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一種病叫「中港融合病」?

 

禽流感病毒  (photo via cc Wikipedia Commons user  CDC/ Dr. Erskine Palmer)

禽流感病毒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CDC/ Dr. Erskine Palmer)

 

(原載於作者網誌)

 

假如沒有就最好囉,歡迎異議。

 

大家請試用常理想想:假如你要帶你的心肝命根寶貝寵物到外地旅行,例如美國,你會被要求提供不少於三十日前的防疫資料,確保寶貝沒有帶病。假如資料不全,而硬要入境的話,也不算不人道,就是要立即隔離防疫、坐三十日「移民監」才可以出來和你親親。而你日日對着自己的寶貝,當然知道牠有沒有病,但移民局一樣跟足規矩。此謂之「自由的底線」:不能「攬住死」。

 

而竟然這種「常識」,在香港 (特區政府) 是完全沒有的。因此可能有一種比禽流感和沙士更會殺人於無形的病毒,令得人喪失了常性變成喪屍。在醫學界未有明確「確診」之前,姑且叫它做「中港融合病」。

 

病情包括:日日攬住幾千隻發瘟雞來香港自由行、大融合。而實在香港的雞場供應,從來都能自給自足。明知冒着完全沒有必要的風險,為何連起碼的分流也不做?

 

世上有一種「大歷史」,不是中國人埋首故紙堆可以看得懂。而即使中國的歷史從來都有記載和分析,但起碼坐江山、做主子的,從來也不肯承認自己不懂;而更有甚者,是一大堆「擦鞋仔」,硬要瞞上欺下,只懂在主子面前邀功,讓瘟疫變成不可收拾。

 

而香港這種「化外之地」,勝在可以看全世界的書,而且沒有什麼這樣那樣不准看的藉口 (起碼廿三條未有立法前的情況)。於是乎就有了不少「刁民」,就像「國王的新衣」裡面的小孩一樣,專門衝着主子不想提的「破事兒」,指手劃腳說三道四。

 

講到這個看書的問題,但凡有看過 Jared Diamond 的書 Guns Germs and Steel – a short history of everybody for the last 13000 years,都不會忘記一些對人類文明產生過重大影響的事情,其中一樣叫「瘟疫」。而瘟疫之所以橫行,說穿了都只是「人禍」。而人禍的其中一招,就是「卸膊」;例如明明是外來的傳染病,硬要指鹿為馬,說成是「風土病」。

 

對於這種草菅人命的批判,大陸最近也有一套電影專門提出,那是《大明劫》。講的不是戰爭,而是瘟疫。介紹由落泊郎中吳又可寫出《瘟疫論》,比起西方早二百多年得出防治瘟疫的道理,但終歸大明「難逃一劫」。而出自名醫之口,是皆因「重馭世之術,輕經世之道,失敗是早晚的事」。

 

原本應該是大年初三才是「赤口」的日子,不過由於「又」有禽流感,搞得家裡沒有活雞過年,激怒得了我家的虎媽老祖宗,那就可算是值得宣戰的大事。況且更加令到本地雞販被迫跳海抗議,對689這位日日念咒般喃嘸着「民生無小事」的所謂特首來說,看來這個禽流感的問題,不及早認真源頭加以「真正的撲殺」,絕對會變成另一種真正的「風土病」,就是「官威掃地」。

 

所謂「中港融合病」的防疫常識,就是本來河水不犯井水,大家相安無事;忽地裡冒出一個「大融合」的「大頭鬼」特首亂搞一通,得本來無事變成大件事,又怪得了誰? 香港人的本土意識高漲,首先矛頭直指特首、繼而遷怒北京,也又怪得了誰?如此高招的借刀殺人,假如特首不是「無間道」,又也連真正的無間道也要叩個響頭認他做師父了。

 

所謂「真正的撲殺」,是相對於「虛假的撲殺」。話說特區正正就在1997年回歸臨近,出現了第一宗「人類感染禽流感」個案。其實早在96年,廣東省便率先在一個農場飼養的鵝身上發現高致病性的H5N1禽流感病毒。而延至97年5月,H5N1病毒「登陸」香港,一名三歲小童染病,未能確診;有關病毒被送往美國檢查。小童過身後,到8月才被證實是死於禽流感。

 

這個擺明是中國輸入的傳染病,要對付的話,不是這麼難吧?隔離檢疫就是,常識啊。不過特區的政府就是本事特別高,專門就來撲殺本地的雞農,更加嫌不夠斬草不除根,連本地雞販的牌照也要大清算。假如還未知道病情可以達到什麼喪心病狂的地埗,可以看看「臨時立法會」的「高招」,司徒華是怎樣記錄的,就是當日特區政府決定要借「防疫不彰」為藉口,推動輿論,把「市政局」也「撲殺」掉。而市政局真的病毒不在流感,而在民主:看看司徒華寫着 – 在《區域組織檢討諮詢報告》中,特區政府不打自招地透露了一句:「從政治角度來看,設立一個較立法會擁有更多直選議員的市政局,會有深遠的影響。」(第三‧一○段)

 

原來「撲殺」的真正對象是本土經濟和本土民主,也又怪不得「日日食雞」那位,可以官運亨通如此了, 原來是撲殺市政局有功才對。

 

香港本來就沒有病,因此才會在97年由楊永強主政醫療改革的時候,是朝着新加坡的制度去改;目的是從救急搶險、過渡到全民保健。而這個情境假設之由來,正正就是因為在港英治港期間,基本上已消除了所有重大傳染病的危機,因此特區政府的精力,應該是放到更高層次的幸福需求才對, 怎麼還要這低層次地但求保命?

 

不過這種英國人的自信,敵不過中國人的自信。因為英國人知道衛生常識,要做得到河水不犯井水,就必須要有隔離措施。而中國人的自信,就是「我沒有病」,要隔離就是「傷害同胞感情」。因為「香港的東西到內地就不需要隔離,幹啥內地的東西到香港就要隔離?」

 

兩地的公共衛生標準差異如何, 對人命價值的標準差異如何,相信只有傻的才看不穿需要分流的別要。而這種「比傻更傻」的喪心病狂症狀,亂搞一通病毒兜亂, 不叫它做「中港融合病」,又可以如何稱呼?

 

此謂之:重馭世之術,輕經世之道,失敗是早晚的事。

 

補註: 今年車公又來顯靈, 一句踢爆庸官禍港 – 禍不空生自有招。原來橫禍不是天降, 而是自招而來。還有人想抵賴?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2190
Date: 2014-02-04 11:47:40
Generated at: 2021-09-18 19:38:5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2/04/62190/有沒有一種病叫「中港融合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