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新聞自由,我們不能做薛西弗斯

公有圖片

公有圖片

 

最近學校的作文堂,我們需要寫一篇從薛西弗斯身上得到的看法。

薛西弗斯是個希臘神話中的人物,被諸神懲罰,每天需要推著終究會滾下來的巨石上山。日復日,年復年,確實是一個折磨人心的重罰。但是他改變了自己的想法,認為朝朝夕夕推巨石上山是份優差。從此,他便成為了一個自由、快樂的人。

那時我問老師,難道這不是自欺欺人麼?題目到最後也是寫到推石是種快樂的懲罰,說到底,「懲罰」這種負面的用詞證明了他心底還是對整件事抱有不滿,只是欺騙自己而已。老師只是叫我別想得太多,這件事上要往分數看。最後,我寫了如何人們應該怎樣在每日機器人式上學放學、上班下班之中找尋快樂的泉源。盡是一些老生常談,但沒辦法,這種看似十分激勵人心的說話老師總是最受落。一些社會不公以及黑暗面我隻字不提,寫到最後我的良心有點過意不去。於是,我便在這裡作良心的補償。

作為社會的基層,我們都是被這無情的生態所強姦。每天早上,我們被意外數目與加價幅度成正比的港鐵所強姦;中午,我們被一間又一間出盡招數不斷加價的連鎖快餐店所強姦;夜晚,回到只有百多尺的劏房,無疑,我們被財雄勢大但斗令也不會惠及市民的地產商所強姦。雖說我們不是性工作者(筆者沒有任何貶義),但心靈上卻是個如假包換的妓女。或許,我們這些可以咬著牙關忍下去,畢竟都忍耐了這麼多年,但對於日被侵蝕的新聞自由,我們不能夠再忍,也不能自欺欺人,坐視不理。因為,我們能夠騙得過自己,也騙不過這個社會。若一直笑著推巨石,直到香港的核心價值腐化的時候才從幻覺中驚醒,一切已為晚也。

 

在李慧玲被革職的那個星期天,我在城市論壇節目中聽到一位老人是這樣說的。「現在,我們能夠在這裡暢所欲言,你們怎們能說沒有言論自由,沒有新聞自由?」我不禁認為眼前的老者就是個徹頭徹尾的薛西弗斯,胸襟比天空更廣闊。我只能說,如果當香港人連在城市論壇的發言機會都沒有,那麼這個城市就已經徹底地game over。在種種不利先兆都浮現之時,你還在得瑟什麼?

兩星期後,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先生被斬。我的腦海忽然又浮現出那位老者的樣子,頓時心感憤怒。這個社會,就是有一班自以為自己已把世事看透,活得很快樂的薛西弗斯,他們不斷縱容問題的惡化,使到惡勢力才能向我們步步進逼,把我們逼到牆角,任由宰割。也有些人自認為自己很有批判思維,任何這件暴力與新聞自由無關,欺騙自己這個社會還是很好很好。當然,很大原因是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是居住在這個城市,只是食粒花生,隔岸觀火。

 

(Derek Chi Wai Yung 攝)

(Derek Chi Wai Yung 攝)

 

或許你會覺得,新聞自由只是無關痛癢的事,只是影響到我日後少看幾篇新聞而已。但我告訴你,新聞自由是關乎你的命根。前日,內地昆明火車站發生恐怖襲擊,近三十人被無辜斬死,四周圍都是民眾的驚呼聲、傷者的哀嚎和血流的腥味。如此轟動的事,翌日,當地各大報章都隻字不提,有的只是在頭版佔有很少篇幅。想必,一定是報章的編輯在考慮是否應該登這則對祖國名譽有影響之時,想到自己的頭顱在明天能否安然無恙吧。這種黑色恐怖或許比新疆的恐怖襲擊來得更加嚇人,後者是他人加諸的恐懼,而前者則是自己給予自身的畏懼。

在新聞自由水深火熱之時,我們不能做薛西弗斯,改變自己的心態去接受一個又一個悲劇以及無形的恐懼來臨,而是要在行動上作出改變。我們不能推著中共這塊巨石來折磨自己,我們應該拋開這大石,讓自己得到真正的自由。

否則,被斬的不只是劉進圖先生,而是每一位有說過中央不是的我們。而且,就算我們被斬,報章也不會有任何報導。

 

作者:昕藍

一名相信社會能變得更美好的悲觀者。閒時喜歡拿筆發夢。盡量不讓自己太忙。因為 忙、忘、亡。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介紹】耍帥動作射擊遊戲 《Gungrave G.O.R.E》無限子彈變型棺材爽爆殺敵 by 五木
    主打耍帥和爽爆的動作遊戲,除了《Devil May Cry》外,還有另一個系列《Gungrave》(銃神)。新 […]…
  • 講起「蔡康年」,你諗起乜野? by 齋老味
    曾經係當紅DJ,因為施念慈報警話俾佢打,立即被貶為人渣,無得做DJ走曬樣,從此淪為TVB專用低能或變態角色。近年因為有高清台,無記多咗財經節目,先知佢原來而家係財經主持。…
  • 未來為你的旅途 – 鐵路願景 by MTR Service Update
    車務工程部就提出「鐵路願景」(RailwayVision)計劃,將三大鐵路範疇、設備,即車站、列車、票務系統更新之餘,仲期望可將服務提升至另一個層次,迎合下一個 20 年的需要。例如大家有無稔過售票機可以找番紙幣 ? 網上買完飛又可以直接搭…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解構精神心理治療——輔導個案概念化(Case conceptualization) by 西多士
    如果問大家對「輔導」一詞想起甚麼?可能會聯想到精神疾病,情緒困擾,婚姻問題,家庭暴力等。其實,「輔導」並不如有些人想得這般負面的。先說說「輔導心理學(counselling_psychology)」吧。!它是「應用心理學(applied_p…
  • 《鋼鍊》「等價交換」根本不是真理 by 方潤
    很多人提及《鋼》,都是提及等價交換原理,甚至以為《鋼》就是教人等價交換,其實是大謬。因為《鋼》的每一集都有這段開場白,由主角兩兄弟讀出:「人不作出犧牲,就不會得到任何回報,想得到一樣東西,就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這就是煉金術的基本原則 - 「…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5281
Date: 2014-03-04 03:23:40
Generated at: 2022-11-29 16:14:4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3/04/65281/關於新聞自由,我們不能做薛西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