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電視發牌風波出力,義無反顧,無怨無悔
- 譴責鄭松泰先生的失實文章,還本人清白

左翼21成員被驅趕下台(黃世澤攝)

左翼21成員被驅趕下台(黃世澤攝)

 

每念港視一役種種對我的誣陷,我感謝事後很多人為我平反。1但三個月了,坦白說,我仍隱隱然相當在意。這根刺,不是因為別人說甚麼左膠右膠,而是那些直接「老屈」我私募捐款的人,完全是無中生有,根本不了解事情便評論。

當時為免激化所謂的左右之爭,掩蓋挑戰不公義的社會運動,我選擇了緘默(儘管終歸在很多網台從頭到尾說過原委),卻一直想,這種姿態,真的令事情水落石出?我往日天天上的高登,那些巴打絲打會相信我,站在我這一邊嗎?如果沒有,我會覺得這不白之冤,非常不值。自己站出來為社會運動做事,卻面臨無理的誹謗,沒有比這種情況下還啞子吃黃蓮更受冤屈了。

那些無待堂葉政淳之流的網絡博客,誇張失實太過,我本以為實在無須理會;甚至黃毓民、譚香文後來在報章聲討我,曾經想過我應否還擊,我最終沒有實行,由他們與教眾歡喜罷。2可最近看到一位鄭松泰先生在《台灣新社會智庫》發表「『左.右膠之謎』︰香港社會抗爭的本土轉向」—–一名學者,沒有經過事實求證,沒有經過嚴謹推論,竟然可以隨便結語「巧借開放大氣頻譜為名目籌款」、「本文起首提及「左膠」假借電視發牌抗爭騙財一事,其實沒有如此複雜,「左膠」的罪名不是「膠」,而是有違明確的道德底線︰借抗爭私募騙款,扭曲運動目標,是為「左賊」。」3

如果只是網絡閒言甚或是報紙文,我還可以覺得沒有人會當真的,但一名學者在智庫發表文章,學界隨時會引用、當作認真研究出的結論,便意味著誹謗可以當真了。

我覺得,我有必要,把這些流言蜚語通通來一次了結。

 

再講多次:唔好再扣「左膠」帽子

我希望那些仍對「借抗爭私募騙款」抱存絲毫相信的人,先聽聽我10月23日在花生台的「大君伐」、10月21日D100《風波裏的自由Phone》的發言,裡面基本上已解答了大部份細節。(本來11月2日的DBC數碼電台「早晨八達通」《周末會客室》有一個很詳細的訪問,但已經找不回archive了)4不想聽節目的,可以先讀讀獨立媒體的訪問和重讀當時的聲明5。我希望再重申數點:

1. 運動開始的時候,我們與港視員工蘇萬聰先生和毛孟靜議員多次交流當日流程,當晚做甚麼,節目如何交接,是大家彼此知會的。6我雖然只是負責搞遊行,並非聯絡的代表,但如果三方互相知會、互相交流的結果也被視為「騎劫」,我不知道甚麼才不叫做騎劫了;

2. 有關籌款,再引用訪問的說法:「籌款係為事不為人,唔係籌俾自己。其實本來打算遊行時籌款,但因為唔夠人手,去到金鐘就放低左。有熱心義工後在未知會我哋嘅情況下設立新的籌款箱,亦貼左唔屬於我哋的poster在籌款箱上,為了釋除公眾疑慮。我哋發現後已即時以膠紙密封錢箱,停止籌款。就算睇返網上張相原本遊行時嘅籌款箱係無職工會的poster,但義工臨場整嘅就有。我同區諾軒亦之後委託律師到場監察點算,原本打算把捐款交給香港電視員工代表,作公民廣場留守物資之用,但員工代表婉拒捐款。然而,在雙方協議下,決定將捐款全數捐給樂施會。」這已經是原原本本的過程,過程當中,哪一點有私募?哪一點違反道德底線?我並不認為用背景猜疑幫手點算的律師及捐款機構是合理的批評;

3. 有人說為甚麼籌那麼少,所以有可疑。這首先是極其不尊重律師在場監察、公開點算所得的結果,其次,有義工當時表示,曾經有市民到帳幕處表示希望捐款給王維基司法覆核,義工表明捐款箱只是為籌措當日下午的遊行開支,婉拒了該名市民,可見即使義工在我們不知情下擺了箱出來,他們仍有向市民清楚說明籌款目的,他們更加沒有高調呼籲籌款。這點,可以向何芝君老師引證。其三,黃毓民說相比阿牛整晚籌八萬,質疑我們為何差距那麼大,然而當我們發現有籌款箱,已立即喝止及封箱,中間只是一個小時左右—你還希望籌多少?像你老人家到美加呼風喚雨嗎?

4. 有人說,若是為償還遊行開支,就應該從一而終,何需變更目的將它捐給港視,然後又捐給樂施會,是否你們心虛?那不是違反當初捐款者的意願嗎?我承認這點是有判斷上的爭議,但當時情急而下這判斷,正是希望免生爭議息事寧人,免除一切私募的嫌疑。但如果再選擇,我還是覺得這樣是最能夠免受指責的做法,這筆錢毫與我方毫不沾邊,就不要再以甚麼私募行騙的歪理誣陷了!

5. 在香港,政治團體要短期內申請合法籌款,基本上是沒正式牌照可以申請的。一般政黨最多申請的獎券籌款、賣旗籌款,申請文件來往,至少需要用上數個月的時間;七一遊行申請的小販牌照,本意是為販售貨品,申請至少一星期,民間團體要「合法」,一直只能走這些縫隙。港視運動從籌備到開始只是數天的時間,根本完全沒有餘裕作這些申請。因此黃毓民在網台以自己申請小販牌籌款佐證自己合法,係引喻失當,分析離地,不了解其實際情況而作出的無理攻擊。7正如黎則奮所說,民間團體開街站籌款,本身是社運常態。8以此作為攻擊政敵的口實,其實同時在攻擊多年來各大民間團體的清譽。

 

不問是非的人,卻要一次又一次把左膠的帽子扣到別人身上,第一,我從來不認為有甚麼左膠-自治的二分,第二,我從來沒有自認左、左膠或疆左這些詞,在中間光譜的人多的是。正如有一次公開論壇遇到譚凱邦,彼此亦認同在很多立場上(例如爭取單程證審批權)大家沒有相異,問題只是有人利用議題乘機分化泛民。9

況且,那筆遊行開支,最後是由我們自己硬食的,如果為了「私募」卻又硬食開支,這倒真是笑話。

 

學者應有的操守

鄭松泰先生發表的文章,不問事實,把虛假的私募說法當作事實,把左賊的罪名無端加到人身上,這本身足以構成誹謗罪。

我不學無術,未有機會修讀博士學位,然而我以為身為一名學者,發表的文章應該小心考證、嚴謹推論,這是學術界最基本的要求。我欣賞鄭先生最初在文章中梳理社民連如何成立以致反高鐵等等社運歷史發展,但文章後段將一堆事件堆砌為似有還無的故事,例如將學民思潮反國教一夜結束、社運人士的階段性勝利歸納為運動總是無疾而終,最後竟筆鋒一轉,說其實不是那麼複雜,因為這班人「私募籌款,扭曲運動目標,是為『左賊』」—-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跳躍的推論!

整篇文章從來沒有提出社運人士歷次事件哪裡私募籌款,哪裡扭曲過運動目標(我就算姑且把反國教無疾而終當作證據,但無疾而終與主辦者扭曲運動目標是兩回事),你聽過甚麼叫以偏概全吧?Karl Popper說決定論的說法不科學你聽過吧?正如左翼21、民間電台與社會主義行動是南轅北轍互不相干的團體,絕不應類比;反高鐵、反國教與新移民問題是三件截然不同的事件,不但不能得出你所謂的結論,一條決定論式的定論。你列出每一項事件,也是否定你的結論,除了人身攻擊,究竟你的文章希望說甚麼?

 

結語:誹謗是時候停止

終於港視運動,互相攻伐,結果港視的員工怎看公民社會,今天的「公義」今天的電視制度又推進幾步?我當日道歉我至今懊悔,並不是因為你們這些攻擊我的人,而是我為我們公民社會,竟然無法聯結港視員工延續爭取公義的運動而嘆息!我感謝有不少港視員工事後坦誠的交流及支持,特別是留守時期的十位員工。

檢點平生未盡心,自問該次事件,我自身要檢討的多的是,對我來說該次信心上的打擊是久遠的,我很多時站在街站工作均責難自己為甚麼當天我無法打一場漂亮的仗,當我在高登回溯當日責難我的留言,作為一名曾經常常閱讀的用戶,內心是何其難受。我特別與一位住在我選區的絲打對話,她表示自己是當區居民,起初說甚麼一家以後不投了云云,我不認為作為區議員要很介懷選票的說法,但這種說法事實上是相當令人氣餒,我雖然擺出勇氣彼此坦誠交流,她最終諒解並覺得當中有所誤會,但我可以跟多少位市民說清楚種種誣陷?(權責而言,其實遊行完畢我便可以完全收工,但當晚,三方都沒有任何晚會的準備。老實說,我可以完全放手不理。)

為甚麼有些人可以瘋狂到,捏造那麼多謊言加罪不喜歡的人,全天候,24小時,像為以筆殺人為生,我實在不理解。但我希望大家認真直面當下的問題:左右之爭對於爭取公義毫無作用,只有消耗民意而已,與其花時間老屈你不認識的人,倒不如想想怎樣抵擋赤化、如何推進社會改革與普選!

關於鄭先生的失實文章,我已經向《台灣新社會智庫》作出投訴,我用誹謗這個詞,已經過三思,如果這些行為持續,我不排除透過法律途徑,控訴當中不義。

 

  1. 我特此感謝梁文道、黎則奮、劉桂標和王岸然先生在肇事初期連日在報紙刊登的文章;吳志森、鄭家富、鄭振耀、小米、陶君行和鄭經翰先生在電台節目捍衛我們的清白;林忌先生在其專頁為我說話;不同社運組織與人士的協助;更特別感謝韓連山、何芝君老師及保衛香港自由聯盟各位朋友的幫助和關心,澄清籌款問題的細節,特別是特意為此與梁國雄議員開會,討論如何回應無理指控。雖然最後沒有行動,但給予了我坦然面對事情的勇氣。
  2. 黃毓民,「毓民特區:抗爭主體豈容鳩佔」,《太陽報》,2013年10月26日。;譚香文,「人民之聲:如此政黨 真羞家」,《太陽報》,2013年10月26日。;黃毓民,「毓民特區:取巧募捐實屬不智」,《太陽報》,2013年10月27日。
  3. 鄭松泰,「『左.右膠之謎』︰香港社會抗爭的本土轉向」,《台灣新社會智庫》,2013年1月13日。
  4. 花生台,《大君伐》,2013年10月23日。,《風波裏的自由Phone》,「十二萬人的感動,今晚上街睇電視」,2013年10月21日。; DBC數碼電台,《早晨八達通》,「周末會客室」,2013年11月2日。
  5. 梁珮珊,「專訪陳璟茵:我驚,但仍要站出來」,《香港獨立媒體》,2013年11月16日。;「有關籌款款項聲明」,《萬人齊撐!!!快發牌比香港電視!!!》FACEBOOK專頁
  6. 《拒絕黑箱作業,還我電視牌照! Support HKTV for a free-to-air licence!》FACEBOOK專頁
  7. 黃毓民,「黃永志你憑乜撚野做左翼」,《毓民踩場》,2013年10月31日。。題外話,他自己也被陶君行、蕭若元指控私吞美加籌款
  8. 黎則奮,《黎則奮政治經濟學》,10月。
  9. 該論壇為街坊工友服務處舉辦的「人口政策與 族群矛盾團結或死結?」論壇。

關於作者:區諾軒

區諾軒
南區區議員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Ansheles 可能係最成功的ViuTV 藝人 by Terence Yun
    當一個演藝人以他的個人身份做一個節目,其實已經算是成功了,看看那個《返歸啦俄仔》便是為他度身訂造。當然世界盃在俄羅斯是其中一個理由,但是如果他不是一個好藝人,電視台也不會特意做他,所以說明他是有其能耐。而他亦很稱職,他能夠搞笑、反應又快,他…
  • 條仔明明HIV+ 但呃人無事,仲公然中出係咩玩法? by 清風
    G 本身都唔係一個會周圍玩嘅人。佢好小心,但佢同我一樣都係一個用情極深嘅人。我好好彩,只係分手,冇撚左段感情同埋大阪來回機票;但 G 佢冇左男友,亦俾男友背叛左自己條命 。我相信呢個世界上有唔少人都有足夠嘅性知識去預防疾病,但原來,即使你唔…
  • 我女朋友有個孖生姐妹 by 毛言地
    冇錯,我女朋友係有個孖生姐妹,係似樣到齋望個樣我都未必分得出——但我冇孖生兄弟嘛,我女朋友會認得出我。雖然佢地的確成日出街,雖然我拍拖有時都會變三人行,但邊個見到我會飛撲埋嚟,邊個見到我淨係會笑笑口打個招呼我會睇到嘅,咁都唔知邊個係你女朋友…
  • 中出即飛 by 堂前燕
    每次扑野之前,總要說一輪甜言蜜語,慢慢地連她都不相信,自己竟然有點相信他了,終於有一次,他中出了她。當初,女孩將他當成是SP,當然除了性愛,他也會盡sugar_daddy的責任給她買名牌和iPhone,但無可否認,對於初經人道的她來說,他的…
  • 拍拖愈耐,男人愈懶 by 小盛女
    仲記得曖昧期嘅時候,阿Mike會帶我周圍去食好西,法國餐廳、日本居酒屋、地道大排檔,次次新款,拍咗拖之後佢就話食咩都無所謂,你諗啦你熟啲,一齊咁耐有幾多次係佢搵餐廳同我去試?一隻手數得晒。我唔係期望次次都係佢搵,但係十次有一次都唔會好過份掛…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