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和俄羅斯一定大打出手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blu-news.org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blu-news.org

 

我不是賣文章吃飯的,因此只能言簡意賅地「一針見血」。這個標題只算寫得太遲,忙不過來,又被「新聞」跑先了一步:俄羅斯經已出兵烏克蘭。只欠烏克蘭尚未還手大打。

上星期難得有空寫了一篇文章,對烏克蘭情況只算是點出了一個很簡單的事實,就是「強行融合必爆大鑊」,而墨汁未乾,俄羅斯已派出特種部隊「保護克里米亞僑民和軍事設施」。

 

至於為什麼說「強行融合」?

有很多「大中華膠」以至中南海的「政治顧問」也是一臉懞然。原因很簡單,就是「蘇聯老大哥」從一開始就講大話,而所有「社會主義小弟弟」包括香港的一眾左膠和大中華膠都「被教育」一個錯誤的陳述,就是:由秦朝直至道光年間,烏克蘭都是俄羅斯的固有領土。而且「文化血緣一脈相承」,於是乎「搞分裂的恐怖份子一定不會得逞」。

而不久之前(2014年2月26日),文滙報駐莫斯科記者的報道還指:俄羅斯「出兵烏克蘭、還不是時候」。也正正就是這種白痴愛國的國民教育必然的結果。而即使這位「專業記者」對烏克蘭「略有認識」,但也只能寫出這樣水平的陳述:

眾所周知,失去烏克蘭是俄羅斯不可承受的損失。基輔是俄羅斯文明的發源地,其意義如同中華民族的黃河流域;黑海出海口是沙俄費盡心思、用無數將士的犧牲奪取來的。烏克蘭東部的軍事工業也是俄羅斯強大國防工業不可或缺的一環。毫不夸張地說,烏克蘭是俄羅斯恢復昔日榮耀的基石。也正因此,美歐一直處心積慮地要把烏克蘭從俄羅斯的懷抱中拖出來。

原來又是算到「美歐處心積慮……」的帳上去而已!

這種所謂分析,只能適合某種「高級知識份子」的口味,就是「起碼比無知的群眾知多一點點」,而所謂「眾所周知」,sorry,那只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接受高級知識份子特殊訓練而形成的「專業腦殘廢柴」。

 

對於「烏克蘭是俄羅斯文化的發源地」,這點倒沒有講錯,算是有個起碼水平,因為香港這邊知道的人還真的不多。但中國人最好就不要自己拍腦袋發白日夢啦,請認真看看烏克蘭人自己寫些什麼。看看2003年出版,由前烏克蘭總統庫奇馬所撰寫的歷史書 《烏克蘭不是俄羅斯》Leonid Kuchma. Ukraine is NOT Russia. Moscow: Vremya, 2003. – Russ. Ed 。該書以俄文發行,目的是針對俄羅斯民眾,讓他們多知道一點歷史事實,以免再受蘇共從前的「愛國教育」蒙蔽而對自己的隣邦作出「非理性的愛國幻想」。至於烏克蘭這邊,歷史其實是家喻戶曉,根本不用另行教育,除非強行推動「俄羅斯式愛國教育」。

該書其實也不是第一本寫這種歷史事實的鉅著。早在1890年,在沙俄帝國搖搖欲墜的時候,烏克蘭學者Mykhailo Hrushevsky已寫成一套十冊的編年史,詳細寫出烏克蘭的民族歷史,的而且確一千多年之前,俄羅斯是由烏克蘭的前身「基輔大公國」所衍生出來,而該國的名稱,是Kiiv-Rus:基輔俄羅斯。因此「烏克蘭是俄羅斯文化的發源地」這點是全無異議。

但在俄羅斯立國和強大起來之後,反而變成侵略者,一直企圖奴役烏克蘭民族。烏克蘭人承受了接近一千年的文化清洗和種族滅絕,仍然沒有倒下來 (這個另有後話,先按下不表)。因此要烏克蘭人「認同俄羅斯」是「血濃於水」,烏克蘭人會跟你引述中國名句:大義滅親。因為這種「文化分歧」在1863年沙俄內政部長Pyotr Valuev是這樣反映出來的:「小俄羅斯方言」(指烏克蘭語) 從來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存在的空間! 於是這位「非常愛國」的俄羅斯人宣佈「禁止烏克蘭方言用於宗教、文學和教科書等刊物」。1876年沙皇亞歷山大二世再乾脆宣佈禁制所有烏克蘭「方言」的刊物。

 

可以這樣看,既然烏克蘭(基輔俄羅斯)才是俄羅斯的老祖宗,怎麼到了一千年後的俄羅斯人,反而認為有人活學活用老祖宗的語言才是一種不正當的「方言」呢? 很有趣是不是?

很簡單的,文化自卑:難道你叫俄羅斯的生蕃自認自己使用的殘體字和野蠻文化,令他們自覺比他們所奴役的一個地方還要低等唄?

 

至於克里米亞是1954年才併入到烏克蘭的。這個「強行融合」又是什麼一回事?

烏克蘭在推翻帝俄之後乘機立國,後來接受列寧招安, 成立為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當中並不包括克里米亞地區 (這段被騙招安以及其後近乎被滅族的史實稍後再寫)。

而本來克里米亞也是一個獨立「加盟共和國」名稱是「克里米亞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也是當地土著借助紅軍的力量推翻沙皇駐守當地的白俄軍隊,勝利之後歸順蘇聯建立蘇維埃。但當紅軍「過橋抽板」反過來要對付韃靼人的時候,正好納粹德國入侵,韃靼人叛變求助德國驅逐俄羅斯人。二戰之後,當然是「秋後算帳」的時候。就是斯大林將「所有克里米亞土著」不論男女老幼,一律清除。沒死的就流放變成「新西伯利亞人」。至於克里米亞地區,則由俄羅斯移民殖入,變成「新克里米亞人」。

 

那麼既然克里米亞經已成功清洗並變成蘇聯的一個「地方政府」,那又何苦要把她雙手奉送給烏克蘭呢?

其實這個如意算盤簡單到不得了:就是既然知道烏克蘭不會甘心做奴隸,送一份大禮過去,算是「慶祝三百年民族合作的大好日子」,其實是確保議會有足夠的代表去保障「宗主國」的利益。因此即使是1991年獨立後的烏克蘭,仍然經常由親俄的政客出任總統;而任何烏克蘭人民代表要求和俄羅斯「平等對話」,則必然會有「內部鬥爭」把他/她「整理」下台。當然不是兩個人要合騎一部電單車這麼簡陋啦,乾脆開槍就是。

不過有一點倒是共通的,就是企圖殺人的,都必然會向北逃跑入去俄羅斯國境,然後「遍尋不獲」。

而另外一個殺着更絕:既然「烏克蘭境內」有大量俄羅斯僑民和重要軍事基地,因此俄羅斯「有責任」出兵「維護克里米亞的安定繁榮」!

因此這種所謂「送大禮式的融合」,可以參考一下希臘史詩的案例,那叫「木馬屠城記」。因此西方諺語有云 Beware of Greeks bearing gifts。來送大禮的,還要看清楚是什麼一回事。

好了,上文講到「按下不表」為何烏克蘭經歷千多年的文化和種族清洗而仍然沒有垮下來。

 

大家有沒有聽過「哥薩克騎兵」Cossacks? 這些可不是「哈薩克人」Kazakhs,這點是絕大多數人都搞錯的。今日在「哈薩克斯坦」Kazakhstan 建國的民族叫「哈薩克人」Kazakhs,是蒙古欽察汗國和土著韃靼人的混種。但「哥薩克騎兵」是烏克蘭人所組成的武裝自治組織。烏克蘭歷史對這點寫得很清楚。

在中世紀的時候,東歐大部份地區的老百姓其實都是「農奴」,而烏克蘭被強隣欺壓之下,國家淪陷、百姓流離。但烏克蘭人向來生性獨立,於是大量不肯被奴役的人逃離「領主」的魔掌,尋求獨立生活 (有點《水滸傳》的氣氛)。而為了保衛自由,這些「自由戰士」練成勇武無敵的本領。因此在歷史上,直到14世紀才有比較明確的「哥薩克騎兵」記錄。而這支「僱傭兵」在近代歷史上戰績輝煌,包括擊退土耳其人入侵,協助沙俄擊敗拿破崙、以及幫助蘇聯擊退納粹德軍。其活動地區,正正就是今日的烏克蘭。

 

巧合嗎? 真白痴。烏克蘭人的 DNA 就是如此勇武。

正當上月基輔獨立廣場槍聲雷鳴,親俄政府的特種部隊向着烏克蘭民眾開槍鎮壓的時候,有些記者居然奇怪鏡頭是否「偽造」,因為「見到示威的烏克蘭人中槍倒下,而同伴竟然毫無懼意,手持簡陋的自製盾牌繼續挺進」。這些白痴記者根本不懂歷史嘛。廣場上的烏克蘭民眾和哥薩克騎兵的分別:只欠一把彎刀、一匹駿馬。他們是天生不怕死的自由戰士呀。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5193
Date: 2014-03-03 12:28:30
Generated at: 2021-09-18 18:03:3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3/03/65193/烏克蘭和俄羅斯一定大打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