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y can’t kill us all 是鴉片

They can’t kill us all.

 

劉進圖被斬,facebook上好多人將cover picture 改做They can’t kill us all. ,學界團體也展示了They can’t kill us all 橫額。是表示悲憤?是表示對新聞自由的堅持?是表示任人殺戮不退一步?

對方根本不需要將人殺光,他們造成恐怖就足夠了。怕死怕受傷害是人之常情,對方殺雞儆猴,人人自危,社會就日趨自律。然後,不斷找出頭鳥,施壓施襲;長此以往,社會的自律標準一步一步的提高,新聞自由以及對新聞自由的期望一級一級的降低。直至有一天,跟中國大陸持平,也就完成中港融合了。

 

一直以來,他們都在這樣做。毓民封咪、大班封咪、頭條新聞整頓,不聽話的傳媒抽廣告,以至於連李慧玲這種人都不能容忍。情況發展,一直是清楚的,只是很多人都願做駝鳥,不想承認。

到了劉進圖被斬這一步,才突然驚覺問題有多嚴重?現在知道,總好過仍然做駝鳥。問題是,知道了承認了情勢不妙之後,怎樣回應。而回應竟然是They can’t kill us all!

They can’t kill us all悲憤洗版,頗有萬眾一心的氣慨,好團結。然而悲憤幾日之後,回頭想想他們的目是甚麼?他們要做甚麼?他們是不是瘋子?他們是不是納粹?他們是為錢?為了意識形態還是為了啖氣?想一想這些問題,就會體認到:第一,他們的確殺不光我們;第二,他們也不需要殺光我們。

這樣一來,大家就可以回到新的comfort zone,甚至自我安慰以為「成功爭取」不會被殺:只要對方未做到納粹式種族清洗或盧旺達式大屠殺,就達成了They can’t kill us all這個「願望」。

這個「願望」不難達成,而且看來對方其實也是頗願意玉成的,那麽,大家就可以省事省力不需要有行動甚至連心態也不需要調整了?大家依然可以在病情不斷加重的情況下感覺活著;活著,多好。They can’t kill us all根本是終極的精神鴉片。這種鴉片將會使我們社會的一切底線拖低到「只要活著」這個最低生存水平。

 

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學生發表了一篇聲明,引述劉進圖的教導:「正因新聞界如此,你們才更要學習法律、學習保護自己。」對不起,很明顯劉進圖是想錯了,也教錯了學生。他以不幸的身教,告訴學生,學習法律保護不了自己;學習法律也有很大可能,討回不了公道。

情勢也是很明確的。我們講基本法,他們也講基本法,最終就算人大將普選解釋為中國國家主席一人一票就叫做普選,也可以;只要我們承認在基本法「框架」之下討論,我們不能說他們不合法。有時,他們不講法律了,轉講政治;特首條件不知何時多了一個愛國愛港,這一條,還有很多人不敢或者不願反對。

我們講普世價值,和平?理性?非暴力?好吧,他們就說,佔中會暴動而暴動就要面對鎮壓,文攻武嚇。更有甚者,法律、政治、普世價值都講不通的暗事臭事,他們就通過暴力來解決了。而我們,竟然還要一面啃They can’t kill us all這種精神鴉片一面一廂情願地跟他們講法律?

 

這不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爭。球證旁證足總足協都是他們的人,他們還覺得不滿足,他們還帶了把牛肉刀上球場。而在球場上的大部份香港人,還在幻想根據國際賽例比賽… …

 

作者:玫瑰之牆

玫瑰之牆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4791
Date: 2014-02-27 21:10:40
Generated at: 2020-10-21 12:14:3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2/27/64791/they-cant-kill-us-all-是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