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從來不是普世價值

(原載於:無待堂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iz4aks)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iz4aks)

 

大中國論及左翼論者愛談「普世」,好講「國際」人權,但是《歐洲人權法》卻說講「移民管制大於家庭團聚」。家庭團聚是一回事,卻更加要考慮一個地方的法律基礎、民主基礎以及公眾利益。可見即使是歐洲的人權觀念,團聚和移民也並非神聖不可侵犯,而是必須跟現實政治磨合調和。其實不用翻歐洲的書,我們都會覺得這種想法才是合理的。

 

泛民那種完全擁抱新移民團聚權利,而將其餘一切拋諸腦後的做法,不是出於普世價值。大陸人團聚高於本地民居福祉和意願,這是中國血統至上論一。單程證是基於血源和血統運作的,所以它不是一個一般意義的「移民制度」,而是高度排他的。泛民支持的也僅是大陸移民的團聚權,卻將自己包裝成出於平等大愛。他們支持的是大陸人,而不是「移民」,要搞清楚。大陸以外人士跟香港人結婚,要團聚,是沒有單程證這種不看身家背景的優厚對待的。

泛民長久以來都是將排他的民族主義包裝成普世價值。他們伙結左翼膠人,鼓勵新移民陷於貧困,然後展覽之,站於道德高地謀取私利和光環,再全力支持中港融合,拋棄本地一切條件考慮。太迫?不公義?大陸人本來無權,但現在比你優先。是誰說了算?是中共。但誰人支持?泛民支持。

 

地方有自治權,並通過公民賦權的民主制度去決定接收甚麼移民,是世界通例;即使是一黨專政的大陸,地方政府也有權力拒納移民。政府不是善堂,講人道更要講本地居民的承擔能力,這就是普世價值。香港既無民主制度,《基本法》漏洞重重,本地人安居無所,香港現在輸入的移民,是好人是壞人都好,皆為程序不公義。犧牲本地人的公義和利益,成就的只有大陸人的好處。

泛民抱持的不是普世價值,而是極端的中華法西斯主義:中國新移民明知負擔不了,也可以來香港「團聚」,然後叫香港社會資助。這個現行政策的著眼點,是因為他/她是中國人——這就是特權。泛民實際是中港融合論者,他們和中共沒有分別。他們認為既然香港是中國一部份,所以中國人有權利享用香港資源。「區別」他們,就是有違「平等」。無論是七年還是一年,在中華法西斯的混一邏輯之下,自然都成為「歧視」。

先照顧本地人,是常理;然後考慮移民,是普世價值。認為香港老奉要資助養不活自己都要來港受罪的中國移民,是民族主義加法西斯主義。

 

傳統中國講「親親而仁民,仁人而愛物」,先親愛親人,然後仁愛其他百姓,最後愛惜萬物,是有等差的。追求「平等大愛」,是近代才有的極端思想,是會死人的。法國大革命之後的歐洲用二百年的革命和戰爭學到了這些價值背後的恐怖,所以各國都知道要有政府持中平衡、有傳統的國家勢力節制外來文化和移民,否則公道瓦解,妹仔大過主人婆,天下綱紀灰飛煙滅。因為英殖政府撤出香港,港共政府則配合中共殖民大政,而故意讓出主場,任由司徒華遺毒的中國民族主義膨脹並騎劫民意。

左膠、社運人、社福泛民和愛國泛民除了實際的政治經濟利益,亦有激進的平等大愛主義意識形態,無不想推廣一種不分次第的大愛。他們會陷於偏激的大愛主義,是由於:(1)虛假的民族虧欠感,認為香港人接受英殖統治,避過多次大難,所以要償還同為同胞的中國人,類似言論思想,見謝志鋒之流話語。以及:(2)虛假的階級虧欠感。持類似思想者,多為左膠,認為香港是剝削階級,而中國人則是被剝削階級,所以香港人有原罪要償,香港人做甚麼都錯,大陸人永遠要包容,更受法制和輿論的特別保護,更有中共喉舌的「新香港人」論保駕護航。哪裡有「弱勢」是如此「強勢」的?你告訴我﹗

能叫大愛的,就不是中庸之道。因為大愛是一種捨己自毀,都要愛人的狂情。中庸之道不只講愛,也講理。香港的人口政策已經失去中道,外來中國族群變成貴族,配套多多;本地人(例如中產)反而淪為孤臣孽子。甚麼普世價值?甚麼國際人權?這分明是要香港開倉派米,卻只派給中國鬼子,這只是以理殺人加上中華法西斯。

以前的東亞,孔孟之道也是天下之道,大概也算是一種當時的「普世價值」。但「普世價值」是不是絕對價值?絕對不是。江戶時期日本有個漢學家叫山崎闇齋,他問學生:「方今彼邦,以孔子為大將,孟子為副將,牽數萬騎來攻我邦,則吾黨學孔孟之道者為之如何?」(如果今天中國以孔子為大將,孟子為副將,率數萬騎來攻我國,我們學孔孟之道的人如何是好?)

他的學生答不出,山崎答道:「不幸關逢此厄,則吾黨身披堅,手執銳,與之一戰而擒孔孟,以報國恩,此即孔孟之道也。」(如果日本不幸關逢此厄,則我們身披堅,手執銳,與敵軍一戰生擒孔孟,以報答國恩,這就是孔孟之道。)抱持仁愛,不等於國家要開善堂;幫助弱勢,不等於要自己挨餓才叫公義。服從普世價值,不等於要被人用「普世價值」搵笨。永遠被人搵笨的不是普世價值,只是戇鳩。

 

以「普世價值」來壓抑香港人自衛的,只是賣港賊或者德之賊,而不是真正抱著普世價值。香港理應由香港人主宰,香港首先是為了實現香港人的幸福和安樂而存在,斷不可能為了實現那些大愛、平等、博愛的「價值」,而置活生生的香港人於不顧。先己後人,這就是普世價值;面對外部侵略,起來反抗和鬥爭,這更是古往今來的普世價值。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0936
Date: 2014-01-21 00:00:25
Generated at: 2020-06-05 20:59:4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1/21/60936/「大愛」從來不是普世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