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鐵塔下的奶油豬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oger4336)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oger4336)

 

Jamie Oliver 在香港開餐廳,說幾句廣東話拍宣傳片就已經使一眾港人飲食 fans 如癡如醉。台灣的林志玲出現在香港媒體的時候,每每也會講些唔鹹唔淡的廣東話。謝金燕唱幾句「必必,必必必,青春耳尾鳩數」,我們並不嫌棄她廣東話唱得不好,反而聽得賞心悅目。人家努力地說著,儘管如何地失音失準,我們以廣東話為母語的香港人都對他們展示出無比諒解。始終這不是他們的母語嘛,說得不好,很正常;偏偏這種體諒的心情卻無法用到自己學外語的處境。

現在的教育體制下,香港人從小便要強攻英語及普通話,學得不好的話,可沒有人會像體諒 Jamie Oliver 說廣東話般體諒你;你也休想把廣東話音變少許音調,學林志玲般撒撒嬌講些不盡不實的普通話(或稱國語),然後得到人稱讚你可愛。跟上述地區人士不同的是,香港人學外語要背負關係到自己事途的無比壓力;這樣就造成同儕間一種互相比較、競賽的項目。學英語固然是這樣,學普通話也不乏跟鄰座比拼的意味。取笑人英語差、普通話說不好的情景,應該比比皆是吧?但同是講外語,我們卻從不會取笑 Jamie Oliver 的廣東話爛,有想過為何嗎?

 

記得中學時課本讀到魯迅文章,白話文體中有不少濟南當地用語,於是課本末段會加入註釋,講解那些用語的意思;年青反叛的我那時已問老師,我可否在我的作文功課加入廣東話用語,然後同樣地加入註釋?答案當然是被即時否定,老師斬釘截鐵地說我這樣做是錯誤的文體。我再問為何魯迅就可以,我又不可以?大概老師心底裡想說因為他是魯迅,而你是人家識你是老鼠的老鼠;但礙於老師身份,他只乾脆答「不要問,只要做。」

又有一次,我的親哥哥拿著姊姊報讀的普通話學校的學生手冊,半帶譏諷的跟我說:「弟弟你看,手冊第一、二條都解釋為何要學普通話:第一條,我們學普通話是為了到內地的時候可以與當地人溝通;第二條,我們學普通話是為了內地人到香港的時候可以與我們溝通。那就是說,我們去人家的地方,是我們遷就人;人家來我們的地方呢?不好意思,也是我們遷就人。」年紀輕輕的我已感受到原來自己的母語好像一點價值也沒有。所謂入鄉隨俗原來只是空話;只要形勢比人強,入鄉不用隨俗,入鄉可以征服。

 

直到最近,本土意識抬頭,終於重新審視自身的語言與身份問題,但又有人認為這樣窒礙了香港人的世界視野,商界人士也認為這種本土意識有違香港「好客之道」,影響國際之都。筆者認為,培育世界視野不等於要棄組忘宗、向外界獻媚;是故把明將袁崇煥雕像下的「掉哪媽!頂硬上!」石刻刷掉,等同剷除廣東人的身份歷史,遂引來當年的廣州大規模遊行與廣東話保衛運動。回說香港,是的,香港過往的確很好客,好客得可以遷就任何人、說他們的語言,投其所好;這就解釋了為何山頂這個觀看香港夜景必到的遊客區,其商場仍然是以 Starbucks、老麥、克勤大s 等食店為主打,因為我們的 mindset 是認為遷就遊客口味就是皇道,卻沒想過人家老遠飛來,其實未必想你供應他老家也多的是的菜色,而是想試試絲襪奶茶,多於食多個 burger。對遊客來說,不諳外語、聞名中外的「澳牛」性格巨星、可能比那善解人意的免稅店售貨員更反映地方色彩。

將心比己,他日你拿出辛苦儲來的積蓄到法國一遊,到步後發現原來可以收起 Google translate,因為法人早已臣服於亞洲遊客的強勁消費,跟你說得一口流利中國語;巴黎鐵塔下更加開了翠華供應奶油豬、隔鄰就是水煮魚跟重慶雞煲;那末,你的反應會是興奮,還是會為那十多二十小時的飛機航程而感到失落?

 

作者:媒器奴

媒器奴
作者主修傳播學,畢業後投身宣傳及廣告製作已超過十年。餘暇亦編寫、拍攝不同類型短片。現時於大專院校擔任講師,教授媒體相關課程。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7059
Date: 2014-03-22 17:32:13
Generated at: 2021-05-14 18:32:4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3/22/67059/巴黎鐵塔下的奶油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