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

(adapted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K J Payne)

(adapted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K J Payne)

 

Ella和拍拖七年的男朋友分手已經九個月了,這將是一個久違了的孤獨情人節。Ella和他一起了這麼多年,到九個月前才發現他已經結婚了,還有一個三歲的孩子,Ella常常想,究竟是他的隱瞞技巧高超,還是自己有眼無珠?大學畢業後的青春都奉送了給這個男人,Ella沒有催促過他結婚,也沒有對生活有任何不滿,每星期見一次面,情人節、聖誕節、生日和紀念日都一起過,放假的時候一起去日本又或是台灣旅行,怎可能想像到他早就已經有妻兒?這些問題Ella都找不到答案,她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究竟出了甚麼差錯。

於是Ella今天放工後,就直接的回家去了。剛換好衣服不久,Ella的手提電話震了一震,是來自Kelvin的Whatsapp。

「今晚有咩節目?」Kelvin第一句就是這句。Kelvin是Ella的中學同學,近三四年才在Facebook相認,Kelvin常常用開玩笑的口吻說自從中學就喜歡Ella,Kelvin知道Ella和男友分手後,聯絡得更加頻密了,常常Whatsapp來說些無聊的笑話,Ella也和Kelvin吃了幾次晚飯聚舊。但Ella從心裡知道,Kelvin並不是她那杯茶。

「沒有。」Ella如往常一樣,只用幾個字簡單回應。

「要唔要人陪?」Kelvin也單刀直入。

「No」Ella常常對Kelvin的請求斷然拒絕,但Kelvin還是不厭其煩地一次又一次的來找她。Ella覺得很奇怪,換了是她自己,要是有個人老是拒絕她的話,大概早就會從Contact List上把那個人移除了。

「出黎傾下近況都得嫁姐。」Kelvin如往常一樣不肯放棄。

但Ella也像往常一樣,沒有再回覆Kelvin。她不想給Kelvin一些錯誤的期望,上年情人節Kelvin拿著親手造的朱古力拿來公司樓下給Ella,Ella收下了之後才感到有一點點後悔,她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會接受Kelvin,但那幾顆包裝精美而且美味的朱古力卻讓人找不到不收下的理由。

Ella在Home鍵上按了兩下,切換到Facebook去,看見商台解僱李慧玲的消息,Ella沒有任何感覺,世界本來就是這樣,做老闆的說要炒誰,誰又有資格發聲呢?況且Ella也從來不聽商台,這根本就與她無關,所以她按下了「我不想看到這個」,然後繼續看楊琤和黃宗澤的姊弟戀,再看Gem在我是歌手中唱「喜歡你」的片段。這時候,電話又震了一下,Notification欄內又出現了Kelvin的名字和Whatsapp的logo。

「講真嫁,隨便食餐飯,唔係今日都得的。」Kelvin繼續他的邀約。

Ella直接無視這條訊息,走到廚房去準備今天的晚餐。她想起了上一次和Kelvin晚飯時Kelvin帶了她去瀝源的大排擋吃雞粥,那裡髒得要死,碗上有著不知名的污跡,她根本食不下咽。Ella心想這些地方全都拆掉用來建樓建商場就好了,多一個商場又多了一個可逛街購物的好地方。

自從和男朋友分手後,Ella已經很少外出吃飯了,自己一個人住的她隨便在City Super買點生菜和蕃茄,加點醋就是一個好吃又健康的沙律。Ella不會光顧茶餐廳,她不喜歡那種又寒酸又骯髒的地方。如果沒時間,她會隨隨便便地到美心又或是大家樂解決一餐,盡可能地減少在街上逗留的時間,因為她不想再遇上那些她不想再遇上的人。

當然頭號不想遇上的人就是她的舊男友了,四個月前的一個星期六Ella一個人在海港城的COVA吃完下午茶後,在Burberry 的門外遇上了他,Ella以為過了快五個月,甚麼事都開始沖淡了,不會再讓她有任何感覺了。但實際上卻不是,在那不過幾句寒喧當中,他居然說之前找了算命師父,批出來的結果是他和Ella是命中注定的這種鬼話。Ella幾經辛苦才忍著不在他面前哭出來,她想哭是因為她恨自己,她恨自己還在在意這個男人,她知道這個男人在說廢話,她不甘心明明知道那是胡扯,但自己還是非常的在意。每次想起這件事,她的眼淚都止不住。

對Ella而言,灌滿廣東道那些拖著行李箱的大陸人和尖沙咀店舖變得單一化這些事都不值一提。因為她已經不想再踏足尖沙咀,她不想再踏足任何曾經和這個男人有關係的地方。

「如果你唔想,就算啦。」這時電話又再震動,連續發訊息的Kelvin好像自己一個人在玩Whatsapp似的。

「其實我對你咁差,點解你仲搵我既?」Ella打開Whatsapp的contact list,確認自己還看得見Kelvin的頭像,她知道這代表著甚麼。

「我都唔知點解嫁,或者同茶餐廳D通粉一樣啦。」Kelvin答。

「即係點?」

「『整定』家嘛。」Kelvin還在後面加了兩個大笑的表情。

「Ha Ha」Ella其實沒有笑,她對這種笑點很低的東西一向非常鄙視,但這種時候隨便的應對一下也算是禮貌的一種吧。

吃完晚餐後,Ella打開電腦Log in Facebook,心情不好的她想找點笑話看看,但Facebook上第一條訊息卻是關於發展大嶼山的新聞,她果斷地按下了「我不想看到這個」。然後下一則是陶傑關於普通話教中文的video,Ella心想怎麼最近這麼多廢話在Facebook出現,於是又一次按下「我不想看到這個」。然後是陳曉東結婚的消息,她點了進去看,覺得那個女人一點也不美,為甚麼陳曉東要選這樣的一個女人呢,Ella覺得自己雖然不是國色天香,但比起這個女人來說絕不遜色,為甚麼自己卻要遇上這樣的人渣呢。接著是一個朋友在痛罵特區政府,Ella覺得他只是在做徒勞無功的事,但她不會把這種想法說出來,她不想和朋友為了這些不相干的事而起爭執。

在Facebook留連了大半小時後,Ella發現,Kelvin沒有再發whatsapp過來,電話又恢復平靜。而2014年的2月14日,就要成為歷史了。

 

作者:Katarina Prestor

Katarina Prestor
好想寫小說,但寫親都無人睇。當然我唔覺得係自己問題。因為呢個世界上,當問題出現既時候,永遠都係人地有問題。https://www.facebook.com/katarinaprestor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3257
Date: 2014-02-14 00:00:41
Generated at: 2021-10-21 00:08:1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2/14/63257/【短篇小說】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