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狼是怎樣「煉」成的:我所知道的男生性教育

(慶生按:這是小弟一篇七年前的舊文,可惜這社會似乎仍了無寸進。)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因為在別人的blog看到的幾篇談及性騷擾的文章,令我想起《我們的眼鏡在飛揚》這本書(感謝讓我眼界開闊的寶姨蔡寶瓊教授)。這是一本講述女性成長與受壓迫的劄記,執卷重讀之際,忽爾起了一個想法:我們作為男性的,有類似的經驗嗎?這些經驗怎樣影響我們?甚至,令一些人成為色中餓鬼?

我知道以下說的,必定有很多很多人已經從學理上嘗試探討過,小子無疑是班門弄斧。但如果能從自身的經驗來個拋磚引玉,倒也是一件好事。

《飛揚》書中提到「白色太陽槍」這個衛生巾的代號,無獨有偶,我的性教育也是從這個代號開始的。

那大概是小學五年級的事吧?有一次,班上那位向來聰明乖巧、品學兼優,堪為全班楷模的男班長在跟我們一眾男生聊天的時候,煞有介事的問我們:「你地知唔知乜嘢係『白日槍』呀?」

工兵地雷手榴彈我都知道,「白日槍」?

「white sun gun,衛生巾啊!」男班長笑說。我們都是看電視長大的一代,自然有聽過這一號產品,但它究竟用來幹甚麼,怎麼個「衛生」法,一眾牛黃仔還是不知個所以然。尤幸我們沒有天真得以為「有了它就可以游水踏單車安心冇煩惱」之類的。

過了不久,女生們就被安排上那「神秘兮兮的一課」,男生都給聚在一處看教育電視,講解青春期的變化。女生回來的時候似乎拿著些東西,我們都知道,那就是「白日槍」;也自此之後,知道男生和女生,有點不同。

故事說到這裏,就畫上了休止符。因為「正規」的性教育,就到這裏完結。

 

進入中學,除了科學科那課教得特別快的Reproduction外,就幾乎沒有再聽過任何關於性教育的東西。到中七(!)的時候,倫理課教我們要小心處理男女關係,包括性關係。噢,已經假定我們懂得「性關係」了,那中間的「知識」,究竟是誰教授我們的呢?

離不開朋輩,其實也只有朋輩。中二時,不知道哪個缺德鬼發明了「CD」這個代號,不知就裏的人還以為他在說鐳射碟,到明白他話中之意的時候,難免男的尷尬(或是吃吃而笑),女的臉紅(或是怒揮粉拳)。雖然,大家都只是「得個講字」,從來沒有人見過真的「CD」(我是在讀教育文憑修性教育課時才第一次見到一個真的「CD」,真夠純情),更遑論知道如何使用、為何使用了。

 

麻倉憂

 

朋輩帶來的,除了聽的,更有看的。該沒有哪個男孩子不曾在中學階段看過不該看的18禁片子吧?當肉體橫陳的景象確切地呈現在眼前的時候,目瞪口呆的少男們都不禁倒抽一口涼氣:「這就是真實啊……」不只看到,或許也透過自慰,切切實實地感受到了。

只是,「真實」當中又有多少真實?到了今天,已經不用再像我們的一代,辛辛苦苦找出父兄輩的珍藏,看完之後再「還原」免得被人發現,只要在Google鍵入「sex」,要多精彩有多精彩,要多變態有多變態。

如此,也許就不難明白為甚麼會有那麼多色中餓鬼在胡作非為。性慾人人都有,關鍵是你怎樣去處理它。我們的教育,只會給我們看人體解剖圖,只會叫我們不要做(或是對男生說,「自慰這回事適可而止吧」),卻很少告訴我們該如何面對當中的經歷與掙扎,也很少教導我們面對性事時該抱持怎樣的態度(反正你不做就不用面對)。

結果,「電車痴漢」的橋段被幻想過度,被以為是真的。有說性罪犯不少都是不善交際辭令的內向男性,因為在現實生活得不到滿足感,轉而在性方面向人下手,尋求快感;即或不盡然,也有一些「心智正常」的人去犯事,但這不也是因為我們向來給自以為正確的性的印象欺騙了嗎?

如果說女性在成長過程中是受壓迫傷害的一群,那麼男性其實也好不到哪裏,是被蒙蔽愚弄的一群。壞人的責任固然不能因此而推卸,但追本溯源,他們最初可能也是受害者,受這個奇怪而扭曲的社會所害的受害者。

 

作者:慶生

慶生
慶生,唔係好乖嘅基督徒,前中學教師,篤爆匯豐錯版100蚊紙始作俑者,曾經留學日本,而家係freelance日語教師。 此外亦係行動不便嘅拐杖友,最近新寫專題:「椅杖遊蹤」系列,希望喚起大家關注呢個常人唔為意嘅咫尺天涯。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跟車太貼 by 健吾
    好像今天,由我看到無線新聞的報道,到有線新聞的報道,到我看到張議員把自己的修正案放到網路,我就有好幾個問題,一直哽在喉頭…
  • 我十八歲,打緊份暑期工叫坐枱 by 金魚小姐
    我今年十八歲,剛考完dse。上星期放榜,成績只有十六七分,不夠讀大學,在retake與副學士之間我選擇了後者。我沒有豐厚家底,只是一個行出街跌個招牌會砸死十個八個的那種公屋妹。高昂學費加上漫長暑假,無意中找到一份兼職,寫明非色情非身體接觸,…
  • 關於夜總會的二三事 by 金魚小姐
    客仔方面,一晚坐幾枱,記得既真係唔係好多。所以分享既都係d 令我大吃一驚記到而家既客。最記得我第二日返工,坐左個五十幾六十歲既大叔。佢係退休警察,好記得佢話佢走果時攞左五百幾萬退休金,而家又個個月咬五萬長糧。(難怪就算黑警個名臭過屎渠都咁多…
  • 有無見過人搵工,係完全唔俾聯絡資料人事部? by HR 扮工週記
    無留手提電話號碼,哩樣又係特別咗少少,哩個年代差唔多個個都有手提電話,好多應徵者都會將個聯絡電話寫喺頂頭。講係咁講,但又有啲人會留成幾個手提電話,大佬呀,係咪要小編逐個逐個打俾你,先知道佢邊個開咗機?…
  • 點樣分辨警察係唔係「毅進仔」?前人早有解決方法! by 彼得陳
    「警察份糧,有三份一值在比市民鬧,有三份一值在比上司鬧」。不過之後佢講嘅另一句,反而令我有所思考:「前面有個警察,你都唔知佢學歷咩野,佢心口無寫㗎麻,咁你點知佢毅進(畢業)呢?」。…
  • 開心浩園餐 by BEAR 兒
    老軍裝帶責備地拍拍警犬的頭,把紙袋拿起來說:「對不起,這個餐算是我跟你買吧,不過要麻煩你再走一次了。」…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7152
Date: 2014-03-24 02:49:27
Generated at: 2019-07-20 07:57:2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3/24/67152/色狼是怎樣「煉」成的:我所知道的男生性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