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不談政治的時候,我們在談什麼?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KaiChanVong)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KaiChanVong)

 

農曆新年的前幾日,被一位來加大交流訪問的phD同鄉邀去參加一個聚會。十幾個土生土長的北方人在一家開了二十多年的粵式酒樓坐定,負責寫單的南美人的普通話說的有一股子粵語的味道,在鬨笑裏,我點了燒味、烤鴨和杏仁奶。粵菜擺滿一桌,大家都在清晰的懷舊空氣裏,一起舉起杯子慶祝新年。海洋的另一端,應該是白雪覆蓋,炮聲隆隆了。

這是我第一次同一眾比我年紀大很多的師兄師姐聚餐,他們大多都是研究生或者博士在讀,有的人甚至已經在國內即將拿到正教授的職稱,只是來加州大學做訪問學者。他們這群很多人眼裡的佼佼者,按照江澤民的話來說叫做「他們姿勢水平很高」,我心裡忐忑,很怕自己不夠學術或者不夠幽默,一不留神說出錯話被人笑話。按照的李小龍的電影《精武門》裡的話來說是「我讀書少,你不要騙我。」有人說酒桌上一定要聊逼和政治。我們彼此還不太熟絡,於是只能聊政治。

然而聊來聊去,師哥師姐們都在抱怨國內學術制度的弊病,比如教授和多少女學生上床,女學生們的罩杯有多大,或者貪腐問題,比如被解密的中共高官的海外資產名單上為何沒有周永康,宋祖英會不會上今年的春晚。偶爾蹦出來幾個」顛覆性」的關鍵詞如「許志永」或是「新公民」,又或是最最不能提及的神棍詞語「法輪功」,飯桌一眾人就像Gem所唱的一樣是「一剎花火」間收聲。大家都在有意躲避一些仿佛侵犯自己conmfort zone的話題。有個工科博士在讀的師兄好心地問我:「你以後還要回國內工作嗎?」我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他認真地說:「小妹妹呀,以後要是想在國內工作,就一定要註意自己的政治正確性,不要亂說話亂做事,聊聊八卦就好了。」其他幾個師兄都認真地看著我,連連附和。

他低下頭繼續吃燒味。我卻一口都吃不進去了。

 

 

借用一篇非常有名的偽科學文的題目,《假如一個國家穿了60年秋褲,就再也沒可能脫下它了》,我覺得,如果一個人在自己內心的秦城監獄住了二十幾年,就再也沒可能逃出來了。

中國人都是可憐人,在國內呼吸奴化空氣,吸的多了,肺裏腦裏全是對強權的畏懼與妥協。他們的交談用著一種互知的默契方式,像是《哈利波特》裏面大家一提起“You-Know-Who”, 就知道指的是伏地魔一般。他們為了國內的精英身份,也許說話做事時的如履薄冰感已成常態,然而到了一塊稍稍自由的土地,他未沒能夠回過神來。大陸的網絡環境裏對政治或是歷史修正討論有訴求的人好像是在廣東道上瘋搶Gucci的人一樣多,然而他們更喜歡用一種病態的方式來表達。比如前幾日一個轉載分享很多的段子:

「臺灣科學家做了個有趣的實驗,他們讓臺灣和大陸的小朋友抄寫「憂鬱的臺灣烏龜」100遍,經過觀察,他們發現臺灣的小朋友抄了幾十遍之後就不耐煩了,而大陸的小朋友每次都能堅持抄完,科學家由此斷定,在幾十年的簡體字熏陶下,大陸小朋友逐漸失去了對獨裁的反抗。」

 

這種看起來「有理有據令人信服」的文體,就是專門要引一些沒有獨立思考能力,成日從眾跟風罵中共獨裁、鼓吹臺灣或是香港自由的人去轉發分享。而這個段子的實質是諷刺繁體字的筆劃繁瑣,因此比起大陸小朋友的「忧郁的台湾乌龟」,臺灣小朋友寫不到100遍;同時也諷刺文中「臺灣科學家」們的無腦主觀臆斷,「萬事都埋怨體制」的膚淺;更是在給鼓吹繁體字優越性的人放暗箭。這樣的「釣魚文」,小則幾十字,大則浩浩蕩蕩論文般幾十頁,內容翔實,不但有史料,數據,甚至還有圖有真相。有的為了引誘與自己觀點相悖的人或是某些領域專家大佬上鉤,故意用非常客觀地姿態去敘述一些虛假的事情,再在其中留出一些很直觀的破綻,假若有人上鉤,轉發者就可以站在智商或判斷力的制高點去嘲諷別人”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了。非常著名的釣魚文有《蔣介石領導釣魚島大海戰》、《三億五千萬金盧布的真相》(造謠國共內戰期間蘇聯援助共產黨)、《圓周率真的等於3.14嗎?我們的教科書真實率低於5%,連數學也不例外》(造謠修改圓周率是共產黨為了控制槍械維護政權)等等。

之所以說「釣魚」這樣的方式是病態的,是因為這些文章是一個非常壓抑的網絡環境的扭曲的產物。當我們不允許談政治的時候,那麽我們在談什麼?大陸人不能夠以左膠罵右狗的形式直白談論歷史與時政,亦無法成立一個看起來很牛逼的「城邦論壇」,曲做鍵盤鬥士去呼籲市民上街,當然了,鍵盤鬥士們希望香港人最好流點血來震懾中共,而自己做一個所謂的本土理論衛道士享受眾人膜拜。與香港相反,在大陸的網絡環境下,很多個有潛質成為像陳雲教主一樣傻逼的人默默退到了史料背後,以釣魚為樂,聊以安慰自我,隱藏起自己無法出頭的現實。而香港的言論自由,放縱了一班人,更是養出了一幫妖魔鬼怪。

一餐年飯結束後,我打開wechat默默地退出了這個同鄉群。然而想起陳雲一眾人的偽善與借著網絡自由之便而上位的行徑,我又開始不同情那些師兄師姐們了。我打開一片釣魚文,又覺得親切順眼許多。令我可惜的也許只有餐桌上還未下肚的白斬雞和燒鴨罷了。

 

作者:王曌

1994年生,美國加州大學二年級學生,祖家北京,電影專業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審計雞 by FAKE 文青
    呢個情境每日都上演,你已經分唔清楚你嘅正職係一個auditor,定係一隻雞…
  • 【真人真事】嗰日,朋友扑咗個黑警… by 都市女子日常
    情侶情到濃時緊係扑嘢啦,點知呀警察叔叔第一次淨係硬到一下,之後都軟過軟雪糕,搞咗好耐,連個套都鬆埋出嚟。…
  • 孟晚舟被定罪,比美國不給香港待遇更中中國要害 by Terence Yun
    大家要清楚明白中共決定將國安法入基本法當中,其風險必然會計算美國這一著,計算之內,意味著中共絕對可以承受到這個傷害,包括香港沒有國際地位,金融生意直線下滑,外資大幅離港等等。但中共可以承受得到,因為今天美國不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美國,中國也不…
  • 陳法拉呢種女人,蘭桂坊無一萬都幾千 by 庵念慈
    陳法拉就是那種中國出生、家裡略有關係二代,去外國走一轉再回流到香港,口裡的普通話和英文都是有難聽的捲舌音,住在美國卻罵美國總統的甚麼不是。…
  • 老蘭嘅初夜 by SAZI
    我記得第一次去蘭桂坊係喺2011年,已經係九年前嘅事。仲好記得第一晚去蘭桂坊時候嘅衣著,藍色書包杏色闊腳褲藍色花紋T裇,總之唔係可以稱為「戰鬥格」嘅裝束,好似白癡咁鑽入威靈頓街間T字頭O字尾嘅酒吧入面,入到去全部都大過當時嘅我至少十年,全部…
  • 「廢青」之煉成 by 金仔
    「係喔,就到六點,你要走啦呵?」。那位妹妹不知天真還是「串」,「係呀,就夠鐘。」朋友無言。到了六點,那個妹妹準時離開會議室。朋友第二天跟她照肺,想知道她每天準時下班會不會有什麽特殊理由,會不會需要上課或家裏有什麽事等等。只見那妹妹很鎮定的回…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2443
Date: 2014-02-06 16:13:53
Generated at: 2020-05-30 03:38:5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2/06/62443/當我們不談政治的時候,我們在談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