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諷刺

文匯報截圖

文匯報截圖

 

教協本為司徒華先生在港創立作為香港民主及社會運動的一個資源動員基地,算得上香港民運史的一個重要象徵。司徒華成立教協作為教師公會,亦以教協凝聚大量教育工作人員,作為一股不可忽視之政治動員力。由於華叔少時,曾事於中共之衞星組織學友社,親歷中共於社內進行滲透、傾軋、權鬥之害,加上深知中共必會積極滲透在港組織以便控制香港及或組織動員影響輿情。司徒先生於其回憶錄中寫道:

我知道,共產黨滲透入每一個團體,是必然的事,任何群眾性的社團,包括所謂同鄉會,他們也要滲透,只是採用方法各異,不滲透那個團體,意味着那個團體沒有用處。我覺得一點也不恐怖,沒有中共滲透,才是奇怪。 - 《大江東去–司徒華回憶錄》,p. 204

 

對此,華叔為有效防止中共滲透奪權,創以內閣制運作之理事會處理教協日常事務,並設監事會監察理事會運作。其中理事內閣人數之龐大,以香港公會之規模而言絶無僅有。司徒華於回憶錄言,人數龐大之內閣難以組成,一旦原內閣之外有人欲立新內閣參選,絶對會被眾會員發現。只要此法得行,中共不可能於其在生之年於教協奪權。何奈,此法其實有違民主之精神,同時抑制教協內之良性競爭,人事流動亦大大受制:

…現今教協每兩年選一次理事,但一個理事內閣由39人組成。如果理事內閣有真正的輪替,有意角逐人士必須組成一個39人的候選內閣。…試問眾合39人挑戰舊有理事會內閣談何容易?結果,每兩年舊有的內閣邀請兩三位新面孔進閣。這種安排下,一來沒有真正的輪替,整個理事班子即使有心,但進步步幅大極有限;二來不是人人可以進入內閣,也即是常常説的被選有門檻,而且很高。其實,這跟中央政府換屆有何分別? - 陳為建:《與其埋怨教協淪為蛇齋餅糭的機構》2014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yanne { trimmed reality })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yanne { trimmed reality })

 

不少人曾對此制度作出批評,謂華叔以此獨攬大權。對此,司徒華先生曾強調為有效防範中共滲透,此制度極有必要,監事會之設立及選舉亦已保障教協之制度受會內民主監察。唯教協本身除以教員公會身份立足於香港港,亦為香港泛民主派社會運動最大之動員資源。於港英時代,政府甚至視之為「壓力團體」,如此則視之與社運組織無異。而教協為社運組織,其以科層化之架構運作,雖「科層化組織能夠維繫較長期的運動參與,但是卻往往缺乏彈性與創新性格,並不一定是最理想的社運組織形態。」 (陳鈺婷,關於社會運動概論一書之閱讀心得)教協組織科層之龐大,牽涉之人數之廣,加劇壓抑教協作為社會運動組織作迅速回應所需之靈活、彈性。

任何一組織,以此低流動性之科層化架構運作多時,雖未致腐敗,行動亦會變得僵化,而行動思維之僵化,亦會導致一組織走向腐化、敗壞。此尤以社會運動組織更甚。歷史沒有例外,當然教協亦絶非例外。作為紮根香港超過三十年之政治勢力,其體制之僵硬有礙思維之更新,使之往往難以為社會議題盡快作出有力回應,尤於反國教與林老師「爆粗」事件中,可見其思維僵化守舊,不貼實情。

今教協之僵化,更間接為中共政治勢力於香港混水摸魚,提供可乘之便。中共乃一不折不扣之控制狂,其政改之用心,仍非以政改與香港人達成共識,而要利用政改安插假民主,於普世法理中魚目混珠,以全面控制香港。中共極需要泛民主動員組織能繼續被僵化思維所拖累,使其巨人般之政治勢力難以發揮,甚至遲不表態而錯失時機,間接為中共賺取將生米煮成熟飯之時間。如此,為反中共滲透而架床疊屋,教協因而由香港民主力量最大組織,變成中共眼中之穩維棋子,不可謂諷刺。

 

歷史,從來科學而唯物,永不對吝嗇懲罰,而歷史之懲罰,又總是來得非常諷刺,無人能置身其外。要怪,只能怪人太無知,為追求自我感覺良好或所謂傳統教訓而保小棄大,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司徒華亦此料不及,世界變化之快遠超其想像,而自己先創之巨型內閣制,反令教協行動思維僵化,甚至被中共利用,使教協可能成為香港民主前途之絆腳石。

司徒華窮一生免其所創之組織再遭中共滲透,今教協雖能自保於滲透,卻未防中共乘組織科層僵化之便,漸削香港之民權,亦使市民對借助泛民主派抗共之期望漸消,此可謂歷史對司徒華先生的諷刺。

 

作者:SamXjones

正因冇人會知幾時會失去曾經擁有, 所以今日開始要收拾心情全力戰鬥。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0970
Date: 2014-01-21 02:10:58
Generated at: 2022-12-05 13:20:3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1/21/60970/歷史的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