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是我們香港的

東莞妓女

 

當尖沙咀的驅蝗行為遇上國內旅客時,其中一個受訪者大說一句:「香港是我們中國的。」先不論當中語句邏輯是否恰當,但此句話卻深深叫我這個一直支持北上的香港仔滾粥。上星期聽到東莞夜場被粗暴打壓的消息後,我對著往羅湖方向的列車大喊:「東莞是我們香港的。」

香港跟東莞就只有七十多公里的距離,就只是兩次全馬左右。以香港人寧願披星戴月出發也要跑馬拉松的精神,其實就算徒步也能行上東莞。在物理距離上說明,理所當然地東莞是香港人的生活圈之內。

查史考究,東莞第一間外資工廠正正是香港人開設的,當年是1978年。那時的莞城還只是農村,窮得連褲子也沒一條好的,自然民風純樸。之後,港人一直佔東莞外資的龍頭,直接幫忙此城經濟發展三十年有餘。要不是我們香港人不停出錢建廠,出精幫襯,東莞現在還是農村,何來有資金來落實普及九年義務教育(東莞市於1989年實施)!那些錢是我們一眾炮友的善意回報,為了孕育更高文化的囡囡從業員。我們想聽到是廣東話的「好撚勁呀」,而不是外省北姑的「喱痕扮呀」!東莞公安憑什麼阻撓我們繼續貢獻呀?

 

東莞妓女

 

港商的投資為東莞創造無數職位,有直接的,也有間接的。跟香港相比,這比區區尖沙咀及旺角的表面消費,相距何止千里。我們不止引入資金及技術,更提升了當地服務業的質素。經港人推廣及 鞭策後,來自五湖四海的「旅客」也慕名而來,對「莞式十八招」讚不絕口,也對極高的服務態度稱許。要不是我們身先士卒,前仆後繼地屢伏屢戰的話,那來今日口碑?難道有人以為莞式十八招不是為港人而創嗎?

招式係港仔諗嘅;
功夫係我地練嘅;
客人係港商介紹嘅;
肉金係一張張咁比嘅。

我們由258(坐枱兩百,一Q五百,過夜八百)開始,一直經濟推動到369,甚至過千。我們是來消費的!而且,對我們這群曾招待鬼佬睇廠的港人而言,此打擊行動更是難以容忍的。沒有我們這些地頭蟲當翻譯,各國海外商人何以懂去尋花?但如今想想下次Mr. Hunger 再到廠參觀時,你叫我如何交代東莞已無囡囡這個殘酷的事實。這不是直接影響投資嗎?

 

公安的打壓實際在打爛多人飯碗,破壞後花園的形象。一千多萬常駐人口的城市,只有百多萬原居民,其他外來的不是外地民工,就是囡囡。2004年,東莞被選為最有活力的國內城市。這是叫我們港人何等安慰的一件事。日間那種叫生產力,晚上的劇烈活動才叫「活力」。我曾以為東莞已肯定了港人的貢獻。我們對當地的了解使本地文豪寫出《東莞的森林》,最後還拍成了《一路向西》,就連東莞本土人也寫不出如此情懷。

打擊行動也傷害了港人的感情。前晚,當我多次打電話給夜總會陳經理時,落寞的聲線傳到耳中。
「陳仔,你平安嗎?」
「我無事。但……其他人就……」聲線中聽得出嗚咽。
「小玲呢?還有芳芳呢?」
「無啦!拉嘅拉,走嘅走。」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小玲的波濤叫我沉醉;芳芳的口技是我疲憊中的靠岸。我放下電話時,萬念俱灰。

 

一個依靠香港發展起來的城市,如今竟容不下「百花齊放」。我們是否應放棄彌敦道,轉至反攻東莞呢?

無我地嚟叫雞,你仲耕緊田咋!東莞是我們香港的!

 

關於作者:之樂

之樂
常言道:「知足常樂」。只要凡事沒要求,那就不是最快樂嗎?於是,之樂樂於成為宅男一「枚」,睇睇女,寫寫字,足矣!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我有回應

則留言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