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恨而復愛的陳蕾士:半桶水淺談範文教學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Nieve44/Luz)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Nieve44/Luz)

 

論80後的集體回憶,一定少不了〈聽陳蕾士的琴箏〉,友儕之間提起,必有殺作者而後快之恨。縱然,我其實很喜歡這篇,也覺得黃國彬以意象摹寫琴音確實精彩,只是他的幻想太雄奇壯麗,不是人人「啱channel」而已。我們都記得這篇,也引以為學界災難,只因它是那二十六篇會考範文之一。學制改革,取消了為人詬病的範文,現在又大張旗鼓的回來了。

 

曾經,我也懷疑過那二十六篇範文的存在價值。猶記得中五上學期讀完《孔乙己》做課後練習時,面對一大堆針對課文瑣屑內容的習題,做完了不禁在練習簿空白處發起牢騷來,慨嘆為何要記誦此等無聊之事,卻不多花時間學習一些實用的知識。最後一句仍有印象:「我不想將來只記得黃蒙田在竹林深處吃過蠶豆鮮筍飯,卻連寫一封簡單的書信也無從入手、無能為力!」老師終究看到了,回覆了大半版,既感嘆考核內容過於細碎,又無奈學校與考試局的要求她不能置諸不理。

也難怪我會憤怒。那一年某次測驗的題目和答案,恐怕我會永遠記得:「在〈我和我的唐山〉一文中,作者錢鋼在書店裡看到哪兩本提及唐山大地震的書?」答案是《世界歷史上的今天》和《地球的震撼》。老師為保學生成績,謹小慎微是應有之義,但這真的會考嗎?結果1998年會考中文卷二〈我和我的唐山〉踪影全無,自是後話。

 

時光荏苒,因緣際會,也陰差陽錯,大學主修歷史的我竟然教了三年初中中文。看著當年自己欣羨不已的「沒有範文的新一代」,卻才真正令我無從入手。上課,課文仍是要教的,但課文只為所謂『語文能力』服務,今天讀了〈岳飛之少年時代〉「岳飛字鵬舉相州湯陰人也」,「也」字解作「是」,於是考試時就算遇到沒有讀過的「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亦應能指出「也」=「是」。如果中一課文〈背影〉是抒發親情,到中三讀到〈媽媽的手〉也應可以舉一反三,考試時給你龍應台《目送》的選段也可以應付吧?

看似完美,既能培養語文能力,又不用背誦,但不難發現,課文雖然仍是當年那些耳熟能詳的名篇佳構,但考試不考——而且是教育當局說不考——又有多少學生會仔細研習?大家都紛紛將文章內容剪碎,能契合單元重點,便算虛應故事。後來發現,如此教法,學生不溫習,也根本無從溫習,家長投訴「我個仔都唔見佢溫中文嘅」之餘,成績也不見得好,於是「名無範文而實有範文」,考試照按課文出題,成績攸關,學生便不得不讀,稍有不同的是,課文全文印明卷上,參考作答即可,就免卻鼓勵背誦之嫌了。但其實箇中深意,也不過想學生把那些文章多看幾遍而已。

 

至此我才明白當年的範文教學是為了甚麼。閱讀有助寫作,人盡皆知,學校千方百計鼓勵閱讀,但言者諄諄總有聽者藐藐,範文就是「補底」,你怎樣不看課外書也總要對這些範文稍加努力。假使閱讀課上學生看的是一本挖空了心再藏一部iPhone的書,又將範文從中文課的基本要求中剔除,學生還剩甚麼呢?如果他們當中某些人胸無點墨,作文簿中老師的紅字和符號比作文字數還多,卻奢談要他們發展高階批判思維,無米之炊何其難為!初中情況如此,文憑試之慘烈已有不少分析,則在此不贅。

取消範文,是買櫝還珠的失策,徒具「拆牆鬆綁」的皮相,以為能令學生更具學習動機,靈活變通;卻不思基本能力的培養,必須有一定的實學基礎,非靠精研細讀不可。範文使學生囫圇吞棗不求甚解,儘可改變擬題方式,多鼓勵學生基於文本抒發己見,而不是將根基全盤抽走,要學生建立有如空中樓閣的所謂「語文能力」。

 

儘管我已恨得不會翻閱那本《地球的震撼》半秒鐘,但我仍然慶幸自己知道「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不是黃子華的專利,母親小五已經讀的「車轔轔馬蕭蕭」,甚至原來香港有著那些古老而有趣的店舖,充滿傳奇的色彩,決定去看看它們。

 

作者:慶生

慶生
慶生,唔係好乖嘅基督徒,前中學教師,篤爆匯豐錯版100蚊紙始作俑者,曾經留學日本,而家係freelance日語教師。 此外亦係行動不便嘅拐杖友,最近新寫專題:「椅杖遊蹤」系列,希望喚起大家關注呢個常人唔為意嘅咫尺天涯。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1051
Date: 2014-01-22 16:17:00
Generated at: 2019-10-20 23:30:5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1/22/61051/令人恨而復愛的陳蕾士:半桶水淺談範文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