作神情,而不是參賽者細閱文學作品學有感而發的個人感受,他們不會理會參賽者有沒有了解文章的基本內容和思想,就直接將評核跳到感情表達上,強行要求學生將非內心情感加入表演上,結果參賽者都裝出一副「我理解詩意」的模樣,才會弄巧成拙,本末倒置。

 

朗誦的存在價值在於能夠幫助學生了解文學作品的時代背景、作家思想及感情、修辭造句,亦可訓練咬字音準,對閱讀理解、寫作及日常溝通均有裨益。可惜朗誦變質淪為比賽競爭工具,而評審沒有完全考慮參賽者的準備過程時對文學作品的真正認識,就強行地將「感情」列為評審準則之內,使參賽同學為做感情戲而造作,糟蹋了好好的一篇篇文學作品。至於梁同學,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全靠他,人們才會藉此反思朗誦比賽,他的柒並不可恥,而是有意義的。

 

 

作者:Shadow

Shadow
影子,網絡作者。曾經以為有光才有影,後來發現影子一直存在內心某處,只是一直掩藏而已。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59268
Date: 2014-01-04 22:29:46
Generated at: 2019-06-20 04:13:5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1/04/59268/其實佢柒不至可恥.反思朗誦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