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的驕傲? - 評「驅蝗行動」

市民發起“尖沙咀驅逐自由行,廣東道驅蝗行動“ 揮/Nathan Tsui@USP

市民發起“尖沙咀驅逐自由行,廣東道驅蝗行動“
揮/Nathan [email protected]

 

 

「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賽德克.巴萊》

 

可是,我們是香港人,不是當年處於文化滅亡邊緣的台灣原住民賽德克族。

當然,直到現在為止,香港人所有反對大陸文化侵略行為的抗爭,根本就談不上「野蠻」,算不上「暴力」。當年台灣霧社事件是見日本人就殺,是次的驅蝗遊行最多只是見大陸人就罵。所以,一方面,部分左翼人士批評驅蝗行動為「法西斯」乃是欠缺證據,另一方面,如果有參與者自以為自己的勇武程度可以與賽德克族人相提並論,也是欠缺理由。

 

然而,是此行動最值得爭議的地方,不是甚麼「法西斯」之類的帽子,而是行動的「對象」與「方式」問題。

先是對象的問題。與以前趕走水貨客的行為不同,這次針對的是一是所有大陸自由行旅客。水貨客「走水貨」一行為本身就有違法之嫌,而且他們的商業行為對北區居民日常生活造成直接的影響–––如貨物隨處擺放,裝箱和拆箱時又產生噪音和衛生問題等。但自由行本身是一個完全合法的旅遊活動;再者,自由行在購物和旅遊之時本身未有直接對居民產生影響,直到當中部分人隨處便溺、隨地吐痰、大聲吵吵鬧鬧才直接影響香港人。於是有人就指出針對所有大陸自由行遊客的驅蝗行動是「一支桿打死一船人」(蕭生在《蕭遙遊》就是提出這種觀點)。

 

不過驅蝗行動參與者仍可回應,指出大陸自由行旅客的消費和旅遊本身就損害了香港人的利益。自由行旅客源源不絕的湧來香港,把旅遊區的租金扯高了,一間又一間的食肆和小店被名牌店和藥房取代。交通負荷也因而大增;就是這人的旅遊消費導致我們在金鐘要等多十班車,在上水廣場裡找不到半間文具店或書店,在旺角西洋菜街裡被擠得像沙甸魚一樣。

留意「這群人」這個詞。如果只有一個大陸自由行旅客來香港逛街購物,就是他到處便溺、亂拋垃圾、大聲說話、財大氣粗、態度囂張,他這個個體(individual)的消費和旅遊行為也無法令香港陸沉,令地鐵迫爆,令藥房開滿街。唯有當一群大量的大陸自由行旅客來港,以上結果才會出現。所以驅蝗行動針對的就應當是「整體」過多的大陸旅客,而非「個別」的大陸旅客;這與我平常在街上指罵一個走奶粉的水貨客或者一個亂拋垃圾的大陸人這種針對「個人」「行為」的批評截然不同。

問題是,當你走到街上,指罵、批評他人之時,你針對的,最多只是「很多」的「個人」,而不可能是那個造成香港當前問題的一千萬人次旅客這個「整體」。有人說驅蝗行動是「一支桿打死一船人」,我卻反過來認為,驅蝗行動的問題在於沒有把問題針對在「整體」,反而落在那些剛巧出現在示威隊伍附近的「個人」本身。如果我們承認只有那一千萬人次的自由行旅客作為一個「整體」導致迫爆香港,而驅蝗行動卻只能罵其中幾十個、幾百個,最多是幾千到一萬個剛巧路經的自由行旅客;這就像一個撿察官只是控告一個殺人疑犯的右手犯了謀殺罪一樣奇怪。

 

再來是方式的問題。站在效益論的角度,我確是質疑驅蝗的成效。與以往驅趕水貨客的行動不同;因為水貨客本身就是逃稅,是有違法之嫌,加上他們的商業行為確是擾民,你趕走他們,自然是理直氣壯,得道多助,宣傳運動的理念就容易得多,反對者,如左膠、土共、左派、偽民主派等,也難以作出有力的批評。但驅蝗針對的是旅客;由於上述關於「對象」的考慮已經解釋了這行動對象的合理性存疑,整個運動就較難得民心,很多「和理非非」的港人即使平日飽受自由行迫爆香港的禍害,也難以認同這運動的手法。這次左膠就大有理由玩弄他們喜歡的轉移視線謬誤,說本土派都只顧針對大陸人而忽視了香港政府才是問題的始作俑者(林兆彬就是這個主張)。政府則可以抓著「針對遊客」這一點來玩人身攻擊謬誤,說本土派這群人的行為「不文明」、「不能接受」之類就輕輕帶過,連隨便回應一下他們的訴求也沒有。甚至在被驅蝗行動「激怒」的籍口之下,有些在鏡頭前受訪的大陸遊客更加口出狂言,說「香港是我們中國的地方」,進一步加深港中矛盾。

但是,有人會認為,驅蝗行動引起左派、中共和港府空前未見的強調反彈、批評和攻擊,更讓香港人看清楚兩點:第一,中共對香港本土意識的恐懼,第二,中共根本就想透過更強硬的措詞回應來進一步激起香港人與大陸人之間的矛盾,煽動大陸人仇港,轉移國內矛盾視線,以及減低地合縱以反共的可能。軟弱的中共政權由於極為恐懼任何有機會導致分離主義的政治主張或思想,所以第一點不難理解。第二點卻值得留意。中共當然恐懼港獨,但他們更恐懼的是香港人與大陸人連成一線反抗中共。中共當然不會害怕那些只會大叫「平反六四」直到永遠的偽民主派和大中華膠,但他們怕的是香港人支持廣州人撐粵語,怕香港人同情西藏人自焚,怕香港人與大陸的維權人士進行任何合作或交流。我不排除愚蠢的港府真是無心令港中矛盾升溫,但我肯肯定分化港中絕對是中共的計謀;因為分化敵人,從來就是中共的一貫技倆。最好就是香港人和大陸人互相對罵,那麼中共不給香港普選,大陸人就不同情,而中共剝削大陸人的言論自由,香港人也不關心。這對需要拉攏文化相近的大陸粵語社群支持的香港本土派,是弊多於利。

 

說回抗爭方式的問題。基於「對象」引起的爭議,使得這場抗爭在宣傳理念上效果有限;儘管讓我們看到一點中共的底蘊,在短期內,這種方式一方面在爭取港人支持有限,另一方面反而引起部分大陸自由行遊客更加變本加厲的刻意冒犯港人。如果要針對整體大陸自由行旅客人數過多迫爆香港的問題,往後的行動就應當聚焦在爭取設立入境稅、取回審批權等公共政策的討論和抗爭。如果要針對大陸自由行旅客作為個人嚴重冒犯香港本土文化的行為(如隨地便溺),就應當用手機、相機和攝影機把他們的醜行公諸於世,承受千萬人的道德譴責。不過現在有左翼人士不斷怪罪驅蝗行動如何「法西斯」,其實就與港府批評驅蝗「損害香港形象」一樣,都只是在扯開話題。本土派要思考如何在抗爭方法上作出調整,同時也要提出更有系統的論述去支持以後的反大陸化抗爭。

 

作者:安德烈

畢業於中文大學哲學系,現為杜倫大學哲學系碩士生,進行基督教哲學研究,哲學、神學、文學創作、作曲、歷史、地理、政治、經濟皆略懂一二(至於精唔精通? ... 講依啲 lol );為聖公會會友(疑似有被逐出師門的危機),負責幫教會打掃,掃走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 個人facebook專頁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3814
Date: 2014-02-19 14:19:12
Generated at: 2020-06-05 20:50:5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2/19/63814/野蠻的驕傲?---評「驅蝗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