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港女」都怪怪的

(原載於:無待堂

 

港女這個族群,變得好快。不知是因為天體異變還是空氣污染,令最近港女的思維行為極為異常。首先是大量貼著假眼睫毛、夾著事業線的港女投身網絡文學創作。你以為港女永遠像魚生一般戇鳩鳩,生勾勾,你錯了﹗雖然她們就算是轉營寫作,也堅持圖文並茂,緊守「寫作時露出胸部是常識」的原則,但港女會寫字都算是突破。Facebook短小精悍傳訊快,她們充份利用這一點,寫出例如「心不在你身上,就算屌在你體內,又如何」或者「當妳舐著野鮑魚汁時 也別忘了我也可以喝別人的豆漿」之類令人啪案叫絕的金句。尤其是鮑魚汁和豆漿這句——那個「妳」字暗藏玄機。你以為只是講一般痴男怨女?那個「妳」字,代表這是一對女同志,然後其中一女為了報復對方出軌去喝別人的鮑魚汁,於是去了找男人喝豆漿。短短一句話原來是一個多重性向的愛情故事,還不到你不服。

類似金句,還有很多。港女變了,假以時日,或者我們會出一個言必名牌、金句滿瀉的王迪斯。港女站起來,不讓蔣薇的三言兩語專美——這是港女精神的異變。至於行為上的異變,就數到兩個報稱是港女的在台灣做租霸,一路下來,破壞旅館,癲癲喪喪,從北搞到南,最終在台南被台警拿下,聽來像共產黨「長征」,還要警察買雞排、給香煙。香港男女,何時變得如此彪悍?香港那些緊守「臭蟲論」的傳媒像蘋果日報或者大一統左膠,一見此事,藏不住見獵心喜的模樣,像要說:「噫﹗你們香港人也沒那麼了不起,你們也有蝗蟲的,你們有甚麼資格說大陸人如何如何‥‥‥」也許他們一直不願明白,蝗蟲不是一個族群的專利,除非他們心裡也認為大陸最多蝗蟲。如果要香港也出一點蝗蟲,那才令他們心理平衡,那真是一群可憐人。蝗蟲這東西大陸有,香港的叫港蝗;外國有,幾百年前的殖民風潮,就是一群白種蝗蟲。

不過後來台灣傳媒陸續發佈消息,發現這是兩個頗為非主流的「港女」。不談她們被捕之後的瘋言瘋行,她們破壞旅館時,用紅色顏料寫下「台灣 is China」,下面還有一些繁簡夾雜的小字;另外一筆「留言」還厲害,寫繁簡夾雜的寫著:「我愛中国,對,咱兩就是蝗蟲。」某些港女,原來已經從只會吃日本料理,蛻變成會說「咱們兩」。平常地道的港女,對台灣的統獨問題有個看法,十分特別;尋常MK的港女,又有幾多會大剌剌宣稱「愛中國」,會自稱蝗蟲,會用「咱兩」這麼地道的土話?

 

1925119_616127795139636_248194877_n

1899809_616532885099127_256659616_o-600x446

 

香港被中共統治十幾年,一些香港人大喊「我終於有國家了」,感動流淚;不知不覺這裡也多了一堆很不香港的「香港人」。報稱是「港女」的,如今會說「我愛中国」。轉變之大,好像唐英年在選戰裡說要爭取普選。青山變了海也變,今兒人見山非山、見水非水。你以為眼前的女子只知道飲食男女、喜愛自拍、愛看韓劇,就是「港女」?你說到日本,她可能會轉個臉色:「你剛才說小日本的甚麼來著?」此時背刻的背景音樂,可能是希治閣電影的驚慄弦樂。

日本和小日本,只差一個字,但說的人背後來龍去脈的差異,不是三言兩語說得完。新中國和中國差一個字,又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新香港人」和香港人,差的是甚麼,往往是短兵相接才會發現。因為他們在我們四周,他們不會表露身份。現在他們也是香港人了,但他們底子那一層新中國的「文化」,比你香港自由放任的那一套,穩陣得多。港女現在到了台灣,也不忙愛國宣示主權,比起港女會寫字、兒童節目也沒有了譚玉英姐姐,來得更驚嚇。

對中共來說,用「家庭團聚」這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加上蔡耀昌孔令瑜葉寶琳這類人的幫助,十幾年的功夫,要令香港越來越多「新人類」,得罪講句,其實唔難。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6642
Date: 2014-03-18 11:39:48
Generated at: 2020-06-04 00:13:1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3/18/66642/最近「港女」都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