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的前車可鑑 : 勉強不會有幸福

(原載於:http://alexstshiu.blogspot.hk/2014/02/blog-post_21.html

烏克蘭

 

近日不停有「好心人」提醒香港人,不要學烏克蘭一樣「搞對抗」,更加不要受「西方挑撥」,否則受害的都只會是自己人。

這個講法,除了用白痴到極點來形容之外,無言以對。因為烏克蘭今日的動亂,來源只有一個,就是「強迫融合」。這場動亂,是一場不折不扣的「融合後遺症」。而所謂「外國干預」,只有一個:大俄羅斯民族主義。

稍為有讀過歷史的,都不會忘記有一場「克里米亞戰爭」。時維1853年到 1856 年。戰場的地點,正正就是今日的烏克蘭。應該正確地說:是在今日烏克蘭國界的地區。因為當時根本沒有「烏克蘭」這個國家。稍後說明。

話說土耳其帝國在19世紀經已由中世經的強盛帝國,衰落為一個「末日帝國」,被謔稱為「歐洲病夫」。跟19世紀的中國一樣,任由列強予取予携。

sick man

 

而當時其帝國境內,正好佔有黑海沿岸,包括巴爾幹半島以及克里米亞半島。而俄羅斯帝國幾百年來的戰略需要,就是要擁有長年可供使用的不冰封海港。因此不在此時打土耳其的主意,更待何時?

看看土耳其帝國的版圖,可以一清二楚:克里米亞地區是在土耳其攻佔君士坦丁堡(公元1453年)之後,由東羅馬帝國手上順手拿過來的。亦即今日「東烏克蘭」地區。

ottoman-empire-apex-map

 

俄羅斯帝國強大起來之後,自然看中這個向南向可以通往黑海和地中海的優良海港。而實際上,頓河 (River Don) 也正是俄羅斯由南面入口物資的主要河道(尤其是當年未有鐵路的年代,海運和漕運正是大宗物資的唯一物流方式)。當中還包括價值連城的「黑海魚子醬」。

因此俄羅斯老實不客氣,1853年揮軍南下,就是要奪取克里米亞的海港。那場仗就是這樣打起來的。而當時俄羅也有一個挺方便的藉口,就是「解放同胞」!

此話何來?又要大家溫書了。因為東羅馬帝國是信奉「東正教」的,也因此按其版圖,大部份東歐都是東正教地區。而東歐地區一直以來都因為「伊斯蘭外族入侵」而深受其苦。而俄羅斯是「斯拉夫民族東正教」的老大,那當然是一場「解放戰爭」!

套用「固有領土」的說法:克里米亞是「由秦朝至道光年間」一直是「東正教斯拉夫民族的固有領土」,而土耳其是根據1453年的不平等條約所略奪。因此對俄羅斯來說,是「主權回歸」。

好了,跳過一百幾十年的紛擾,到了今時今日,所謂動亂又是何事?

今日的所謂「烏克蘭」是在1922年俄國「蘇維埃革命」之後,由俄共一手扶持成立的「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其「併圖」是來自東部掠奪自土耳其的克里米亞地區以及西部掠奪自波蘭和前奧匈帝國的「烏克蘭民族地區」(包括大量天主教地區)。

 

這個「民族劃分」的影響,又是什麼一回事?
世界上除了政治地圖之外,還有一份「文化地圖」,要是不懂得看,就不能知道何謂「深層次矛盾」矣。

ukraine-linguistic-division

 

所謂「俄羅斯認同」,只是東部克里米亞地區,而西部大部份地區,是地道的「烏克蘭語」地區,挺多只有20%人口講「俄羅斯語」(首都基輔也只是30%人口講俄語)。

再看看這種「文化認同」有什麼影響:

ukraine-2004

 

現總理在2004年所謂「嬴得大選」,實際上也只是在東部俄羅斯語地區,西部大部份都按照「語言文化」來投票,是老實不客氣的投了給反對派的候選人。而「居然」由東部的俄羅斯人來「融合」西部的「烏克蘭人」,後果如何,可想而知。

而至於今時今日的俄羅斯又和一百年前的俄羅斯有什麼分別?就是經過了蘇共數十年的「融合」之後,俄羅斯以為烏克蘭是「自己人」,而80%對外輸送的天然氣管,都經由烏克蘭出口往歐洲!

gas pipes ukraine

 

西烏克蘭地區基本上是俄羅斯天然氣通往歐洲的「總制」!是俄羅斯的「天然氣換美金的金融命脈」。試問利字當頭,俄羅斯不死攬着烏克蘭才怪!

而俄羅斯的「黑海艦隊」大本營,仍是駐紮在克里米亞。在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反過來要繳付大筆「租金」予烏克蘭來維持海軍基地。對於趾高氣揚的俄羅斯海軍來說,一直都是「俄羅斯民族的奇恥大辱」。

而最直接了當的「解決」方式,就是把講烏克蘭語的「土人」剷除掉,而這種種族清洗早在1930年斯大林年代就經已透過「清除階級敵人」的方式來搞過,當時以「公社化」運動,對烏克蘭人大肆屠殺,以及大量「流放」到西伯利亞「開荒」, 而最終造成東部主要經濟重心由俄羅斯殖民所佔據。

假如從 DNA 檢驗來分析,烏克蘭民族和俄羅斯民族差不多,都是屬於斯拉夫民族血統。甚至語言也是「差不多」,都是由東正教傳入的希臘文字為基礎建立的斯拉夫文字。但看深一層,俄語和烏克蘭語,挺多都是「共同斯拉夫語系」,講不上「烏克蘭語是俄羅斯語的一種方言」。

不過經過了多年的「融合」,俄羅斯結果都消滅不了烏克蘭語言,更遑論消滅烏克蘭人種。而兩個民族的對立,仍然透過語言和文化的承傳而繼續下來。

 

在蘇聯解體之後,烏克蘭人就老實不客氣,直接宣佈獨立。但俄羅斯仍然死心不息(也不可能放過這件肥豬肉),繼續透過東部地區的「俄裔烏克蘭人」,以及天然氣金融的實際利益實施威迫利誘,繼續實行對烏克蘭的控制和融合。而每一個民選的烏克蘭總統,只要骨頭硬起來和俄羅斯討價還價、要求「國與國關係平等」的,都必然會被「整」下台。而美國和歐洲心知明,這只是俄羅斯的「政治代理人戰爭」。而最終的投票選項,基本上都只是「親俄」和「拒俄」兩個選項而已。

只要俄羅斯一日死咬不放,烏克蘭也不可能有真正「高度自治」的可能性。而這個情況,就是今日烏克蘭暴力大爆發的原因。

對於一眾不學無術的白痴,未搞清楚半個地球之外人家的「基本通識」背景之前,請勿對「別國內政」胡亂指指點點。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4164
Date: 2014-02-22 14:09:17
Generated at: 2021-10-24 11:02:1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2/22/64164/烏克蘭的前車可鑑-勉強不會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