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講師杜先致:「香港人不應歧視大陸同胞」

(原載於:逆嘶亭

(網絡廣傳圖片)

(網絡廣傳圖片)

 

話說今日下午出席Contemporary Chinese Society的導修,我又遇上了一位賤視港燦的離地學者。這位社會學者杜先致博士(Dr. Sandy To Sin Chi)在俄羅斯交流生講解完中國流動人口問題之後,於後續討論環節當著外國交流生和本地大學生的面,大談香港人歧視中國人,還將香港人的不文明拉扯到香港教育制度頭上。外國交流生聽罷連連點頭,對香港人的成見又鞏固了一重,本地大學生則一臉慚愧,附和杜博士之論,侃侃而談香港中小學教育側重背誦的乏味刻板。

俄羅斯學生本來是講中國戶籍問題及城鄉差異的,忽然竟就毫無預兆的分享起自己的親身經歷來。這位俄羅斯學生認為,根據自己觀察所得,香港人很介意被外國人視為中國人,非常執著要劃清界線,使她費解,而她則因為無法分辦不同亞洲人,屢屢冒犯身邊韓國人、香港人、台灣人,「I just don’t understand why. They are from the same country.」。杜博士聞而撫掌,回應了一大堆,重點就是她也感到相當不解,何以「Hong Kong people discriminate against their own people from mainland」。由於學者的言論可以影響當場學生對香港人的想法,甚至掀起蝴蝶效應,使當場學生的朋友也採納其言論,我連隨回擊,「I won’t treat these as discrimination when ones’ resource, welfare and land are all exploited by others and all they can do is to speak up.」。

然而,杜博士卻慨歎起來,哀悼香港教育制度和社會文化每況愈下,導致香港人不但沒有「a more globalized vision」,「lack of multicultural education」,反而日益包容不下不同文化,然後將兩地矛盾拉至三百丈遠,批評香港教育制度如何塑成香港人的落伍思維和欠缺國際視野。她無法理解,香港表面上是國際都市,何以內裡如此民粹而反智。當話題已經漸拉漸遠,為免挑起罵戰,我便先將意見按下不表,待到導修終結,才追出門外跟俄羅斯學生解釋香港人何以要與中國人保持距雜,不過她卻是興趣缺缺,不欲多聽。

 

香港教育制度如何難比歐美教育制度,是個很複雜的題目,但這與香港人何以「歧視」中國人可謂毫無關係。歧視的定義,是因為身分、種族、性別等等因素針對某一族群的成員,而給予對方差別待遇。香港人對中國人的鄙棄,以「蝗蟲」稱呼部分中國人,不是基於歧視,而是基於一種印象累積。如果自以為是的強國從來沒有對香港進行政治、經濟和社會文化侵略,中國自由行和新移民從來沒有在香港街道隨處大小二便,挑戰香港旅客承載量,中國人從來沒有視香港人為狗為奴,對香港全無貢獻又要爭取香港福利,香港人是不會察覺港中之間存在極大的文化差異,繼而因捍衛本地資源和文化而排斥中國人的。因此,只要細看香港現況,杜博士認為香港人「discriminate against」香港人的同胞的觀點,就不難明白是何其失實。

其次,「Hong Kong people discriminate against their own people from mainland」,這個陳述句裡頭存在強烈的邏輯矛盾。Hong Kong People所指既是香港人,那香港人的own people即必然同是生活於香港的香港人,from mainland即從大陸而來,又怎會是香港人的自己人?若然from mainland的香港人才有資格稱為自己人,而不是from mainland的香港人譬如巴基斯坦人則沒有資格稱為自己人,那杜博士又是否相信人群和人種應予明確區分而且各自服膺各自民族的主流意識型態,換言之支持種族主義或是中國人優越主義?

香港人之所以在九七之後尤其介意被誤認為中國人,與中國人屢屢衝突,正是因為兩者之間存在南轅北轍的社會文化、生活風俗鴻溝。香港人習慣排隊,香港人不習慣見死不救,任得小朋友被輾死,中國人卻不是同樣文明。香港人的廣東話,跟中國的普通話,完全不通,兩種語言之間的文法差距比日文跟韓文還要大,但日韓兩個民族也沒有因為同文同宗而自動合併。韓國人在外被誤認為日本人,隨時會出拳回應,這正是因為他們有強烈的民族意識,清楚韓國文化的無可比擬,也對自己語言、歷史甚至國家成就自豪,不願被混為一群黃皮黑髮的亞洲小子。導修上討論的城鄉差異,當中牽涉的其實也是類似爭議,那就是上海人北京人自命先進發達,不喜農村外人分薄上海北京的區域利益,所以反感城鄉急速融合。中國國內城市擁有趕走外省人、不包容城鄉差異的權利,某程度上可以各自為政,香港卻只可以中門大開,任their own people from mainland進出和魚肉,正常人不為此而憤怒,又怎麼可能?日韓有其歷史情仇,香港人也有其不欲被矮化的自尊,此中道理是如出一轍的。

 

而杜博士言及國際視野——a more globalized vision的問題,則更加是自打嘴巴。香港人的國際視野,說不上廣闊,但與其他國際都市或大國首都的人相比,必然未至毫不入流。香港人討厭中國人,是因為中國人自以為恩主的霸道,中共政權不守信義的惡俗,香港政府自毀城牆的軟弱,而不是不懂尊重文化多元。雖然香港普及教育的確不如美國一般,使學生極度在意人權、平等、自由等等概念,但香港人討厭中國人,跟香港教育政策文化多元與否完全無關。中國人因為暴富而四出觀光,攻陷法國名店,因為不信任共產黨而流竄各地,爭奪美國綠卡,進擊全球,是一波徹徹底底的黃禍,就算是美國這個號稱文化大熔爐的國家也不可能犧牲自己國民,去包容這群無家可歸的富有難民。國際視野,文化多元,套在中國人身上,是學術概念完全錯配的反面教材。

而地球村(global village)所指的,是在二十廿一世紀,整個世界隨著廣播、電視、互聯網和各種電子媒介出現及現代交通方式的高速發展而變得更緊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因此縮窄拉近,猶如一個村落。在這個情況之下,地域界限跟文化差異本應會被打破,不受世人認可而又過時的價值觀會崩潰,而新的又會建立起來,即是我們常常提著的全球化(Globalization)。 但放在整個世界眼前的事實卻是,一個專制的中國,正在侮辱整條村落每個部落,而它目前成功與整條村落接軌的,只有經濟。

中國因其閉關自守而置身金融海嘯之外,成為世界救星,口頭冠冕堂皇地強調自己只是「和平崛起」,實質挾著國家資本主義的大殺傷力武器,強加中國模式和中國價值於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上,要所有人臣服於這非民主、不講人權、依法治國的社會。香港之所以從一顆東方之珠,淪落為中國禁臠,一是因為中國成功改革開放,二就是因為自身犬儒。中國可以與大國平起平坐,但它根本沒有資格,成為地球村的一分子,贏得其他成員的擁戴和尊重。

 

目前的港中關係,是強勢強姦弱勢,大國欺侮小城。中國吞併香港,是一個越來越多香港人都察覺到的大屠殺計劃。所以令我意外的是,一位社會學者,竟然會為了表現自己的客觀得體,而自命清醒的,祭出了國際化跟地球村這些世界大同概念,以包容中國人為是,斥香港人抗拒虐待為非,扣歧視的帽子在真正弱勢的香港人頭上。這些虛無的概念,在大國崛起之後,被漠視整個地球感受和以中國價值為普世價值的中國人濫用淨盡,偏竟還有知識分子為虎作倀,甘作幫兇。今日香港仍然未能發酵好拒共抗共的集體意識,團結殺敵,而且還要因為詢問中國人從何地過來而動輒得咎,被控歧視,「Hong Kong people are discriminated by the people from mainland」,實在多得這些知識分子不少。

 

作者:逆嘶亭

逆嘶亭
gnimmm.com 從自己批判對象中分裂出的一陀腐殖質。如常的年輕。如常的糜爛。如常的混亂。反常合道,雜蕪不分,撥亂不為過正。FB PAGE: http://www.facebook.com/gnimmm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7593
Date: 2014-03-27 19:51:30
Generated at: 2021-05-14 18:43:2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3/27/67593/港大講師杜先致:「香港人不應歧視大陸同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