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o》唔係鼓吹失敗主義,都唔係玩精神勝利!

Kano-2014-film-poster

 

朋友分享咗陳景輝寫《Kano》並喺《明報》刊登嘅觀後感。本來唔想加把口,但著實因為欣賞呢部電影特地入場睇咗兩次,眼見有人寫成咁,祇能用「不知所謂」形容。而文章睇完,發現連埋李先知評泛民絕食一齊睇簡直一絕,事關兩者內蘊可謂一脈相承。

首先,要道明事實以正視聽。嘉義農林之所以能夠參戰甲子園,必先奪得全島冠軍。人哋在結尾係輸日本嘅頂班賽事,係各地區賽勝者之間嘅較勁,而且每隊勁旅一路走來百折不撓,在場外日夕訓練,在場中用血淚汗水換取勝利,而非大吹甚麼階段勝利的阿Q精神論。陳文錯用馬後砲,以最終輸掉比賽高舉「體育精神」,但完全無視人哋未輸前一路搏命打,未到最後一分鐘都唔放棄任何一球,連對方教練都因而盛讚;從來唔係一開波就成班球員柴娃娃快樂耍球「釣勝於魚」,專注過程體驗而不重視結果。

最好玩係,喺片尾都以文字詳列史實,包括嘉農五度晉身甲子園,同埋球員同球隊之後嘅際遇。絕大部份人都重係心繫棒球,其中甚至有少數加入咗日本職棒,成為傳奇人物。僅用「比賽輸精神在」總結?佢哋一路打根本唔會諗住輸而放到盡,連電影宣傳語句亦係近藤教練教誨「不是想著贏,而是不能輸」,眾人在對陣中盡情燃燒青春挑戰自我;就算喺一度輸咗,佢哋都會設法喺第二度贏返嚟。

不妨想吓呢啲同政黨社運白做無用之功,有乜嘢分別。體育精神,係體現於屢敗屢戰;失敗主義,卻是恬不知恥地屢戰屢敗,以自我滿足不斷犧牲民氣,由小型絕食到大型集會無不如是。《Kano》故事核心係爭勝之心不熄,強調「球者魂也」「一球入魂」,每次都想像自己處身人生中最重要同最後一場比賽,因而得到場內場外「天下嘉農」嘅頌揚,而唔係講究勝負唔重要,可持續失敗然後自我安慰嘅失敗主義。

寫觀後感借題發揮唔緊要,之但係將精神扭曲然後自往臉上貼金,或者為自己的失敗找托辭,恕我做唔嚟。

再同朋友傾開,補充返少少背景。

《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Kano》喺臺灣被統媒及時評人指斥為賣臺三步曲,為殘暴的日治塗脂抹粉、歌功頌德。但平情而論,其實幾部作品係展現不一樣嘅史觀,同時呈現本土文化同殖民治統之間嘅角力。

因為國民黨「光復」寶島之後,為了急切去殖化,教授的歷史幾非皆是渲染皇軍侵略屠殺,而有意忽視其對社會整體嘅貢獻。而《Kano》中的日人、漢人、阿美族「雞尾酒球隊」,展示嘅卻係無分國籍人種嘅民族共和,係同國民黨截然不同嘅史觀。

而時代背景上,其時日治已屆後期,大致已不是起初入侵時屠殺立威的階段(但不能忘記在《Kano》相同的年代,仍發生《賽德克.巴萊》所述的霧社事件),趨向穩定,而臺灣既是「大東亞共榮圈」長治久安嘅示範單位,威壓之後管治政策須轉化為懷柔,故民眾生活雖然艱困(一來百廢待興,加上戰時物資短缺),但在治安上還是較好的。社會進入建設與教化的階段,許多大學中學都是在日治時建立的,而大型基建亦在嗰段時期進行,例如片中所提及的嘉南大圳,當年係全世界最大型嘅水利工程,對後來臺灣農業助益甚大。

而電影幾乎全場都係講日文,處處都係皇軍建築,正係其時皇民建設教育嘅成功示例。

一部值得欣賞嘅作品,先要誠懇,同尊重史實。殖民時期在臺係有建樹,但亦有屠殺。導演魏德聖相當用心,嘗試從別於傳統反日嘅角度切入,擺脫既有嘅史觀,重新舖陳日本殖民對臺灣嘅正面意義,亦藉以重塑本土價值論述,商業化之餘刺激觀眾對歷史有更多不同見解,在思想衝擊之中逐漸走向客觀。

而用殖民抗爭史嚟簡單比照今天嘅民主運動,架空時空背景同社會元素,祇能再補多句:啼笑皆非。

 

以下是很好的延伸閱讀。

健吾:《KANO》 教台灣人的事

 

kano-3

 

前文批評陳景輝扭曲了《Kano》故事主旨的觀後感,網絡上亦出現一片口誅筆伐之聲。大抵陳氏閱後心有不甘,於是再度撰文一並回應。但勢沒料到所謂「回應」僅止於這種程度,頓感相當失望。

細心剖析,通篇祇是將前文的阿Q的精神勝利進一步擴大,並生搬硬套於社運圈面臨社會質疑時的態度,了無新論可言。

文章先是在首部份狹義化之前所述的勝負定義,稍微搬了一下龍門,僅抽取最後一場比賽的「勝利觀」權充整部電影的重心,渲染決賽其間嘉農的高昂鬥志「超越世俗勝利」,卻省略隊中上下滿懷夢想一路走來勝出的競賽,及從而建立的實力、經驗與信心。他們苦苦追尋的,無疑是甲子園優勝,亦當然不僅止於脫穎而出的結果論;他們直到最後也不放棄比賽,絕非為了友誼萬歲式的交流,而是竭盡所能希望扳回一城,是切實的競賽精神。將勝利本質異化為「釣勝於魚」的精神論,並加以聲張,難免令人有夫子自道的聯想。

嘉農球員在跑步操練之際,不斷高喊「甲子園」、「甲子園」,然後踏實地過關斬將,一步一腳印邁向晉身頂峰競賽之路,才是真正的「階段勝利」。相對而言,本港多年來爭取民主的歷程,卻幾近了無寸功。從八八直選、零七零八雙普選、政改方案、一二雙普選、一七二零雙普選、公民提名、三軌方案、三缺一亦可、公民推薦……在抗爭手段上既無突破,訴求也藉著「政治乃妥協之藝術」的名義,協商底線每況愈下,無止境地朝失敗的方向推進,自是意料中事。

即使抬出反國教一役的往績,其時政府在反對聲浪中宣佈擱置課程指引,亦不過是表面慘勝罷了。不到兩年光景,形勢變得更為險峻。按最近教育局披露的資料顯示,本年度國教預算將追加三成以上,而上學年參與大陸交流活動的學生更比反國教前激增近半。要知道以認識國情為名、旅遊觀光為實的北上團,乃出於泱泱大國的請君入甕,輔以政府資助利益為誘餌。而在學子眼中,盡是五光十色的祖國河山,再配合修飾過的古史今貌,培養對國家由衷的敬仰。所謂三人成虎,他們對諸般假象逐漸琅琅上口,即使彌天大謊亦成「事實」。一旦綜合學校所授的國情教育、被統戰的傳媒報道及北上遊的虛構體驗,結果祇會對大國苦心經營的意象信以為真,其禍害或更甚於直接推動國教,反國教關注組對此亦無能為力。如是者,又緣何輕言「勝利」呢?

而關於勝敗的心路轉折,與其聚焦於末段的緊湊賽事,倒不如回看近藤教練在回憶和現實中與師傅的多番對話。近藤可不是一開始就「信任球員力量」的,在松山商擔任教練的時期,他既不體諒球員,也會發自己脾氣,懷疑自己能力,甚至恐懼面對失敗而棄甲曳兵。即使執掌嘉農教練,亦從不是溫情主義的叮嚀,而是以嚴厲的訓示及艱苦的集訓,不斷鍛鍊球員的心智及耐力。而師傅的教誨卻屢屢撼動近藤的心,由「球者魂也」、要求嚴格之餘不忘關顧鼓勵學生,乃至在小酒館中明言對臨陣怕輸的近藤失望後,還不忘提示應敵策略。以上種種,不僅止於苛責,而是「恨鐵不成鋼」、「愛之深責之切」兼而有之。

而陳文卻僅將群眾二分,一為擁抱失敗主義至死的和理非派,一為無的放矢惡意攻訐的激進派,彷彿兩者之間並不存在其他可能。就各大小社運針對事理的議論,祇要發現內容不合其脾胃的,輕易就認定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復以破壞團結的罪名加諸其身,或簡單地指參與者為指手劃腳的鍵盤戰士;而自己友圈子處事則往往自詡「偉光正」,不斷為屢戰屢敗的「可持續社運」產業鏈背書,在大義之旗下大行傾軋異己之實,凡事閉門決議獨斷獨行。

如是者,公眾與社運圈主腦之間的交流殊不容易,因不知何時得失領袖動輒得咎,連進建言都要經受慎之又慎的制肘。社會運動既要面向公眾,本來就會受到各界人士的質疑。領導組織圈內卻存在這種惟我獨尊的剛愎心態,屢為主持的社運失敗堆砌「深耕細作、遍地開花」的藉口,較諸坊間的詰問甚或攻擊,為禍更烈。

至於體育與政治有否關係,實在無關宏旨。無端扯到《少林足球》的「打茅波」小片斷更屬牽張,旨在延伸其筆下異見者的沆瀣一氣而已。以如此狹隘心胸月旦人事,我實在懷疑,到底是如何理解體育精神中臨險惡加身仍不失君子之風的寬容氣度。

 

作者: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68593
Date: 2014-04-06 02:29:48
Generated at: 2020-06-05 20:04:1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4/06/68593/《kano》唔係鼓吹失敗主義,都唔係玩精神勝利!