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世界落花流水

(原載於:無待堂

BiQ-YWxCIAEzosD.jpg-large-640x420

 

周澄那句「已經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可圈可點,當中的菁英意味,的確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周澄八六年出生,卻擺出一個要跟年輕人上課的模樣。在她心目中,那些不過比她年輕幾歲的「九十後」甚至一般人,全是對冷戰蘇聯世界以至歷史一無所知。周澄可笑,是因為材料有限卻姿態極高、草率無論而又高呼坊間「認真深究與撰文討論的人少之有少」。她將烏克蘭變成一個高深莫測、無法觸碰的議題,而她自己卻竟講不出個所以來,最後只拋出一句「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甚麼都沒有講,卻抬高了自己,踩低了別人。

很多社運菁英都是如此。但凡有社會議題出現,他們就用一套生人勿近的左翼咒語將議題神秘化、複雜化,進而壟斷解釋權和領導權。香港電視的政總抗爭,左賊社運騎劫大會,有人盜取香港電視名義私自籌款,有左膠文棍為之開脫,謂「人人都是抗爭主體」;左賊亂拋「商討」環節,致令現場人心散渙,人人「放飯」離去,主事的陳璟茵卻說「商討的結果能夠令更多人參與社會運動,這未嘗不是一個改變」。

碼頭工運,工人與資方正在拉鋸,左翼社運圈卻能將事情一下子提升成反抗資本主義的鬥爭,擴大戰線,走到超市門外抗議、在長江門外搞文藝唸詩會。血汗交纏的現實鬥爭,永遠被各種偽學術囈語所包圍;以「深入討論」為名,令一切失焦,變成另類的抗爭派對。

每一次社運界被質疑,他們就擺出一個睥睨眾生的模樣,先是質疑你的社運資歷、後是批評你「不懂社運」,再說自己自幾多年以來為了社運界、文化界「夙夜匪懈」云云。總之就是自命不凡、唯我獨尊、瞧不起「圈外人」,但平時又愛言「基進」、「人民」掛嘴邊(特別是籌錢的時候),但到了社運現場就變成革命委員會,變成布爾什維克,然後最多說一句「好多嘢好複雜,好難解釋你聽」。好了,夠看得起你了,快下台回去當你的群眾。他們有歌要唱,有口號要嗌。

大饑荒、反右、鎮反、四人幫、六四、愛滋村、暴力收地、毒食、貪腐、豆腐渣‥‥‥中共的解釋都是一樣:事情很複雜,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你要相信國家正在變好。社運菁英也是如此。你們「不懂社運」,他們「最懂社運」。社運界和泛民是一樣的政治或社運代理。他們也自認最懂政治,民主黨賣港,司徒華則說批評他的人「不懂政治」,他的徒子徒孫則有人自詡「最了解共產黨」。

代理的意思,就是我代你玩,你無得玩,更無得Say,Come on James! They are the professional! 周澄那篇文章,完美表演了那個圈子的菁英心態。他們多數沒有菁英的質素,但畢竟識人好過識字,裙帶關係交叉感染,甚麼界甚麼圈,都是藏污納垢之所罷了;口講民主,崇尚的其實是民主集中制。

因此,近來驅蝗唱紅示威,舊圈子的人不是離地反對,就是冷嘲熱諷。因為這是新的社運模式,沒有代理人的位置。隊伍裡有社運明星,但他們不是民陣,他們不會奢望控制民眾、搞好「警民關係」。新的社運,沒有舞台,沒有「大會」,民眾覺醒了,自覺行動。潮流浩蕩,我們有幸看浪流雪落,藏污納垢的舊世界將被掩沒。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5872
Date: 2014-03-10 17:57:07
Generated at: 2020-06-05 20:42:3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3/10/65872/舊世界落花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